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的无产阶级先锋队性质决不容许改变——致某总书记的一封公开信

党的无产阶级先锋队性质决不容许改变——致某总书记的一封公开信

党的无产阶级先锋队性质决不容许改变

——致某总书记的一封公开信

 

尊敬的某总书记:

  我听了你在七一的讲话,心情十分沉重。我们都是老党员,应该有什么说什么,我可以坦率的告诉你,我对你的讲话不满意。你的讲话对我们党的历史总结是全面的,但对如何建设我们的党,却隐含着极大的问题。你用“三个代表”作为我党今后的建设纲领,表面看来是无可非议的。但仔细一想“三个代表”任何一个党都可以拿来标榜为自己党的建设要求。美国的民主党、共和党都可以声称自己是先进生产力的代表,先进文化的代表,人民根本利益的代表。在资产阶级革命时期,难道资产阶级的政党不是代表了当时的先进生产力、先进文化方向和人民的根本利益吗?因此,“三个代表”是一个万能的标准,我看不出他如何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的建党学说。现在有许多人在为你的“三个代表”大唱赞歌,我却要给你泼一瓢冷水。这不是我不和中央保持一致,而是在原则问题上我不能当交易。为真理而斗争这是共产党员的天职。坚持原则,坚持真理,是共产党员的党性的根本体现。坚持真理也是共产党员的神圣权力。因此,我才敢向总书记写信,表示我的不同意见。

  我之所以支持党的基本路线,是由于它一方面坚持改革开放,一方面又坚持了四项基本原则,最根本的是它坚持了中国共产党的无产阶级先锋队的性质不变。我曾以为,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不管你发展私营经济也好,搞市场经济也好,国有经济股份化也好,但只要党的无产阶级先锋队的性质不变,国家就不会变颜色。

  但现在看来,事实上并非如此。一旦经济基础发生改变,上层建筑也就必然要随之发生改变。党是上层建筑的核心,也就不可能不随之发生改变。苏联、东欧的悲剧证明了这一个真理。

  按照“三个代表”建设我们的党,将会把我们的党建设成为什么样的党?

  你的讲话中,也强调要保持党的工人阶级先锋队的性质,但却又说:“不能简单地把有没有财产、有多少财产当作判断人们政治上先进与落后的标准,而主要应该看他们的思想政治状况和现实表现,看他们的财产是怎么得来的以及对财产怎么支配和使用,看他们以自己的劳动对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所作的贡献。”照你这么说,一贫如洗的工人不一定先进,拥有万贯家产的富翁不一定落后。一句话工人阶级不一定先进,资产阶级不一定落后。

  财产的多少就是财富的多少,是划分阶级的主要标志。列宁说:“所谓阶级,就是这样一些大的集团,这些集团在历史上一定社会生产体系中,所处的地位不同,在社会劳动组织中所起的作用不同,因而领得自己所支配的那份社会财富的方式和多寡也不同。所谓阶级,就是这样一些集团,由于他们在一定的社会经济结构中所处的地位不同,其中一个集团能够占有另一个集团的劳动。”列宁在这里讲了两个重要观点:一个是“领得自己所支配的那份社会财富的方式和多寡”是区分阶级的主要标准;第二是“一个集团能够占有另一个集团的劳动”是区分剥削阶级和被剥削阶级的主要标志。难道列宁关于阶级的论述不适合我国当前的实际吗?那些私营企业主在几年、十几年内由一个普通收入者成为百万富翁、千万富翁、甚至亿万富翁。他们有什么本事?他们不靠占有别人劳动,不靠用各种手腕侵吞国有资产,不靠向顾客高价销售产品,能那么快地集中起那么多的财富吗?这里商品这个魔鬼给他们帮了大忙。他们也许是合法经营得来的财富,但合法经营得来的财富就一定是干净的吗?就不包含对工人的剥削?就不包含占有别人的劳动?若否认私营企业主对工人的剥削,又怎么解释资本主义社会里资本家对工人剥削?在资本主义社会里,资本家的财富可说大部分都是合法经营得来的,可肮脏资本的每一个毛细孔都流着劳动者的血!私营企业主的资本积累,和资本主义社会里资本家的资本积累一样。马克思的资本论揭露了资本剥削劳动的实质,难道现在对马克思的资本论也要加以修正甚至否认吗?你在讲话里说: “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关于资本主义社会的劳动和劳动价值的理论,揭示了当时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运行特点和基本矛盾。现在,我们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与马克思主义创始人当时所面对和研究的情况有很大不同。我们应该结合新的实际,深化对社会主义社会劳动和劳动价值理论的研究和认识。”你的这一说法是告诉人们,马克思的剩余价值学说,不适合于当前市场经济条件下的劳动和劳动价值的分析,要另外创造劳动和劳动价值理论。我和你的看法恰恰相反,我认为马克思的剩余价值学说,研究的就是市场经济条件下的资本的运动以及剩余价值是如何被资本所侵吞的过程。完全适合对我国现今的市场经济的分析。否认马克思的剩余价值学说对现今市场经济运动的分析指导作用,就是否认现今中国市场经济条件下有剥削存在,有剥削阶级的存在。这是我们分歧的核心。在你看来,私营企业主推动了生产力的发展,是我国先进生产力的代表,对推动我国有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做出了很大贡献,他们的财富再多,也是应得的报酬,根本不存在剥削。因此,对于这样的先进分子,只要承认党纲党章,就应吸收到中国共产党内来。而中国共产党应成为他们的代表,为他们说话,保护他们的利益。这样一来,中国共产党的无产阶级先锋队性质就成了宣传。进一步推断,在资本主义社会里,资本家对发展生产力也做出了很大贡献,也是先进生产力的代表,也应吸收到共产党内来,成为共产党员!这样的党还叫共产党吗?

  我坚决反对吸收私营企业主加入中国共产党,除非他们交出侵吞的社会财富,不再继续雇工剥削,完全站在无产阶级立场上,愿意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按“三个代表”建设我们的党,实质上就是抛开我们党的无产阶级性质,而最终导致把我们的党变成为一个“全民党”,这是我和广大共产党员所坚决反对的。关系中国共产党的生死存亡,我不能不直言相告,我不能不坚决予以抵制。

  总书记还在讲话中特别提到:“实现共产主义是一个非常漫长的历史过程。” “非常漫长”这给人们一个什么信息?这只能给人们一个这样的信息:共产主义就如挂在天上的月亮,甚至还不如天上的月亮,天上的月亮至少还能感受到他的光辉,看得到他的形象。“实现共产主义是个非常漫长的历史过程”谁知今后是个什么样子?

  我们以前对共产主义的理解是发生过偏差,共产主义并不是几年、几十年、甚至上百年可以实现的。共产主义离现在是比较遥远的,但为实现共产主义的伟大运动,自从《共产党宣言》诞生后,就一刻也未停止过。而且,这个运动一次比一次来的雄伟壮阔,一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在全世界有十几个国家相继建立了社会主义制度,走上了共产主义的初级阶段。人们已经感受到共产主义在一天天接近自己。虽然,共产主义运动目前处于低潮,虽然,在全世界要实现共产主义还有比较漫长的路要走,也许还要经过几百年、上千年的时间,但这也只是人类发展长河之中的短暂的一点时间,用“漫长”二字足以说明,犯不着用“非常漫长”四个字来形容嘛!共产主义运动必然要冲破目前的低谷,继续向前蓬勃发展。你用“非常漫长”四个字来形容共产主义的到来,从另外一个角度告诉人们一个信息:那就是资本主义的灭亡是“非常漫长”的,资本主义还“非常有活力”,既然资本主义还“非常有活力”,你就应该顺应历史潮流,不必去反资本主义,不必去搞什么无产阶级革命,中国的无产阶级革命搞早啦,因此现在要走回头路,补资本主义的课,如此而已。

  一个全世界最大的共产党的总书记,竟然视实现共产主义是非常漫长的历史过程,如此悲观,着实令人失望。

  列宁说,帝国主义是寄生的、腐朽的、垂死的资本主义。这个论断过时了吗?帝国主义的固有矛盾一个也没有解决,它的寄生性、腐朽性更加严重,它的垂死性也只能更加严重。列宁的论断没有过时。固然,帝国主义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五十多年内,经济有所发展,出现了目前的“繁荣”景象。但这恰恰是世界市场救了几个少数发达的资本主义——即少数帝国主义的命,使之得以苟延残喘。现在不是说全球经济一体化是大势所趋吗?全经济一体化不就是少数帝国主义为了称霸全球,由少数大的企业集团、财团发起的一场席卷全球的一体化狂风吗?帝国主义的寄生性更加突出,寄生性越突出,离死亡就越近。资产阶级的国际化,必然导致无产阶级的国际化。现在资本不是正在向国际化的深度和广度迅速发展吗?当发展到一定程度之时,全世界的生产力水平和全世界的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矛盾就又会像二十世纪初少数帝国主义出现的情况一样,经济危机将在全世界兴起,到那时,国际垄断资本就再也找不到可以倾销商品的市场了,除非它到别的星球上又开辟了新的市场,但这是不可能的!那时,国际帝国主义的灭亡和无产阶级世界革命的兴起,将是必然的毫无疑义的。在此之前,由于世界政治经济发展的不平衡,各国无产阶级将依据各国自己的条件,同资产阶级进行反复的较量。走中国革命之路——“农村包围城市”之路,将是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必然选择。世界上不发达国家和地区就是世界的农村,而世界少数发达国家就是世界的城市。现在世界上仅有的几个社会主义国家,就是无产阶级在世界农村建立起来的革命根据地。这一革命根据地必然要受到世界资产阶级的绞杀,苏联、东欧已经被绞杀,中国会不会?就目前我们的政策来说,世界资产阶级是默认的,这就等于已经在绞杀中,如果我们的党还要像苏修那样建设成为“全民党”,让大量资产阶级钻进党内,把持党的各级大权,那就等于在自杀,用不着世界资产阶级动手。

  世界无产阶级革命需要世界无产阶级的大联合。因此,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号召:“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这是马克思、恩格斯向全世界无产阶级发出的唯一号召。资产阶级已经在世界搞大联合,无产阶级要战胜资产阶级,就更要有无产阶级的大联合和相互支持,一盘散沙是战胜不了世界资产阶级的。坚持无产阶级国际主义是世界无产阶级革命胜利的首要条件,高举无产阶级国际主义旗帜,是各国共产党人义不容辞的责任,是区分真共产党还是假共产党的重要标志。然而,总书记的通篇报告,人称是21世纪的共产党宣言,洋洋万言的文字中,连国际主义的影子也找不到,这难道是疏忽吗?不是疏忽就是有意抛弃无产阶级国际主义。这难道是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吗?

  “社会主义的根本任务就是发展生产力”,不对!发展生产力是一切社会的基本任务!不只是社会主义的特有任务。一切社会如果不发展生产力,这个社会就会停滞不前,这个社会就要灭亡。社会主义的根本任务在《共产党宣言》中说得十分明白:“共产党人可以用一句话把自己的理论概括起来:消灭私有制。”马克思在给国际工人协会共同章程中写道:“工人阶级这样组织为政党是必要的,为的是要保证社会革命获得胜利和实现这一革命的最终目标——消灭阶级。”因此,消灭私有制,消灭阶级才是社会主义的根本任务。而为了完成这一任务,就要同资产阶级进行坚决的斗争,就要同传统的所有制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就要大力发展社会生产力,就要大力发展社会主义的政治思想文化,大力提高人民群众的物质生活和文化生活水平,为消灭阶级创造良好的物质条件和思想文化条件。如果忘记共产党人的根本任务,只为发展生产力而发展生产力,就一定要走到邪路上去。

  我为什么对总书记的报告不满,就因为你在这些重大原则问题上,违背了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我身为入党多年的老共产党员就不能不说。望总书记原谅我的冒昧,能听进不同的意见。为了实践我们入党时的共同誓言,而坚持真理修正错误。如果总书记认为我的看法错误,请将我的公开信印发全党“批判”,我愿意做这个“反面教员”。共产党员在入党宣誓时就发誓: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为全人类的解放事业贡献自己的一切包括自己的生命,我依然忠实于自己的誓言,随时准备着为真理而献身。我想总书记也会忠实于自己入党时的誓言的。

    此致

敬礼

李家儒

2001-07-08

网友评论:

已有1条评论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一个

正文右侧广告一

正文右侧广告二

Ibeacon管理系统诚招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