老革命李成瑞论学习革命理论、中国资本主义五大系统性危机和五个特点

老革命李成瑞论学习革命理论、中国资本主义五大系统性危机和五个特点

老革命李成瑞论学习革命理论、中国资本主义五大系统性危机和五个特点

李成瑞

一、当前形势下学习革命理论有特别重要的意义

“没有革命的理论,就不会有革命的运动。”这是大家都熟悉的列宁的名言。掌握革命的理论,就须要学习马克思主义的经典著作,下面,就这个问题谈谈个人的一些看法,供大家参考和讨论。

毛泽东历来强调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积极倡导“认真读点马列原著。”这一指示,在当前形势下有特别重要的意义。

首先,占统治地位的修正主义集团打着红旗反红旗,他们编造了一系列歪曲、篡改、背叛马克思主义的所谓“理论”,冒充马克思主义,自称是马克思主义的“创新”“发展”,并且开动各种强大的宣传机器,使这种谬论“进教材”、“进课堂”、“进思想”;同时,大肆宣传西方的资产阶级思想和中国传统的封建思想,把马克思主义边缘化,搞得乌烟瘴气。认真学习马克思主义原著,彻底地系统地批判假马克思主义,正本清源,拨乱反正,是当前的迫切任务。毛泽东曾在1971年说过:“我党多年来不读马、列,不突出马、列,竟让一些骗子骗了多年,使很多人甚至不知道什么是唯物论,什么是唯心论,在庐山闹出大笑话。这个教训非常严重。这几年应当特别注意宣传马、列。”今天我们对这一告诫更要百倍地加以重视。
第二,当前世界的社会主义运动正在由低潮开始走向高潮。20世纪末,随着社会主义国家的解体和变质,社会主义运动走入低潮。21世纪初,特别是2008年从美国扩展到全世界的严重经济危机,使情况发生了新的变化。在西方,许多人“重新发现”马克思,《资本论》等著作又成为畅销书。甚至他们认识到“马克思一百多年前所说的话是对的。”他们宣称:“马克思回来了”,“马克思是我们同时代人”,“马克思就在我们身边”。在中国,广大人民群众从多年发生的日益严重的贫富悬殊、贪腐泛滥、社风败坏、环境污染等问题的现实生活中,看穿了修正主义的本质,并且为了维护自己最起码的权益而展开了各种形式的斗争。所谓“群体事件”此伏彼起,日益增多。但这些斗争一般处于自发的阶段,急需提高劳动人民的思想觉悟和理论水平,使自发斗争逐步上升为自觉的斗争。在当前,“新工人”(“80后”)一般具有初中文化水平,并有一部分大学生因失业而落入“新工人”的队伍之中,大多数工人都有一定的阅读能力,这就为开展马克思主义理论学习提供了新的有利条件。
第三,在当前新的形势下,学习、研究、宣传应用马克思主义的左派组织,在各个地方广泛兴起,颇有生气。但这些组织还处于分散状态,主要原因是思想不一致,各种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思想反映到进步的、革命的队伍中来。在社会主义运动发展的过程中,这种现象是难免的、必然的。问题在于如何用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理论,通过反复的、深入的讨论,去伪存真,去粗取精,达到思想上的一致,为左派组织上的大团结提供前提和基础。这就须要发动大家去掉任何浮躁之风,下功夫更加认真地学习和钻研马克思主义的经典著作,用来分析当前实际问题,得出正确的认识。
 
二、中国资本主义的五大系统性危机
 
我们中国,同样发生了资本主义系统性的“五大危机”,虽然表现形式与西方国家有所不同,但本质上并无差别。
关于经济危机,不仅“下行压力”越来越大,而且“公退私进”和贫富分化正在进一步加剧。据经济统计专家赵华荃同志根据国家统计局和工商管理局的资料测算,我国公有制经济与私有制经济的比重由1985年到2012年,按“实收资本”计算,已由94.1%比5.9%,改变为28.8%比71.1%(另有0.1%难以分辨);按从业人员的估算数字,已由88.9%比11.1%改变为23.6%比76.3%。而在这种情况下,当局还在以“打破垄断”和发展“混合经济”的名义下,继续扩大私有化,从而加剧贫富分化,使基尼系数高达0.474,成为世界上贫富差距最大的国家之一。而居民消费占GDP的比重,则由1985年的51.6%下降到2012年的36.0%,成为世界上居民消费比重最低的国家之一。所谓“提高内需”实属空谈。与此同时,许多部门严重产能过剩。西方国家一般认为设备利用率低于80%就是经济衰退,低于75%就进入了严重经济危机,而2013年我国总体设备利用率仅为72.0%,其中制造业仅为71.5%。这就是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指出的资本主义生产力盲目扩大与群众购买力相对缩小的客观规律的具体表现。
关于社会危机,由于资本主义制度的复辟及剥削思想的泛滥,贪污腐化严重、社会风尚败坏、黄赌毒流行。当局虽然抓了一批又一批的贪官,开展了一次又一次的“扫黄”“禁毒”等活动,但如果不改变剥削制度及其思想,是不能解决根本问题的。在西方大多数国家都已实行的官员公布财产的制度,中国当局也不肯采用,可见他们反腐措施的力度也是很有限的。
关于政治危机,主要是公然让资本家合法加入共产党,改变了中国共产党的工人阶级先锋队的性质,也改变了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民主专政的政权的性质。这是一切问题的关键所在。当局在继续维护并加强党和政权的资产阶级性质的条件下,搞一些“学习型政党”、“群众路线教育和实践”、“开好民主生活会”之类的活动,只不过是一些表面文章。
由于近多年来单纯追求GDP和资本家利润的增长而造成的严重环境问题,早已是人人受害、怨声载道。最近,根据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公布的调查资料,北京市民的“健康预期寿命”比平均预期寿命少18年,而西方国家这一年龄差距为10年。这就是说,北京市民带病生活的时间(非健康寿命)比西方国家的人多8年,其主要原因在于严重的环境污染和食品安全问题。
关于意识形态危机,尽管披着马克思主义外衣的特色理论通过各种宣传渠道铺天盖地而来,然而,广大劳动群众根据亲身感受,对于这样的“马克思主义创新”、这样的“社会主义”、这样的“共产党”早已有了自己的看法。众多的青年知识分子则由于日益严重的失业威胁(据中国社科院报告,2010年大学生失业率为12%,2011年上升为17.5%,有些人只好去当掏粪工)以及生活困窘(特别是买不起房、结不了婚),使得愈来愈多的人转向马列毛主义。在当局的严厉压制下,这一转变虽然不像西方那样公开化,但据有的党校调查资料显示:学员最爱阅读的书籍中,毛泽东著作和马克思的《资本论》名列前茅。这一趋势是不可阻挡的。
 
三、中国复辟了的资本主义具有以下五个特点
 
中国复辟了的资本主义具有以下五个特点。一是打着红旗反红旗。在中国大地上,任何人打着白旗反红旗肯定是要受到广大人民的强烈反对的,是根本行不通的。走资派们也看到了这一点,就先后编造出“邓、三、科”等等“理论”“思想”“观点”来欺骗群众,冒充马克思主义和中国共产党的正统传承者。但这种欺骗理论已经在事实面前破产了。二是采用“温水煮青蛙”的办法,以“社会主义体制改革”的名义逐步进行私有化,而不采取激烈的“休克疗法”,从而避免了改变所有制过程中可能产生的剧烈震荡而招致经济下降的损失。但到“青蛙”已被“煮熟”了的时候,这种招数也就失效了。三是通过官商勾结、权钱交易甚至强制占有等方式,在较短时间内侵吞了大量的公有财产。这样,中国新的资产阶级只经过二、三十年就形成并壮大起来,不必像西方资产阶级那样花费二、三百年的时间。通过这一过程,中国官僚资本群体已经成为新资产阶级的主体。四是大力推行新自由主义,同时,利用新中国建立后强大的宏观调控能力尽管已被大大削弱但仍比西方国家强一些的历史条件,再加上其他重要条件(中国廉价的劳动力、以大量出口掩盖生产过剩、以过高的环境资源代价支持增长速度等等),使中国在一定时期内在表面上保持了GDP较高的增长率;但实际上却形成了巨大的经济泡沫,这个泡沫总要爆破,造成重大的经济和社会损失。五是对外关系上的半殖民地化。配合帝国主义的资本输出,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对引进的外资实行“超国民待遇”,成为世界各国中独有的“创举”。为了缓和美帝国主义的经济危机,把中国人民血汗积累起来的外汇储备主动购买美债1.3万亿美元(平均每人1000美元),而断然拒绝中外专家学者提出的用这些外汇买回跨国公司在华企业的合理合法的建议。中国经济对外依存度达50%以上,远远超过美、日等世界贸易大国20%左右的比例。如此等等“引狼入室”“开门揖盗”的做法,都是半殖民化路线的具体表现。但与此同时,又背弃国际主义原则而“按照国际惯例”(即资本主义的惯例)对外输出资本,剥削其他一些国家的劳动者。
以上几个具体特点,既不同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又不同于前苏联和东欧复辟资本主义的国家。当然,这些不同之处,都属于具体运作上的特点,而不是本质上的特点。从本质上看,不论哪个国家,只要走资本主义道路,就无例外地要遵循马克思在《资本论》中阐明的客观规律,存在着生产社会化与私人占有的基本矛盾,存在着生产力盲目扩张与群众购买力相对缩小而形成生产过剩和经济危机的矛盾,存在着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的对抗性矛盾,而这些矛盾必然日益激化,直到资本主义为其自身形成的掘墓人所埋葬,使人类进入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时代。
 
 
(2014年7月12日)
 
(转贴者注:摘自《认真学习“工人阶级的圣经”—《资本论》》,作者:李成瑞,来源:红旗网。标题为转贴者所拟,有删改。另当前学习重点不应放在《资本论》上,而应放在《反杜林论》分配一节,从而认清中特理论体系核心——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修正主义本质,使大家认清什么是修正主义,找准反对修正主义的目标,详参《十四学〈反杜林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就是修正主义》http://shiyuedaolu.cccq.net/article/223937.html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一个

正文右侧广告一

正文右侧广告二

Ibeacon管理系统诚招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