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者清华蒋耘中谈89风波

亲历者清华蒋耘中谈89风波

关于学生运动几点思考

作者:清华大学蒋耘中 于2011年

上周四,应建筑学院建0年级的邀请,我去给他们讲了一次学生运动的问题。他们给我出的题目是“中国近现代学生运动”,让我讲一讲五四运动、一二九运动、红卫兵运动和89风波。但是我认为,前两项可以算是学生运动,后两项不能算。我给他们讲了两个小时。现在把要点记录如下:

一、关于学生运动的界定

什么是学生运动?我们一般是把学潮和学生运动区分开来的。学生运动一般是指以学生为主体的革命运动。而学潮则指以学生为主体的群体性事件。所以学潮的范围要宽一些,学生运动是学潮的一部分。这样一来,五四运动、一二九运动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学生运动;而红卫兵运动、89风波就不属于学生运动了。

二、新中国成立以前学生运动的主要特点

1、这些学生运动都是与当时的时代主题紧密相连的。建国以前,中国的时代主题是救亡图存,是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历次学生运动都是与这个主题紧密相连的。这一点不用多说了。

2、这些学生运动大多进行了比较长时间的思想理论准备。五四运动前有新文化运动和马克思主义的传播;一二九运动前共产党领导进行了8年土地革命战争,地下党在国民党统治区也有较大的发展。

3、这些学生运动是大规模群众性革命运动的前奏和序曲,但不是革命的主体。这是我要特别强调的。很多人以为,学生运动可以改变历史方向,其实这是不对的。学生运动只是前奏和序曲,不是、也不可能是大规模革命运动的主体。五四运动其实并没有改变什么,但是它培养了一批革命者,传播了马克思主义,真正的革命运动是两年以后才出现的,到1925年北伐达到高潮。一二九运动也是这样。以为129运动完成了抗日的使命,那是要闹笑话的。真正的抗日还是在战场上的。文化大革命中,一些红卫兵以为自己是革命的主体了,为了一个司令、主任之类大打出手,八九风波中有人给几个学生领袖封了总理、部长之类的官衔,以为他们真的能接手这个国家了,这只能说明他们的幼稚。

4、学生运动都具有一定的盲目性,不能离开党的领导。我们今天说五四运动很伟大、一二九运动很伟大,这是从它们在历史上的贡献而言的。其实当时的学生运动并非尽善尽美,也有很大的盲目性。只是由于有了正确的领导,这些学生运动才保持了正确的方向。

5、运动后期,都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分化。只有坚决走与工农相结合道路的才是真正革命的。反之,就会走上反革命的道路。

三、解放以后的学生运动


关于红卫兵运动,这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一两句话是说不清楚的。这里我想说的只是,红卫兵运动是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发生的。它对于文化大革命的发动起了很大的作用。但是,由于红卫兵被赋予了过高的政治期望和荣誉,使得他们自己越来越不清楚自己的定位,以为可以改变历史进程了。应该承认,绝大多数红卫兵是真诚地参加到文化大革命当中去的。也很难说他们的行动都是被中央文革操纵的,像清华推倒二校门就不是中央文革授意的,后来搞武斗,414和团派也没有谁得到了中央文革的特别支持。工宣队进校,本来是冲着414去的,结果却被团派打了一顿。所以说,红卫兵实际上存在着很强的自发性,当中央对他们有利时,他们就支持中央,当中央不支持他们时,他们就反对中央。所以,我的观点是红卫兵运动缺乏理论指导,脱离了党的领导,仅凭政治热情,给国家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其作用是消极的。

关于89风波,这个问题别人都不敢说,但是很多学生想了解,我也觉得有给学生们讲清楚的必要。而且,我也是比较有资格讲这个问题的人。因为当时我作为经管学院的团委书记,由于工作的原因,旁观了事件的全过程。而一般经历过那个事件的人很少有对于这个事件的来龙去脉都很清楚的。我曾经遇到一个邮电大学的学生,当时他是大一的学生,他要搭我的车(我们当时都是骑自行车的),我们就聊了起来。我问他,你去广场干什么去了?他说:“不是和你一样吗?”,我又问他:“那你知道我去干什么去了?”,他说:“不是和我一样吗?”。正是这种情况,我敢说,多数人到广场去的目的是好的,而且他们都天真地认为别人的目的是和他们一样的。但是,真正操纵这场事件的那少数人的目的,多数人是不知道的。所以,现在很多人谈起那场事件,都会觉得那是要反腐败、要民主的。这不能怪他们。但是如果我们全面了解了那场风波,我们就会很清楚了。

因为这里篇幅的限制,我不能把那天我讲的内容全纪录下来,只能把要点简单说一下。

首先,这场风波是与1986年底的学潮密切相关的,其最初的起因就是胡耀邦去世,目的就是要给87年的反自由化平反。在最初情愿的几条要求中,几乎找不到反腐败的内容。

其次,风波的升级可以明显看出有人操纵的痕迹。比如冲击新华门事件、跪请李鹏、绝食等等。不断有人再挑起事端。而且,事件初期大家的矛头是对着赵紫阳的,后来经过几次事件,赵就由被告成了英雄,这样的变化是不能简单地用赵支持学生来说明的。

第三,群众中表现出了很大的自发性。那几天,我天天在广场上看热闹,发现除了“支持学生”这一条标语是共同的,其他的口号都不相同,有些口号甚至是互相矛盾的。实际上,学生在广场上就是人质,各种力量都在拿学生做文章。正因为如此,整个事件实际已经失去了通过谈判协商解决的可能性。即使中央想让步,也不知道该向谁让步,该怎样让步。在这种情况下,诉诸武力,恢复秩序就成为政府的唯一选择。

所以,这场风波的性质就是——少数自由化分子有计划、有目的的煽动,学生自发的参与,社会盲目地响应,最后形成了一场不可能有结果的社会动乱。

(有删节)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一个

正文右侧广告一

正文右侧广告二

Ibeacon管理系统诚招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