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主义利息的来源和利息率的客观依据

社会主义利息的来源和利息率的客观依据

社会主义利息的来源和利息率的客观依据

许祖东  许挺


随着经济体制改革的深入和商品经济的发展,利息已经逐渐成为人们普遍接受和充分肯定的经济现象,利息杠杆的作用也越来越受到重视,但是社会主义利息的来源究竟是什么,确定利息率的客观依据是什么,却还是有待于深入探讨的问题。有人认为,社会主义商品经济需要按资分配,利息是按资分配的一种具体形式。笔者认为这种观点是不符合经济过程的本质联系的。利息究竟是对资金固有价值的补偿,还是对劳动者新创造价值的分配,必须用劳动价值论进行深入的分析和说明。
一、社会主义利息是对资金固有价值的补偿
利息是货币所有者因贷出货币或货币资金而从借贷者那里获得的货币增加额。这是对利息的现象描述,要说明利息的本质和根本来源,还必须进行较为深入的分析。后面的分析将要说明:社会主义利息的来源是在劳动生产率提高的情况下,生产资料在它的价值保存和再现中随着物质财富的增加所形成的货币增加额,所以利息是资金自身价值的组成部分,是对资金固有价值的补偿。
资金是生产资料价值的代表。在资金的自身价值中会形成一个货币增加额,这是生产资料在价值形成中的作用决定的。在生产经营中,生产资料被消耗掉,由于这种消耗是产品的生产所必要的,所以生产资料的价值就被“保存下来”,“再现在产品的价值中”,或者说转移到产品中去。在技术进步和劳动生产率提高的情况下,一定的价值量必然体现在更多的物质财富上。 这种物质财富的增加,就构成的利息的物质内容。在价格不变的情况下,物质财富的增加额就表现为货币的增加额,在资金借贷关系中,这一货币增加额就转化为利息。比如,原有10组生产资料,价值共10万小时社会必要劳动量,用货币表现为10万元。把这些生产资料投入生产经营,并投入10万小时的活劳动,也就是在生产中投入物化劳动和活劳动共20万小时。由于物化劳动和活劳动的共同作用,劳动生产率提高10%,生产出22组生产资料。这样,原来10组生产资料的价值10万小时劳动,现在在11组生产资料中得到保存和再现。假如价格不变,11组生产资料的价格总额就是11万元,比原来增加了1万元。由此我们看到,从真正价值的意义上,从社会必要劳动时间的意义上,生产资料在产品中保存和再现的价值并没有发生增值,仍为10万小时劳动,但由于实物量增加了,同样多的价值表现为更多的货币,形成了一个1万元的货币增加额。这个货币增加额是来自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带来的产品实物量的增加,而不是价值的增殖,它是生产资料价值保存和再现的一部分,是对资金固有价值的补偿。可见,在社会劳动生产率提高的情况下,企业购买生产资料的资金在生产经营中带来一个货币增加额是理所当然的,假如企业的资金不是自有的而是借来的,那么在还债时按一定比例归还一个增大了的货币额也是理所当然的。它借入100元,必须归还110元,因为原来100元代表100小时劳动量的价值,现在110元才能代表等量的价值。也就是说,原来100元资金的价值,现在110元才能够补偿。
从以上分析可以看出,社会主义利息来自资金价值自身。借贷资金在归流时带回一个货币增加额,是对自身价值的补偿,不是参与借款者劳动收入的分配。所以社会主义的借贷关系实质上是互助互利的、特殊形式的等价交换关系。
价值量和货币量,是两个不同的概念。用货币量表现价值量,为人们的经济活动提供了极大的方便,但同时也使事物的本质联系隐藏在更复杂的现象后面,纸币流通通货膨胀则更使人眼花缭乱。100元资金贷出一定时间,收回110元,10元的利息哪来的呢?如果只是从表面上看,必然把它看成资金价值以外的一个加量,看成借贷企业劳动者新创造的价值的一部分,看成是国民收入再分配的一个结果。
目前不少政治经济学教材都把利息看成是一种分配关系,认为在社会主义社会,利息来自劳动者为社会创造的纯收入的一部分,是一部分国民收入的再分配。按照这种观点,既然凭借对资金的所有权占有他人的劳动成果是合理的,那么合乎逻辑的结论就是按资分配是必然的。这样,对社会主义利息的认识,必然在理论上走入一个误区。只有把利息归结为资金固有价值的补偿,才能正确说明社会主义利息的来源和本质。
二、社会主义条件下利息率的客观标准
任何事物都是质和量的统一。社会主义利息的互助互利性质,它的资金价值自身补偿的性质,决定着利息量的界限。因此社会主义的利息率有它的客观标准。
1、投资利息率
一定量资金投入生产经营,随着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它所代表的价值会表现为更多的货币,由此形成的货币增加额所转化成的利息,叫做投资利息。投资利息和投入资金的比率,就是投资利息率。在实际经济生活中,投资利息率就是银行放款利息率。企业自有资金没有利息支出,但它在生产经营中同样能使自已所代表的价值表现为更多的货币,这个货币增加额就是企业资金的隐含利息,隐含利息和资金量的比率是隐含利息率,这一利息率也是投资利息率。
投资利息率不是由个别企业的生产经营状况决定的,而是由社会总资金在生产发展中的作用决定的。所以我们说的投资利息率,是社会平均的投资利息率它的公式是:
利息率=本金金额x(1+劳动生产率提高指数)-本金金额/本金金额=劳动生产率提高指数
通货膨胀会造成商品的虚假增值,在劳动生产率提高和存在通货膨胀的条件下,资金价值的货币表现会有双重增长因素。这时社会平均投资利息率的公式应为:
利息率=本金金额x(1+劳动生产率提高指数x(1+通货膨胀率)-本金金额/本金金额=(1+劳动生产率提高指数)x(1+通货膨胀指数)-1
或者:
利息率=劳动生产率指数x物价指数-1
例如,本金100元,社会劳动生产率提高5%,年通货膨胀率为10%,年投资利息率应为:105%x110%-1=15.5%
社会平均投资利息率反映了整个社会生产或社会生产的平均状况下,资金价值运动的内在的必然的联系,体现了资金所有者和资金使用者平等互利的经济利益关系,它是确定银行放款利息率的客观标准。如果实际的贷款利息率高于平均投资利息率,则借款企业劳动者创造的价值就有一部分以利息的形式被贷款单位无偿占有。如果实际的贷款利息率低于平均投资利息率,则资金本身的一部分价值就转化为资金使用者的收入。因而只有以平均投资利息率这一客观标准来确定放款利息率,才是合理的。
当然,在实际经济生活中,利息率会随着资金供求状况的变化而变化。但这决是对社会平均投资利息率的否定,正象价格的波动不是对价值的否定一样。
2、储蓄存款利息率
资金从所有者手里到使用者手里,有一个运动过程。在这个运动过程中,还要耗费一定的劳动,因而投资利息还要进行分割。由于资金的信贷业务一般是通过银行办理的,银行聚积和贷放资金,使之投入生产经营,要耗费物化劳动和活劳动,所以投资利息要分出一部分对银行的劳动消耗进行补偿。作了这种扣除后,剩下的部分才是储蓄存款利息。由于投资利息要进行分割,储蓄存款形成的资金银行不能全部贷出,而必须留出一定比例的准备金,因而储蓄存款利息率必然低于投资利息率。
三、对几个可能出现的疑点的说明
由于把利息归结为国民收入再分配的说法相当流行,对于社会主义利息是资金自身价值的补偿,人们可能会有一些疑问。有必要进一步作一些分析和阐述。
第一个疑点:贷款者贷出资金只是保存其资金自身的价值,没有获得价值增殖,他何必把资金贷出去呢?
第二个疑点:资金在劳动生产率提高中形成的贷币增加额全部被贷款者拿去了,借款者得不到什么利益,谁还借款呢?
以上两点都是关于如何认识资金借贷中的利益关系的问题。如前所述,社会主义利息所体现的是借贷双方互助互利关系,把利息归结为资金自身价值的补偿,并以此作为确定利息率的客观依据,这正是正确地说明和处理这种关系。
首先,贷出资金对贷款者是有利的。资金所有者如果使他的资金闲置起来,即使物价不变,从劳动价值的角度看,随着社会劳动生产率的提高,他的资金也必然贬值。如果将资金贷出,使它在社会劳动生产率的提高中发挥作用,资金的价值就能得到保存,即使物价不变,资金所有者也能得到一个货币增加额,他又何乐而不为呢?
其次,借入资金对借贷者也是有利的。借款者付出的利息只是所借资金自身价值的一部分,同时,由于借入资金,生产获得了更好的物质条件以创造出新价值,获得更多的收入。假如企业自有资金不足,又不借入资金,那么,它或者只好在较小的规模上进行生产经营,或者只能使用廉价但效能较低的生产资料,由于劳动生产率较低,一定量劳动只能创造较少的价值。如果企业借入资金,它的劳动力资源就可以得到充分利用,就可以提高劳动生产率。资金的作用使它在价值保存中形成一个货币增加额,使贷款者得到利息;同时活劳动也创造了新价值,使企业获得了较多的利润。怎么能说借款者得不到什么利益呢?
第三个疑点:把社会主义利息归结为资金自身价值的补偿,是否可以由此推出资本主义利息也是合理的?
回答是否定的。
首先,在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种不同的经济制度中,借贷关系的行为主体不同,利息所体现的关系有本质的区别。这一点人们已经分析得很多,这里不必赘述。
其次,利息量的差别,即利息率的不同也标明社会主义利息和资本主义利息有本质区别。这里我们以1985年我国利息率和美国利息率为例进行比较说明。前面我们已经说过,按照资金自身价值补偿的原则确定银行放贷利息率,要看劳动生产率指数和物价指数。对劳动生产率指数,我们以人均国民生产总值指数近似地表示。我国国民生产总值指数,按可比价格计算,以1978年为100,1984年为166.3,1985年为178.9,全国人口1985年为1984年的101%,全国零售物价总指数1985年为1984年的108.8%。这样我们就可以计算出银行放款利息率的客观标准:
年利息率=178.9/166.3x100/101x108.8%-1=15.88%
我国1985年从8月1日起对利息率进行调整,提高固定资产贷款利息率,改变固定资产贷款利息率低于流动资金贷款利息率和储蓄存款利息率的不合理状况。一年期固定资产贷款利息率由此5.04%调整为7.92%,无论调整前调整后都低于上述标准,十年期的年利息率也只由7.20%调整为10.08%,也明显低于上述标准。以上数据表明,我国的利息完全在资金价值补偿的范围内,根本不存在资金所有者无偿占有借款企业创造的价值的情况。
美国按当年价格计算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1984年为15356美元,1985年为16153美元(初步数字)。由于当年价格已经包含了通货膨胀因素,所以我们可以直接计算出资本价值补偿的年利息率标准:16153/15356
-1=5.2%,而美国1985年各商业银行平均优惠利息率为9.93%,长期利息率11.37%,都大大高于我们所计算的标准。这说明资本主义利息体现了借贷资本参与剩余价值瓜分的剥削关系。这里必须指出,此处援引的不是抽象分析中假定的数字而是实际资料,因而它本身包含着具体的复杂的因素。如借贷资本的一切货币增加额并非都是价值增值,因而有通货膨胀因素;在劳动生产率提高中价值保存带来的货币增加额也是如此。这样具体分析必然涉及事物的具体形式,但它和抽象的分析并不矛盾,事物的本质就存在于它的具体形式中。在上面的实例中,我们可以看到,超过资本价值补偿部分的利息率差额4.73%——6.17%就是借贷资本瓜分剩余价值的具体体现。
第四个疑点:如果劳动生产率没有提高,社会主义利息是否就不存在了?
这里的问题在于,关于劳动生产率不提高的理论假设不是社会主义经济发展的事实。在社会主义条件下,劳动生产率的不断提高是一个基本趋势。即使一时出现经济停滞,也不会否定利息存在的依据,因为利息是和预期的经济发展相联系的。如果从个别企业看,资金不足的企业借入资金能够使劳动生产率提高则是必然的。(半二十八画生注:在社会主义条件下,劳动生产率的不断提高是一个基本趋势,但是不能由此得出“关于劳动生产率不提高的理论假设不是社会主义经济发展的事实”的结论。事实上,由于工作失误或其他客观原因,社会主义经济发展中劳动生产率不提高的情况是客观存在的。但是,劳动生产率不提高并不影响社会主义利息的来源是在劳动生产率提高的情况下,生产资料在它的价值保存和再现中随着物质财富的增加所形成的货币增加额,所以利息是资金自身价值的组成部分,是对资金固有价值的补偿。这是因为利率本来就是可以浮动的,社会主义利息不存在是一种正常现象。劳动生产率不提高,利息就会下降甚至出现实际上的负利率,这恰恰从另一面证明了社会主义利息是在劳动生产率提高的情况下对资金固有价值的补偿。)
第五个疑点:假定劳动生产率提高而价格不变,这不是从价格高于价值这一角度立论吗?
不是这样。
价格是价值的货币表现。货币之所以能够表现商品的价值,是因为它自己也是商品,也有价值。在这里,我们必须以真正的货币黄金作为思考的基础,因为纸币只不过是贵金属货币的符号。
价格“是商品同货币的交换比例的指数”,因此价格的高低不仅是由商品的价值来决定,而是同时由商品和货币二者的价值来决定。假如生产一部机器需要1万小时劳动,生产100克黄金也需要1万小时劳动,那么在价格和价值一致的情况下,一部机器的价值是100克黄金。假如由于劳动生产率的提高,生产一部机器和100克黄金都只需5千小时劳动,这时,一部机器的价格不变,仍为100克黄金,这并不是价格高于价值,而中价格和价值仍然一致。本文立论的角度是价格和价值一致,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排除次要的现象或者是假象,揭示经济过程的本质联系。认为劳动生率提高商品价值不变就是价格高于价值,这是一种误解。之所以产生这种误解,是因为只看到了价格中的商品价值一面而忽略了货币价值一面。
关于价格变动的规律性,马克思在《资本论》中作了这样的表述:“商品价格,只有在货币价值不变、商品价值提高时,或在商品价值不变、货币价值降低时,才会普遍提高。反之,商品价格,只有在货币价值不变、商品价值降低时,或在商品价值不变、货币价值提高时,才会普遍降低。由此决不能得出结论说,货币价值提高,商品价格必定相应降低,货币价值降低,商品价格必定相应提高。这只适用于价值不变的商品,例如某些商品的价值和货币的价值同时按同一比例提高,这些商品的价格就不会改变。如果这些商品的价值比货币价值增加得慢些或者增加得快些,那么,这些商品的价格的降低或提高,就由这些商品的价值变动和货币的价值变动之间的差额来决定。余此类推。”
根据马克思的论述来观察上面的问题,应该是很清楚的:我们假定在社会劳动生产率提高的情况下商品价格不变,这是符合马克思的劳动价值的原理的。
利息是对资金自身价值的补偿,因在而它不仅直接涉及资金借贷关系中的经济利益关系,而且与一切资金都存在着密切的联系。正确认识社会主义利息的来源和利息率的客观依据,才能正确处理资金价值补偿与国民收入分配的关系,才能正确认识合理使用资金、加快资金周转的意义,才能确定合理的利息率、促进社会资金的流通,才能把社会主义利息体现的互助互利关系与资本主义利息体现的剥削从根本上区别开来。


附: 

马克思主义认为,资本主义利息实质是利润的一部分,是剩余价值的转化形式。货币资本家凭借对资本的所有权,与职能资本家共同瓜分剩余价值,反映了借贷资本家和职能资本家共同剥削工人的关系。
本文证明了社会主义利息是对资金自身价值的补偿,不是对劳动者新创造价值的分配,不是来自劳动者为社会创造的纯收入的一部分,不是一部分国民收入的再分配,说明在社会主义条件下,凭借对资金的所有权占有他人的劳动成果是不合理的、不存在的,按资分配是不合理的,也是不存在的。这就划清了社会主义利息和资本主义利息的界限。

总之,虽然在资金运动过程中,银行聚积和贷放资金,使之投入生产经营,要耗费物化劳动和活劳动,因此,社会应该给银行报偿,但是,社会主义的借贷关系实质上是互助互利的、特殊形式的等价交换关系,因此,社会主义银行的性质是服务,并不以赢利为目的,不参与分割利润,实际上也不创造利润。

再说一句题外话,社会主义商业在经营中要耗费物化劳动和活劳动,社会应该给商业企业报偿,但其性质也是服务,不参与分割利润,本身也不创造利润,也不应以赢利为目的,和资本主义商业参与瓜分剩余价值、共同剥削工人的性质完全不同。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一个

正文右侧广告一

正文右侧广告二

Ibeacon管理系统诚招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