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面教员:俄罗斯共产党如何看中国?

反面教员:俄罗斯共产党如何看中国?

俄罗斯共产党如何看中国? 

木春山    来源:木春山微信
 
  最近希望普及一些全球共产党的知识,木叔会不定期的把一些专家学者的有关文章呈现出来,共同讨论。这是国研所汤中超的文章:对中国的伙伴——俄共的介绍。
   在过去的2013年,俄罗斯共产党(以下简称俄共)迎来了自己的二十岁生日。2013年年初,俄共在莫斯科举行了声势浩大的建党二十周年纪念会及党的十五大,标志着这个继承苏共衣钵的年轻政党已迈过弱冠之年。时过境迁,我们该如何认识今天的俄共?本文试图揭开这层神秘的面纱。


   俄共在俄政坛上的地位


   在二十多年的发展历程中,俄共在俄罗斯政坛上的地位发生了重大变化。在俄罗斯独立之初的十年巨变中,俄共经历了从复兴到强盛的转变,在俄杜马中曾长期保持议会第一大党的地位,俄共最高领导人久加诺夫甚至在1996年的俄总统大选中险些压倒叶利钦。
   自2000年普京执政以来,俄共由盛转衰,随后走向平稳发展。随着忠于普京的统一俄罗斯党强势崛起,俄共在俄国家杜马中的地位迅速下降,继而长期低水平地维持着俄议会第二大党的地位,执政前景愈加渺茫。在最近一次俄杜马选举中,俄共得票率为19.20%,远低于统一俄罗斯党的49.29%。同时,俄共的党员数量也从1995年强盛时期的55万人下降到目前的16万人左右。


   俄共及其社会主义观


   经历重建之后,俄共在如何发展社会主义问题与苏共相比发生很大变化。其特点主要表现在:其一,发展路径转向保守。重建之初,俄共逐渐放弃了传统社会主义中的阶级斗争和暴力革命思想,转而认同议会民主道路。其二,坚持 “非建设性反对派立场”。在成为体制内政党后,俄共以对抗现政权为己任,但自身往往又无法提出建设性观点,因而大大限制了自身的发展。
   在2013年俄共十五大报告中,俄共最高领导人久加诺夫延续了“不妥协反对派”的传统,以“即将被摧毁的俄罗斯”为报告第二章的标题,严厉批评了当局的经济政策,同时重审了俄共2008年党纲中规定的基本任务——在吸取苏联经验教训的基础上,建立创新型的“走向21世纪的社会主义”。在俄共看来,重新恢复苏联并非不可能,因为俄国的历史就是在统一和分裂中不断轮换。


   俄罗斯百姓眼中的俄共


   在俄罗斯百姓眼里,俄共往往意味着一个特定的社会群体,这个特定群体就是俄罗斯媒体中常见的“老人党”、“退休者党”。相关调查结果也证实了这一点:俄共党员的平均年龄大约在50-60岁之间,党员群体大多为社会底层生活困难的工人和退休人员。
   事实上,俄共近年来正加大力度发展年青的党员干部,以改变党员队伍结构的老龄化问题。但由于该问题长期存在,俄共的“老人党”形象绝非短期内能够改变。另外,2014年3月25日,俄罗斯列瓦达中心最新的民意调查显示,在俄罗斯最令人讨厌的政治家排行榜上,俄共最高领导人久加诺夫排名第二。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进一步诠释了俄共的公众形象。


   俄共对中国的若干看法


   由于民族主义倾向作祟,俄共对于中俄领土问题的解决仍持有异议。但整体上,俄共对中国的发展道路持认可态度。例如,俄共中央委员会委员、俄国家杜马议员库普佐夫认为,中共创造了决定性的新经济制度。中国的实践证明,社会主义道路是正确的,建设社会主义仍然是大多数人民的理想。俄共主席久加诺夫曾将中国成功的模式归结为:“社会主义+中国民族传统+国家调控的市场+现代化技术和管理”。

   2010年3月24日,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在访俄期间会见了俄共主席久加诺夫。久加诺夫表示,俄共始终视中国共产党为真诚的朋友,为中国共产党带领中国人民取得的伟大成就感到自豪。俄共是俄中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坚定支持者、参与者,愿与中国共产党进一步加强交流合作,继续为推动俄中关系全面深入发展做出不懈努力。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一个

正文右侧广告一

正文右侧广告二

Ibeacon管理系统诚招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