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讲真理,不要讲面子

要讲真理,不要讲面子

要讲真理,不要讲面子

 

(一九四五年五月九日)

  如果有同志问我,你做了几年组织部长,有什么交代没有?我说有一点。今后我不做这个工作了,彭真同志做这个工作。他问过我,你有什么交代?我说:有多少党员,多少干部,多少党表,多少小册子。这是在少奇同志房子里交代了的。现在不讲这个,讲另外一个交代。我感到我有责任,把我所看到的一点,在这个代表大会上向各位代表讲一讲。同志们研究,看我说得对不对,不对的可以批判,条条可以驳。这七年来我看到一点,就是在我们党内一部分干部中间,有一股骄气。什么是骄气?就是骄傲之气。七年中间我在工作中接触的干部多不多呢?不很多。去过华北没有?去过华中没有?去过大后方没有?都没有。但是,这些地方来延安"朝山进香"的很多,就在这些接触中间,我看到有一种情形,就是许多人喜欢人家说他好,不喜欢人家说他坏。有的人只能升官,不能降级,有功必居,有过必避。有功的时候他一定要居;有过的时候你批评他,他总是想很多道理来解释,其目的就是说明他没有过。人家说功他就舒服,说过就不舒服。我们党内一部分干部中间是有这种倾向的。我再把界限分清楚一下,我们党内干部基本上是好的,还是坏的?基本上是好的。基本上是不是布尔什维克?基本上是布尔什维克,是带有缺点的布尔什维克。我前面讲的那种状况,在党内整风以后和整风以前是不是一样呢?不一样,有变化,整风以后有很大的改进。这种状况还有没有呢?在一部分干部中间还是有的。整风有一部分干部整到了,有一部分没有整到,我说是一部分,不是全部。在这一部分前面我再加上两个字,是"很大"的一部分,并不是一个、两个、三个、四个。这些干部是地方的,还是军队的?我说,都有。地方也有,军队里也有。照我看来,军队里头比地方多些。这是我的看法。有骄气的干部是下级干部,中级干部,还是高级干部呢?都有。下级也有,中级也有,高级也有,大头子也有。下级干部的个人主义,高级干部的个人主义,性质是一样的。但在我看来,两个"包袱"不同。因为下级干部虽然背个人主义这个"包袱",但他只能背那么多。比如当一个连长,他只能背一条被单,两双鞋子,一包牙粉,一把牙刷,身上只有这一点。背那么一点好不好?也不好。但是大干部、大头子,党头、军头,就有大行李。有被子,有褥子,有时候有两条被子,还有毯子。行李担子里,有大行李,也有小行李。所以说高级干部中间,如果有这种倾向,那危险性一定大于下级干部、中级干部。我说的"包袱"是什么性质?是共产主义者的思想里有个人主义的成分。为什么骄傲呢?骄傲并不是没有原因,是有原因的。因为他看到自己有功劳,看到这一点就骄傲起来了。如果他觉得自己毫无功劳,那还有什么可骄傲的呢?骄傲是因为觉得"兄弟有点功劳,可以骄傲"。
  所以我顺便讲一点对功劳和错误的看法。假设你在党的领导下做一点工作,做得还不错,对这个功劳怎样看法?我说这里有三个因素:头一个是人民的力量,第二是党的领导,第三才轮到个人,可不可以把次序倒转一下,第一是个人,第二是党,第三是老百姓?我说不能这样看。为什么不能这样看?人民为什么是第一呢?道理是很清楚的。哪一条英雄好汉要是这样想:"如果我不干革命的话,老百姓一世也不能翻身。如果我不出来的话,老百姓不得了,中国共产党不得了。"我看是错的。这条英雄好汉,死了以后,革命是不是停顿呢?老百姓是不是不革命呢?老百姓还是要革命的,党还是要继续前进的。可见头一条不是英雄好汉,而是人民。第二是党,对党的作用要有足够的估计。比如拿军队来讲,我们的军队也会打败仗,但是打不垮。这一件事我有亲身经验,耳听为虚,目见为实。长征中,五军团行军时天天打仗,打了一百天,看起来不能再打了,手里拿着火把走路,精神很不好,但如果上面决定要打,那任何人都可以丢掉火把照样打,把敌人抵住。被人家俘虏去,还一个一个跑回来。长征时那样苦,谁也不愿意到旁的地方去,还跟着我们。因为这种队伍是共产党的队伍。这种队伍好带也不好带。不好带,是大家都讲革命的道理,来不得强迫命令;好带,是因为大家都觉悟了,每个人都拼着命干,自觉地干。在别的军队里头,一个连长、团长、师长反水,就可以把队伍带走,可是我们的军队不是这样。某个什么长反水,下面的战士可以把他杀了,不跟他去。这样的例子多得很,从前有,现在也有。这是什么力量呢?这是党的力量。共产党到了一个地方,人民就欢迎,老百姓首先问你是不是八路。这是什么意思呢?因为老百姓拥护共产党。他是穷人,他想翻身,打土豪分田地,想"共"一点产,他赞成共产党。这不是个人力量,这是党的力量,党的影响。我们共产党有最低纲领和最高纲领。在内战后期,虽然路线错了,老百姓还是欢迎我们。我这样说不是为那时的错误辩护,而是讲事实。老百姓不说你是教条主义路线,他只看见你是共产主义者、共产党,打土豪分田地,为人民谋利益。这一切证明我们党的力量是伟大的。所以,头一条是人民,第二条是党,第三才是个人。
  个人有没有作用?如果我否定个人的作用,那也是错误的。如果说,个人完全没有作用,那我们现在还拥护毛主席干什么?我说个人有作用,有时还有很大的作用,这是有事实根据的。现在除了极少数反动分子以外,不管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都讲我们的毛主席领导得好。但无论怎样,根本的东西是老百姓,是共产党。如果承认上面的话是对的,那末,一个人做了一个时期的工作,还做得不错,是不是可以说,我的功劳蛮多?这样说法就不适当。应该这样看:在人民的革命要求之下,在党的领导之下,我们适合客观情况,做了工作,错误还不多,工作还马马虎虎。客观情况可以做到十分,你也做到了十分,这种情形很少。客观情况可以做到十分,因为你自己有缺点,只做到八分或六分、五分,这种情形是很多的。那这里头有什么可以骄傲的呢?还有另外一种情况,就是客观情况很好,本来可以做到十分,但是因为自己有错误,成绩一点没有,缺点蛮多,或成绩只有二分、一分,错误有八分、九分,非但无功,过错一大堆,就更不应该骄傲。我们可不可以这样看问题,这样看对不对?对的。我们确实不敢把个人的作用看得过了头,看得太大。
  如果别的同志尊重你,说你的工作做得很好,那就要小心。说你好,你的肩膀不要觉得轻松了,轻松了就要摔交。什么时候容易摔交呢?长征中有这个经验,平常走路生怕跌交,小心得很;如果你以为自己行军从来没有跌交,那就很快要跌交了。所以人家说你好,一定要小心。要想一想我是不是那样好,恐怕没有那样好,应该小心一点。我们中国共产党里有好多这样的例子,觉得个人作用大得很,超过人民,超过党,最后跌下爬不起来。最显著的例子,我看到的有两个人,一个是陈独秀,一个是张国焘。陈老头从前还不是了不起!大革命时公认为党的领袖。张国焘,张主席,在边区做过主席,但是当他离开了老百姓的时候,当他离开了党的时候,一个大钱也不值。前清时候用的是麻钱,后来用的是铜板,他值不值一个铜板呢?不值。他们现在搞什么?陈独秀死了,他搞过取消派反对我们,老百姓不拥护他。陈独秀是不是从前的陈独秀呢?后来的陈独秀和大革命时候的陈独秀是一个人,前后都是陈独秀,以前拥护他做领袖,以后大家都不理他了。张国焘从前是张主席,现在搞特务,有没有人拥护他?拥护他的只有蒋委员长,老百姓不拥护他。他原来的山头大不大?四方面军很大,但他走的时候单枪匹马,干部统统离开他,警卫员也回到了延安,他一个人在清明时节雨纷纷中走了。这件事,可以做我们的教训。个人的作用是有的,不过自己不要估计太大了。任何人离开了人民,离开了党,一件事也做不出来,应该这样估计。我们的功劳是哪里来的?头一件,老百姓要革命。我们是党员,在党的领导下,适合老百姓的要求,做了一点事,如此而已,一点不能骄傲。
  对于犯错误的看法,我觉得除了一个人的立场不正、心术不正以外,犯错误还有其他原因。因为他对客观的事物看错了,所以行动也错了,这是结果。这种情形多得很,过去多,现在多,将来还不知道有多少。人家说"老兄你错了",是不是面孔就要红,就不高兴?有错误当然不好,但只要态度正确,也不要紧。假如你有错误,人家讲了,就请教请教,问一问人家怎样看法,纠正一番,以后可以少犯错误。我们要讲真理,不要讲面子。是什么就是什么,应该怎样就怎样。有的时候你愈要面子,将来就愈要丢脸。只有你不怕丢脸,撕破了面皮,诚心诚意地改正错误,那时候也许还有些面子。共产党员参加革命,丢了一切,准备牺牲性命干革命,还计较什么面子?把面子丢开,讲真理,怎样对于老百姓有利,怎样对于革命有利,就怎样办。我们肩头担负这样重的任务,如果强调讲面子,在讨论问题时,就会不客观,看问题就有个人的角度,有利于他,有利于他的面子,就赞成你的意见;对于他的面子不好看的,便不赞成。如果一切从自己面子的角度出发,讨论问题、看问题搀杂个人得失在里面,立场不正,就不会看得很清楚,不会讲真理,结果一定害人害己。错误就是把客观看错了,结果也错了。例如敌人很强,我们侦察错了,以为很弱,便打了败仗,败仗就是其结果。这种情形不但过去有,将来还有很多,每个人都会有的。
  我为什么在七大的会议上费这么多时间,讲一讲这样的问题?我觉得我有责任,我做了七年组织部长,看到这件事,需要在大会上讲一讲。希望大会的代表审核一番,对不对,对的几分,错的几分,或者全对,或者全错,错了条条可以驳。如果这种情形确实存在,希望大家在这一方面有所改正。现在是一个时机,很重要的时机。毛主席的报告指出了,根据现在的世界大势、中国大势,我们是处在决战的前夜。我们有这样的志向,要解放全中国,使全中国的人民起来,把政权拿在手里。要做这件事,而且马上就要做,开七大就是为了实现这样的任务。现在全党的任务是要增加力量。增加力量的方法很多,有的是扩大解放区,有的是缩小沦陷区。对个人来说,要增加又要减少,增加就是要学习,减少就是要把"包袱"放下,放下"包袱"也是增加力量。这个力量的增加是不可估计的。如果我们的同志都把心摆得非常正,非常实事求是,毫无个人主义,可以抵得十万军队,一百万军队,这是无敌的力量。
  同志们,中国共产党是有军队的党。我们干革命,有地方工作,有军事工作,现在主要是军队工作,武装斗争。军队是拿枪杆子的,它的组织更集中,干部的责任很大,高级干部的责任更大。四万万五千万人能不能翻身解放?解放得早还是迟?少牺牲几十万人还是多牺牲几十万人?全国人民把希望寄托于我们党的身上,把希望寄托于我们的高级干部身上。如果我们搞得好,便胜利得早,人民解放得早。如果搞得不好,四万万五千万人便不能很快解放,革命胜利会推迟多少年,人要多牺牲很多,那我们就对不起老百姓。我们党的工作好坏,决定着中国革命的命运。共产党员,是老百姓派你当代表干革命,老百姓要你领导他们求得解放。我们有这样的责任,不能搞坏,搞坏了不是一个人、几个人的事,而是关系全中国四万万五千万人的得失。我们要兢兢业业,所有坏的东西,一切应该丢的东西,统统丢掉。我们要在老百姓面前,负起责任,如果不是这样做,便没有尽到责任。人们说中国共产党员是中华民族的优秀子孙。是否对人民尽了责任,可以考验谁是优秀子孙,谁是不孝子孙。这个责任摆在我们身上,我们要好好地、兢兢业业地注意这个问题。我重复一句,我们的同志基本上是布尔什维克,基本上是好的共产党员,现在我说的是好中间还有一些缺点,一部分干部有这样的缺点,现在要把缺点改掉。从前内战时期,有一本《为中共更加布尔什维克化而斗争》,那是不好的。我们要把"包袱"丢了,真正为布尔什维克化而斗争,把自己的力量加强,把党的力量加强。
  
  *这是陈云同志在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发言的一部分。在一九四五年六月十九日举行的中国共产党第七届中央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上,陈云同志再次被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同年八月任中央书记处候补书记。
  注释:见《陈云文选》第一卷注释。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一个

正文右侧广告一

正文右侧广告二

Ibeacon管理系统诚招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