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驳“以阶级斗争为纲”——关于社会主义条件下的阶级和阶级斗争形式

再驳“以阶级斗争为纲”——关于社会主义条件下的阶级和阶级斗争形式

再驳“以阶级斗争为纲”——关于社会主义条件下的阶级和阶级斗争形式

半二十八画生

 一、关于社会主义条件下的阶级和阶级斗争的经典论述

列宁提出,“…但每个阶级都起了变化,他们的相互间的关系也起了变化,在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阶级斗争并不消失,只是采取了别的形式。”(《列宁选集》第四卷,第92页)

列宁曾说,“夺得了国家政权的无产阶级并不因此停止自己的阶级斗争,而是用另外一种形式,另外一些手段把斗争继续进行下去。无产阶级专政是无产阶级利用国家政权这种工具所进行的阶级斗争。”(《列宁全集》第38卷,第19页)

斯大林1936年月11月在《论苏联宪法草案》的报告中,宣布苏联消灭了地主阶级、资本家阶级,“所有一切剥削阶级都被消灭了”。在社会中已经没有了彼此对抗的阶级,社会是由两个相互友爱阶级,即工人和农民所组成。执掌政权的正是这两个劳动阶级,国家的领导权(专政)属于工人阶级。智识界的成份变了,百分之八九十出身于工农劳动者阶级,他们服务于人民。

在联共(布)十八大报告中,在回答“在我们这里剥削阶级已被消灭了,我们国家内已经没有什么敌对阶级了,再没有什么人可以镇压了,也就是说再不需要什么国家了,国家应当消亡下去”的问题时,斯大林同意这种观点,回答说:现阶段国家的基本任务,是组织经济文化建设;至于军队、警察等国家机器,主要是对付外部的敌人。

斯大林晚年直接指导编写的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下册指出,“随着社会主义的胜利和人剥削人的现象的消灭,苏联没有对抗性的阶级了,没有不可调和的阶级矛盾了”,“这并不是说,社会沿着通向共产主义的道路发展就不要克服内部的矛盾。不过这种矛盾,如前面所说的,是非对抗性的”。

毛泽东指出“社会主义社会的矛盾是另一回事”,“它不是对抗性的矛盾,它可以经过社会主义制度本身,不断地得到解决”。不是抛弃阶级分析方法,恰恰是运用阶级分析方法,毛泽东指出人民内部矛盾的非对抗性,认为社会主义社会民族资产阶级同无产阶级的矛盾一般属非对抗性的人民内部矛盾,那么,所谓敌我矛盾,除了与外部资本主义的矛盾属敌我矛盾外,国内以整体阶级斗争形式出现的敌我矛盾并不存在了,因此,社会主义社会的矛盾一般是非对抗性的。社会主义社会的矛盾是非对抗性的,但有转化为对抗性的可能。社会主义是一个长期的过渡时期,国内资本主义因素在政治、经济、文化等领域长期存在,在政治思想领域内,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之间谁胜谁负的斗争,需要一个很长的时间才能解决,外部与资本主义、资产阶级长期并存,因此,非对抗性矛盾有转化为对抗性的可能。

1956年9月党的八大政治报告认为,我们党已经领导人民取得了对农业、手工业和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的决定性胜利,“这就表明,我国的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之间的矛盾已经经基本解决,几千年来的阶级剥削制度的历史已经基本上结束,社会主义的社会制度在我国已经基本上建立起来了”;我国82年宪法明确指出:“在我国,剥削阶级作为阶级已经消灭,但是阶级斗争还将在一定范围内长期存在。中国人民对敌视和破坏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国内外的敌对势力和敌对分子,必须进行斗争。”

1956年12月29日《人民日报》发表的《再论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一文指出,“在我们面前有两种性质不同的矛盾:第一种是敌我之间的矛盾(在帝国主义阵营同社会主义阵营之间,帝国主义同全世界人民和被压迫民族之间,帝国主义国家的资产阶级同无产阶级之间,等等)。这是根本的矛盾,它的基础是敌对阶级之间的利害冲突。第二种是人民内部的矛盾(在这一部分人民和那一部分人民之间,共产党内这一部分同志和那一部分同志之间,社会主义国家的政府和人民之间,社会主义国家相互之间,共产党和共产党之间,等等)。这是非根本的矛盾,它的发生不是由于阶级利害的根本冲突,而是由于正确意见和错误意见的矛盾,或者由于局部性质的利害矛盾。它的解决首先必须服从于对敌斗争的总的利益。人民内部的矛盾可以而且应该从团结的愿望出发,经过批评或者斗争获得解决,从而在新的条件下得到新的团结。当然,实际生活的情况是复杂的。有时为了对付主要的共同的敌人,利害根本冲突的阶级也可以联合起来。反之,在特定情况下,人民内部的某种矛盾,由于矛盾的一方逐步转到敌人方面,也可以逐步转化成为对抗性的矛盾。到了最后,这种矛盾也就完全变质,不再属于人民内部矛盾的范围,而成为敌我矛盾的一部分了。”

二、矛盾的解决、解决方法及使过程显示出阶段性——强调一下《矛盾论》中的哲学常识

1、矛盾是可以解决的

矛盾、对立统一具有普遍性和绝对性,但这是否意味着具体的、特殊的、不同质的、旧的矛盾和对立统一的绝对性呢?我们认为不是的。比如:在自然科学领域,杨振宁、李政道实证证明,在弱相互作用条件下,宇称是非对称性的;又比如:在社会科学领域:社会主义运动实践证明:在社会主义条件下(无产阶级取得政权,完成社会主义改造,消灭剥削阶级),一国内部阶级关系是非对称性的(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同属统治阶级,在社会主义国家内部,不存在以完整阶级形式存在的被统治阶级),或者说对抗性阶级对立正在走向消亡(这并不排除在一定条件下阶级对立激化,甚至转化为对抗性阶级对立)。
具体的、特殊的、不同质的、旧的矛盾和对立统一关系是可以解决的,并不是永远存在、无时不在、无处不在的,这在生活中是常见的,其实也应该是哲学常识。
关于这个问题,在《矛盾论》中,毛泽东就指出:“新过程的发生是什么呢?这是旧的统一和组成此统一的对立成分让位于新的统一和组成此统一的对立成分,于是新过程就代替旧过程而发生。旧过程完结了,新过程发生了。新过程又包含着新矛盾,开始它自己的矛盾发展史。”
自然界的旧矛盾也是可以解决的。在《矛盾论》中,毛泽东指出:“自然界中一切到了最后要采取外部冲突形式去解决旧矛盾产生新事物的现象,都有与此相仿佛的情形。”
毛泽东还预言了一些矛盾的消灭。在《矛盾论》中,毛泽东指出:“经济上城市和乡村的矛盾,在资本主义社会里面(那里资产阶级统治的城市残酷地掠夺乡村),在中国的国民党统治区域里面(那里外国帝国主义和本国买办大资产阶级所统治的城市极野蛮地掠夺乡村),那是极其对抗的矛盾。但在社会主义国家里面,在我们的革命根据地里面,这种对抗的矛盾就变为非对抗的矛盾,而当到达共产主义社会的时候,这种矛盾就会消灭。”
毛泽东实际上还指出了具体的、特殊的、不同质的、旧的矛盾和对立统一关系的解决的哲学依据。在《矛盾论》中,毛泽东指出:“任何运动形式,其内部都包含着本身特殊的矛盾。这种特殊的矛盾,就构成一事物区别于他事物的特殊的本质。这就是世界上诸种事物所以有千差万别的内在的原因,或者叫做根据。”他还指出:“一切个性都是有条件地暂时地存在的,所以是相对的。这一共性个性、绝对相对的道理,是关于事物矛盾的问题的精髓,不懂得它,就等于抛弃了辩证法。”
我们理解,辩证地看,特殊的矛盾,也可以说就是矛盾的个性,它是相对的,是有条件地暂时存在的,因此,是可以解决、消失、消灭的,而一旦个性不存在,也就是矛盾的特殊性不存在,也就是特殊的矛盾不存在,也就是具体的、特殊的、不同质的、旧的矛盾和对立统一关系可以解决。


2、解决矛盾的方法

解决矛盾的根本方法。毛泽东认为解决矛盾的根本方法是抓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在《矛盾论》中,他指出:“然而不管怎样,过程发展的各个阶段中,只有一种主要的矛盾起着领导的作用,是完全没有疑义的。
由此可知,任何过程如果有多数矛盾存在的话,其中必定有一种是主要的,起着领导的、决定的作用,其他则处于次要和服从的地位。因此,研究任何过程,如果是存在着两个以上矛盾的复杂过程的话,就要用全力找出它的主要矛盾。捉住了这个主要矛盾,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了。这是马克思研究资本主义社会告诉我们的方法。列宁和斯大林研究帝国主义和资本主义总危机的时候,列宁和斯大林研究苏联经济的时候,也告诉了这种方法。万千的学问家和实行家,不懂得这种方法,结果如堕烟海,找不到中心,也就找不到解决矛盾的方法。”
他还指出:“矛盾着的两方面中,必有一方面是主要的,他方面是次要的。其主要的方面,即所谓矛盾起主导作用的方面。事物的性质,主要地是由取得支配地位的矛盾的主要方面所规定的。”
他总结说:“在研究矛盾特殊性的问题中,如果不研究过程中主要的矛盾和非主要的矛盾以及矛盾之主要的方面和非主要的方面这两种情形,也就是说不研究这两种矛盾情况的差别性,那就将陷入抽象的研究,不能具体地懂得矛盾的情况,因而也就不能找出解决矛盾的正确的方法。”
具体的、特殊的、不同质的矛盾和对立统一的解决方法。在《矛盾论》中,毛泽东指出:“党内如果没有矛盾和解决矛盾的思想斗争,党的生命也就停止了。”他指出:“不同质的矛盾,只有用不同质的方法才能解决。例如,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用社会主义革命的方法去解决;人民大众和封建制度的矛盾,用民主革命的方法去解决;殖民地和帝国主义的矛盾,用民族革命战争的方法去解决;在社会主义社会中工人阶级和农民阶级的矛盾,用农业集体化和农业机械化的方法去解决;共产党内的矛盾,用批评和自我批评的方法去解决;社会和自然的矛盾,用发展生产力的方法去解决。过程变化,旧过程和旧矛盾消灭,新过程和新矛盾发生,解决矛盾的方法也因之而不同。俄国的二月革命和十月革命所解决的矛盾及其所用以解决矛盾的方法是根本上不相同的。用不同的方法去解决不同的矛盾,这是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必须严格地遵守的一个原则。教条主义者不遵守这个原则,他们不了解诸种革命情况的区别,因而也不了解应当用不同的方法去解决不同的矛盾,而只是千篇一律地使用一种自以为不可改变的公式到处硬套,这就只能使革命遭受挫折,或者将本来做得好的事情弄得很坏。”
他还指出:“列宁主义之所以成为帝国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时代的马克思主义,就是因为列宁和斯大林正确地说明了这些矛盾,并正确地作出了解决这些矛盾的无产阶级革命的理论和策略。”
矛盾部分地或暂时地解决。在《矛盾论》中,毛泽东指出:“在这些阶段中,包含着有些矛盾激化了(例如土地革命战争和日本侵入东北四省),有些矛盾部分地或暂时地解决了(例如北洋军阀的被消灭,我们没收了地主的土地),有些矛盾重新发生了(例如新军阀之间的斗争,南方各革命根据地丧失后地主又重新收回土地)等等特殊的情形。”
解决矛盾的方法不能生搬硬套。在《矛盾论》中,毛泽东指出:“但是我们必须具体地研究各种矛盾斗争的情况,不应当将上面所说的公式不适当地套在一切事物的身上。矛盾和斗争是普遍的、绝对的,但是解决矛盾的方法,即斗争的形式,则因矛盾的性质不同而不相同。有些矛盾具有公开的对抗性,有些矛盾则不是这样。根据事物的具体发展,有些矛盾是由原来还非对抗性的,而发展成为对抗性的;也有些矛盾则由原来是对抗性的,而发展成为非对抗性的。”

具体的、特殊的、不同质的矛盾和对立统一的解决方法。在《矛盾论》中,毛泽东指出:“党内如果没有矛盾和解决矛盾的思想斗争,党的生命也就停止了。”他指出:“不同质的矛盾,只有用不同质的方法才能解决。例如,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用社会主义革命的方法去解决;人民大众和封建制度的矛盾,用民主革命的方法去解决;殖民地和帝国主义的矛盾,用民族革命战争的方法去解决;在社会主义社会中工人阶级和农民阶级的矛盾,用农业集体化和农业机械化的方法去解决;共产党内的矛盾,用批评和自我批评的方法去解决;社会和自然的矛盾,用发展生产力的方法去解决。过程变化,旧过程和旧矛盾消灭,新过程和新矛盾发生,解决矛盾的方法也因之而不同。俄国的二月革命和十月革命所解决的矛盾及其所用以解决矛盾的方法是根本上不相同的。”
他还指出:“列宁主义之所以成为帝国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时代的马克思主义,就是因为列宁和斯大林正确地说明了这些矛盾,并正确地作出了解决这些矛盾的无产阶级革命的理论和策略。”
矛盾部分地或暂时地解决。在《矛盾论》中,毛泽东指出:“在这些阶段中,包含着有些矛盾激化了(例如土地革命战争和日本侵入东北四省),有些矛盾部分地或暂时地解决了(例如北洋军阀的被消灭,我们没收了地主的土地),有些矛盾重新发生了(例如新军阀之间的斗争,南方各革命根据地丧失后地主又重新收回土地)等等特殊的情形。”
解决矛盾的方法不能生搬硬套。在《矛盾论》中,毛泽东指出:“用不同的方法去解决不同的矛盾,这是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必须严格地遵守的一个原则。教条主义者不遵守这个原则,他们不了解诸种革命情况的区别,因而也不了解应当用不同的方法去解决不同的矛盾,而只是千篇一律地使用一种自以为不可改变的公式到处硬套,这就只能使革命遭受挫折,或者将本来做得好的事情弄得很坏。”
他还指出:“但是我们必须具体地研究各种矛盾斗争的情况,不应当将上面所说的公式不适当地套在一切事物的身上。矛盾和斗争是普遍的、绝对的,但是解决矛盾的方法,即斗争的形式,则因矛盾的性质不同而不相同。有些矛盾具有公开的对抗性,有些矛盾则不是这样。根据事物的具体发展,有些矛盾是由原来还非对抗性的,而发展成为对抗性的;也有些矛盾则由原来是对抗性的,而发展成为非对抗性的。”

3、使过程显示出阶段性

矛盾、根本矛盾的消灭或解决使过程显示出阶段性。在《矛盾论》中,毛泽东指出:“事物发展过程的根本矛盾及为此根本矛盾所规定的过程的本质,非到过程完结之日,是不会消灭的;但是事物发展的长过程中的各个发展的阶段,情形又往往互相区别。这是因为事物发展过程的根本矛盾的性质和过程的本质虽然没有变化,但是根本矛盾在长过程中的各个发展阶段上采取了逐渐激化的形式。并且,被根本矛盾所规定或影响的许多大小矛盾中,有些是激化了,有些是暂时地或局部地解决了,或者缓和了,又有些是发生了,因此,过程就显出阶段性来。”
紧接着,毛泽东指出:“如果人们不去注意事物发展过程中的阶段性,人们就不能适当地处理事物的矛盾。”
因此,我们要特别强调,具体的、特殊的、不同质的、旧的矛盾和对立统一关系的解决,矛盾、根本矛盾的消灭或解决使过程显示出阶段性对社会主义的意义:在一国范围内消灭了剥削阶级或不存在完整意义的剥削阶级以后,没有对抗性阶级对立或者说没有完整形态的阶级对抗,不取完整的阶级斗争的形态,应该看到,旧矛盾已经解决,决不能机械固守以往完整形态的阶级斗争(以阶级斗争为纲),应该看到,新过程开始并显示出阶段性,即改变了形式的阶级斗争、尤其是政治思想领域的阶级斗争仍然存在,这就是新的矛盾,这就是坚持无产阶级专政的哲学基础,也就是在阶级消亡阶段坚持无产阶级专政的哲学基础:即从哲学上看,只有消灭对抗性阶级对立,消灭了完整形态的阶级斗争,消灭了改变形式的阶级斗争,最终消灭阶级以后,无产阶级专政才会消亡。 

四、新阶段,新口号:坚持无产阶级专政

列宁曾经说过:“只有承认阶级斗争,同时也承认无产阶级专政的人,才是马克思主义者。”(《列宁选集》第三卷第248页)在无产阶级取得政权之前,这句话不难理解,那么,在无产阶级取得政权以后,怎样理解这一句话呢?应该这样看,一国范围内消灭了剥削阶级或不存在完整意义的剥削阶级以后,没有阶级对立或者说没有完整形态的阶级对抗,但改变了形式的阶级斗争、尤其是政治思想领域的阶级斗争仍然存在的情况下,仍然要坚持无产阶级专政,也就是在阶级消亡阶段仍然要坚持无产阶级专政,完成“战胜资本家的一切反抗,不仅是军事上和政治上的反抗,而且是最深刻、最强烈的思想上的反抗”(列宁语)的任务。

网友评论:

已有4条评论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一个

正文右侧广告一

正文右侧广告二

Ibeacon管理系统诚招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