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品交换的前提到底是生产资料私有权还是劳动成果私有权——破解马克思、斯大林的“对立”

商品交换的前提到底是生产资料私有权还是劳动成果私有权——破解马克思、斯大林的“对立”

商品交换的前提到底是生产资料私有权还是劳动成果私有权——破解马克思、斯大林的“对立”

半二十八画生

 

一、对斯大林和马克思的两种不准确浓缩

在《苏联社会主义经济问题》一书里,对于为什么社会主义苏联存在特种的商品生产问题,斯大林分析说:“现今在我国,存在着社会主义生产的两种基本形式:一种是国家的即全民的形式,一种是不能叫作全民形式的集体农庄形式。在国家企业中,生产资料和产品是全民的财产(半二十八画生注:产品是全民的财产的说法不准确,准确的说法应该是:生产资料产品中的c仍然是全民的财产,生产资料产品中的v+m和消费资料产品剔除其他人民拥有的c后的部分是全体职工的财产)。
在集体农庄这种企业中,虽然生产资料(土地、机器)也属于国家,可是产品却是各个集体农庄的财产;因为集体农庄中的劳动以及种籽是它们自己所有的,而国家交给集体农庄永久使用的土地,事实上是由集体农庄当作自己的财产来支配的,尽管它们不能出卖、购买、出租或抵押这些土地。
这种情况就使得国家所能支配的只是国家企业的产品,至于集体农庄的产品,只有集体农庄才能把它当作自己的财产来支配。然而,集体农庄只愿把自己的产品当作商品让出去,愿意以这种商品换得它们所需要的商品。现时,除了经过商品的联系,除了通过买卖的交换以外,与城市的其他经济联系,都是集体农庄所不接受的。因此,商品生产和商品流通,目前在我国,也象大约三十年以前当列宁宣布必须以全力扩展商品流通时一样,仍是必要的东西。
当然,将来在两种基本生产成分即国营成分和集体农庄成分由一个包罗一切而有权支配全国一切消费品的生产成分来代替的时候,商品流通及其‘货币经济’就会作为国民经济的不必要的因素而趋于消失。但是,只要这个条件还不具备,只要还存在着两种基本生产成分,商品生产和商品流通便应当作为我国国民经济体系中必要的和极其有用的因素而仍然保存着。”
后来,斯大林的话被人们不准确地浓缩为:社会主义条件下存在商品生产和商品流通(商品经济)的前提条件是存在两种形式的生产资料公有制。
与这种不准确的浓缩同时存在的,还有一种对马克思论述的不准确的浓缩。关于商品流通、交换(商品经济)存在的前提条件,在《政治经济学批判1857-1858年手稿》中,马克思说:“私有权是流通的前提”、“只有作为交换价值的私有者,不管是商品形式还是货币形式的交换价值的私有者,主体才能成为流通的主体。”在《资本论》第一卷中,马克思还说:“商品不能自己到市场去,不能自己去交换。因此,我们必须找寻它的监护人,商品所有者。商品是物,所以不能反抗人。如果它不乐意,人可以使用强力,换句话说,把它拿走。为了使这些物作为商品彼此发生关系,商品监护人必须作为有自己的意志体现在这些物中的人彼此发生关系,因此,一方只有符合另一方的意志,就是说每一方只有通过双方共同一致的意志行为,才能让渡自己的商品,占有别人的商品。可见,他们必须彼此承认对方是私有者。”
后来,马克思的话被人们不准确地浓缩为:商品流通、交换(商品经济)存在的前提条件是生产资料私有制、生产资料私有权。
很明显,这两种不准确的浓缩使斯大林与马克思“对立”起来。下面,我们将结合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1857-1858年手稿》以及经济学著作和手稿(1859-1861年)《政治经济学批判。第一分册》中的另外一些论述,对马克思和斯大林的话进行全面准确的理解,说明斯大林与马克思的“对立”是虚假的,是人为制造出来的。

二、为什么这两种浓缩都是不准确的?

1、对马克思的浓缩是不准确的

A、马克思历史地考察了生产资料私有制的小商品流通、交换、生产必然发展为资本主义生产,但未见马克思说过商品流通、交换(商品经济)存在的前提条件是生产资料私有制、生产资料私有权。相反,在经济学著作和手稿(1859-1861年)《政治经济学批判。第一分册》中,马克思指出:“实际上,商品交换过程最初不是在原始公社内部出现的,而是在它的尽头,在它的边界上,在它和其他公社接触的少数地点出现的。这里开始了物物交换,并由此侵入公社内部,对公社起着瓦解作用。”在《资本论》第一卷中,马克思也说:“商品交换是在共同体的尽头,在它们与别的共同体或其成员接触的地方开始的。”这表明,马克思认为在生产资料公有制有原始公社内部没有商品交换,但是,在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原始公社之间会发生商品交换。虽然马克思没有具体描述这种商品交换存在的原因(我们现在分析,原始社会时期,生产力水平极低,为了生存,必须共同生产,平均分配,因而不存在商品交换的问题。由于生产力的发展,促进了社会分工,扩大了生产规模,增加了社会财富,加剧了利益的对立和差别,才出现了频繁的商品交换),但至少表明马克思认识到生产资料公有制基础上可以有商品交换,这大概是未见、也不可能见马克思说过商品流通、交换(商品经济)存在的前提条件是生产资料私有制、生产资料私有权的理由。
对于马克思的这些思想,恩格斯也有同感。恩格斯在《卡尔·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一文中指出:“政治经济学从商品开始,即从产品由个别人或原始公社相互交换的时刻开始。进入交换的产品是商品。但是它成为商品,只是因为在这个物中、在这个产品中结合着两个人或两个公社之间的关系。”在为《资本论》第三卷所写的《增补》一文中,恩格斯又指出:“产品发展成为商品,是由不同共同体之间的交换,而不是由同一共同体各个成员之间之间的交换引起的。……在社会的初期,产品是由生产者自己消费的,这些生产者自发地组织在或多或少是按共产主义方式组织起来的公社中;用这些产品的余额和外人进行交换,从而引起产品到商品的转化,是以后的事,这种交换起先只是发生在各个不同的氏族公社之间,但后来的公社内部也实行起来……”由此可见,在商品的起源问题上,恩格斯和马克思的观点是完全一致的。

B、马克思主义认为,商品是用于交换的劳动产品,。马克思在《资本论》说:“如果把商品体的使用价值撇开,商品体就只剩下一个属性,即劳动产品这个属性。”因此,在马克思“私有权是流通的前提”、“只有作为交换价值的私有者,不管是商品形式还是货币形式的交换价值的私有者,主体才能成为流通的主体。”、“商品不能自己到市场去,不能自己去交换。因此,我们必须找寻它的监护人,商品所有者。商品是物,所以不能反抗人。如果它不乐意,人可以使用强力,换句话说,把它拿走。为了使这些物作为商品彼此发生关系,商品监护人必须作为有自己的意志体现在这些物中的人彼此发生关系,因此,一方只有符合另一方的意志,就是说每一方只有通过双方共同一致的意志行为,才能让渡自己的商品,占有别人的商品。可见,他们必须彼此承认对方是私有者。”这些论述里,作为流通前提的“私有权”、“交换价值的私有者”、“彼此承认对方”的“私有者”实际上是针对商品而言,即是对商品的“私有权”、“交换价值的私有者”、“彼此承认对方”的“私有者”,也就是对劳动产品的“私有权”、“交换价值的私有者”、“彼此承认对方”的“私有者”。

C、马克思认为,商品是私人劳动产品,但这并不意味着生产资料私有制是商品存在的前提条件。在《资本论》第一卷第一章里,马克思说:“只有独立的互不依赖的私人劳动的产品,才作为商品互相对立。”同一章的另一个地方又说:“使用物品成为商品,只是因为它们是彼此独立进行的私人劳动的产品。”从这些话里可以明确看出,马克思认为商品存在的社会条件是“产品是私人劳动的产品”,但是,我们要强调指出的是,从逻辑上分析,“产品是私人劳动的产品”并不就意味着:产品是私人占有生产资料的私人劳动的产品。这也就是说并不意味着生产资料私有制是商品存在的前提条件。

D、在《政治经济学批判1857-1858年手稿》中,关于商品流通(交换)的基本前提——所有权(私有权)马克思有更明确的论述。他指出:“对于那些还要进入流通的商品的所有权,就表现为直接从商品占有者的劳动产生的所有权”、“商品总是作为现成的东西进入流通。因此,商品的生成过程,从而商品的最初占有过程,发生在流通之外。但是,只有通过流通,即通过自己的等价物的转让,才能占有他人的等价物,因此,必须承认自己的劳动是最初的占有过程,而流通实际上只是体现在各种各样产品中的劳动的相互交换。因此,劳动和对自己劳动成果的所有权表现为基本前提,没有这个前提就不可能通过流通而实行第二级的占有。”从这些论述可以清楚地看到,所谓所有权(私有权)是针对“进入流通的商品”、“劳动成果”,应该是劳动成果所有权(私有权),总之,不是针对生产资料,因此,所谓所有权(私有权)不是生产资料所有权,不是生产资料私有权。而且,马克思还斩钉截铁地说:“通过自己的劳动进行占有的规律是前提,并且这个前提是从考察流通本身中显露出来的,而不是随意的假定”,这说明,马克思清楚地看出,这种作为商品流通(交换)基本前提的劳动成果所有权(私有权),即通过自己的劳动进行占有(进入流通的商品、劳动成果、产品)是客观历史事实。

E、综上所述,通过进一步考察看出,马克思实际上认为作为商品流通(交换)基本前提的所有权(私有权)是劳动成果所有权(私有权)。

F、没有生产资料所有权(私有权)、拥有产品所有权(私有权)的商品交换并不鲜见。除了马克思讲过的共同体尽头的商品交换外,又比如租凭经营,经营者往往并没有生产资料所有权(私有权),但是拥有产品的所有权(私有权),并以此为前提进行商品交换。

2、对斯大林的浓缩是不准确的

不错,斯大林是说了“只要还存在着两种基本生产成分,商品生产和商品流通便应当作为我国国民经济体系中必要的和极其有用的因素而仍然保存着”,但是,我们更应该看到,斯大林还说:“在集体农庄这种企业中,虽然生产资料(土地、机器)也属于国家,可是产品却是各个集体农庄的财产;因为集体农庄中的劳动以及种籽是它们自己所有的,而国家交给集体农庄永久使用的土地,事实上是由集体农庄当作自己的财产来支配的,尽管它们不能出卖、购买、出租或抵押这些土地。
这种情况就使得国家所能支配的只是国家企业的产品,至于集体农庄的产品,只有集体农庄才能把它当作自己的财产来支配。然而,集体农庄只愿把自己的产品当作商品让出去,愿意以这种商品换得它们所需要的商品。现时,除了经过商品的联系,除了通过买卖的交换以外,与城市的其他经济联系,都是集体农庄所不接受的。因此,商品生产和商品流通,目前在我国,也象大约三十年以前当列宁宣布必须以全力扩展商品流通时一样,仍是必要的东西。” 这实际上表明,斯大林的思路是:由于集体农庄这种生产资料公有制中的劳动以及种籽是它们自己所有的,土地事实上是由集体农庄当作自己的财产来支配的,结果使得产品是各个集体农庄的财产,集体农庄的产品,只有集体农庄才能把它当作自己的财产来支配,这就是说,集体农庄生产资料公有制造成了集体农庄拥有劳动成果(产品)所有权(私有权),这种劳动成果(产品)所有权(私有权)的存在,正是集体农庄进行商品交换的客观基本前提,而集体农庄主观上又只愿意接受与城市商品的联系,因此,商品生产和商品流通才仍是必要的东西。
简要的说,斯大林认为社会主义苏联存在特种的商品生产,是由于存在两种生产资料公有制,其中集体所有制造成集体农庄拥有劳动成果所有权(私有权)这一商品流通(交换)的基本前提,而集体农庄主观上又只愿意接受与城市商品的联系,商品生产和商品流通才仍是必要的东西。斯大林没有明说的只有一点,就是集体农庄与城市进行商品交换的同时,也就意味着集体农庄承认国家企业同样拥有劳动成果(产品)所有权(私有权),从而国家企业和集体农庄得以作为商品交换者互相对立。
总之,斯大林实质上是认同并运用劳动成果所有权(私有权)是商品流通(交换)基本前提这一马克思主义的观点,来确定社会主义苏联存在特种商品生产的。

3、据《读斯大林<苏联社会主义经济问题>谈话记录》,关于社会主义制度下的商品生产问题,毛泽东评论说,在人民公社的农民有劳动所有权,有土地、以及其他生产资料(种子、工具、水利工程、林木、肥料等)所有权,因此有产品所有权。这表明,毛泽东实际上也认为,劳动所有权、产品所有权(劳动成果所有权),即劳动成果私有权是社会主义社会存在商品生产的原因。

三、简短的结论

总之,马克思主义认为,劳动成果所有权(私有权)是商品流通(交换)的基本前提,斯大林的思路实际上和马克思是相通的,不准确的浓缩造成的斯大林与马克思的“对立”是人为的、虚假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附:

之所以写就此文,是缘于在考察所谓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生产资料公有制转变为资本主义占有的实际情形时,碰到国有企业在生产资料公有制未改变以前如何获得商品交换基本前提的实际问题。现在看来,只要确立劳动成果所有权(私有权)是商品流通(交换)的基本前提,那么,各个国有企业就可以凭借拥有相对独立的劳动成果所有权(私有权)进行商品交换。另外需要说明的一点是:拥有劳动成果所有权(私有权),是商品交换的必要条件,并不是公有制转变为资本主义占有的原因,商品交换的另一个必要条件是由生产力水平决定的,即必须、可能按社会必要劳动时间、价值进行交换。公有制转变为资本主义占有的原因在于把价值规律提升为基本规律,因为把价值规律提升为基本规律就必然要求拥有劳动成果所有权(私有权)和必须、可能按社会必要劳动时间、价值进行交换这两个条件同时具备,然后突破法律,使生产资料成为商品,使商品生产者分化,释放出自由劳动力,然后进一步突破法律,使劳动力成为商品,使公有生产资料私有化。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一个

正文右侧广告一

正文右侧广告二

Ibeacon管理系统诚招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