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拥与反看内讧中的左翼何去何从?

从拥与反看内讧中的左翼何去何从?

从拥与反看内讧中的左翼何去何从?

作者:蓝羽

  作者按:当前整个泛左翼中的内讧早已超过一般性或学术性的争论性质,事情朝着严重对立的方向演进。双方均抱定这是一场原则性的斗争,是不可调和的矛盾,且必须立场坚定;爱憎分明;都认为自己是“正确路线”,把对方当做了“错误路线”,所以具体到实践的网络群里则出现了要求大家必须选边站的现象。这就促使广大基层具有一定启蒙的左翼思想的网友们有些茫然失措,争论激烈的程度已经类似敌我矛盾的火星时刻迸发,使得在原来彼此熟悉和并肩多年的同志们之间;“快速选边”成了一种必将要面对的趋势。这给广大的红友以极大的困惑与压力,眼看着对立性质的大分裂似乎不可避免。此种情况下笔者支持该原则性的分还是得分,这是左翼发展的客观规律。只是这个过程来得剧烈动荡,广大红友并没有完全做好思想准备。本文的目的就是帮助红友们客观面对并做好认识上的分辨选择,做到自然而然的“优化”而不是囫囵吞枣似的“分化”,以避免在内杠中过大面积的出现伤及无辜。为说明问题,笔者尽最大努力客观阐述,因此不会涉及具体人,只涉及观点与认识。

  争论焦点

  一个是反习,一个是拥习。

  反习者思想认识根源是从反特色而来,反特色又是从反邓而来,其根本则是反修正主义当权派。因为这个当权派推出的1992年开始的所谓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站在无产阶级立场看的确是反社会主义的,由于时间跨度如此之久,造成两极分化的事实又如此严重,因此完全可以说从改革走向反面的实践具体过程和产生的结果来看其性质是反动的。需要说明的是“改革”这个措施本身并没有错,反习的大多数同志应该对这点是共识的。如果不是修正主义当权,那么改革势必会按照社会主义方向进行。出于这样理论与实践上的深刻认识,反习者把修正主义当权派当做了一切恶行的根源,他们机械地认为西化派(卖国主义)就是修正主义当权派,所以他们致命的弱点就是把精力过于集中批判修正主义而不顾;甚至是忽视西方帝国主义的确存在又正在进行的颠覆。这样的思想认识下,他们中大部分对劳苦大众还是充满了阶级情感,所以机械地把官民矛盾的激化当做了革命的前奏。这是改革走向反面后产生的阶级矛盾对这部分同志产生了有推墙观念的认识,是社会外因积累所至。值得注意的是,这部分许多同志起初都是保党卫国主张的,但是改革走向反面以来修正集团对左翼的弹压与边缘化促使他们对体制内彻底丧失信心,这是导致推墙观念认识的内因。在这种历史背景下,他们对改良主义者趋向于维稳的做法较为反感甚至于仇恨。这里与拥习者在理论上的认识差异是,前者借口买办资本与官僚资本实际上就是修正主义当权派,否认一切改良,片面地主张用无产阶级的革命手段彻底推掉这个打左灯向右走的政治集团。后者认为买办资本与官僚资本前期的确是利益共同体,但后期随着美帝国主义者的渗透颠覆与施压,官僚资本中的特权集团的一部分可能在危机面前所产生的民族主义促使下进行了分化,这个外因导致了买办与官僚两个集团最终在民族主义面前出现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其中一个是要多党分裂洗白自己试图以资本世袭,另一个是要一党统一试图以权力世袭(当然后者打着社会主义、马列毛旗号来实现二者之间的斗争完胜则又是另一回事)。这就使得左派有了反帝卫国主张有了现实基础与历史空间,同时也符合左翼当前实际力量的现实。

  拥习者思想认识根源是拥毛泽东亲手参与缔造的这个党;这个国,共产党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本身没有错。拥派致命的弱点是对修正主义根源性祸害的确没有反派认识深刻,这样导致他们在拥的过程中走上了另一条极端,即为一路高歌的维稳式的拥。历史性的看,中国共产党90多年历史大多数还是正能量历史,不能因为一点发展上的弯路就随着性子来。关键是体制内并没有到彻底撕破脸的时候,一些社会主义关键要素和意识形态似乎仍然存在,重要的是这些仅存的社会主义要素恰恰是抵抗西化渗透颠覆的最有力武器。这就为改良的斗争提供了广阔的空间,关键是此过程能够实现壮大、积蓄和发展自己的力量,最终凝聚形成正确路线,这实际上又是处于“一颗红心两手准备”的较为主动的战略状态。立足于现实条件进行改良的斗争,同时不放弃最后撕破脸而进行的壮大;积蓄和发展的举措。而要实现这一点,最好的办法就是深入抵达与西化派(卖国主义)斗争的最前沿,高举民族主义大旗进行广泛的统战。同时又不失时机的高举马列毛旗帜与浮出水面的修正主义做斗争,从而消化壮大与发展来的力量进行马列毛旗帜的转化,也就是说把发展来的量变进行马列毛旗帜的质变。如此这两个方面的斗争就能实现积蓄与发展自己的战略目的。这样就能使得自己始终处在独立自主的战略位置,联合与斗争的辩证结合终究会让自己赢得主动,有了以小博大的战略空间,也就不会出现幻想依赖修正主义集团左转的风险。换句话说,改良不是为了改良而改良,相反也是为了有可能的最终革命而进行的改良斗争。我认为这是左派立足于现实的;较为稳妥的;所必须的革命步骤,当然有这种认识的在拥派里并非全部。

  对内讧中具体表现的不同看法

  以上阐述只是说明两派分歧产生的历史过程及其认识上的差异,但出发点都是站在无产阶级利益立场。我认为,马列毛理论思想以及理论实践,如果脱离实际中的具体情况;脱离其历史发展过程的把握和国情世情的实际来指导一个政治集团的路线方针,实际上就是胡扯。泛左翼中此现象还是较为普遍,是属于蹒跚学步阶段,这是左翼发展的自然规律,也没什么可以指责的。关键是要逐步成长与成熟,不能在自我陶醉中闭着眼睛或是闭门造车来指导实际上远远很宏大的场面。

  反习者们,笔者要说的是当下最大的实际就是广大普通百姓对习的爱国主义和反腐执政客观上是支持的,是寄予很大期望的,也是得民心的。这个方面讲,不能睁眼说瞎话或者装作没看见,至于是不是百分百布尔维什克则另当别论。因为本届习的执政相对以往是有进步性的,整肃从枪杆子、刀把子、笔杆子、钱袋子逐次推进,不能讲全是作秀。当然这不等于说他就是纯粹的马列毛旗帜者,是脱离于修正集团的左派。但这不妨碍我们对其正确行为的支持,既然整肃上宣扬和执行方面显现如此之多的毛式风格,行为上也不是光说不练,我们为什么不去支持?蒋介石抗日毛泽东不是鼓励与支持吗?难道蒋介石比习还布尔什维克吗?习主张八项,主张整风,主张群众路线,主张反腐,左派不支持叫什么左派?群众支持,我们更应该支持,难道要逆群众去反吗?硬要安上什么阴谋论或是作秀论吗?历史上即便再反动的对立派,毛泽东主席始终把握的是只要其正在作出对人民有利的事情,不管其动机如何,共产党都应当表示欢迎和支持的态度。当然我们也有反对,反对经济市场化、私有化持续扩张,反对资本主义方向的改革,反对意识形态里对阶级斗争理论的阉割。对的支持,错的反对,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这是最基本的常态斗争。当年毛泽东主席的抗日统一战线不正是如此吗?把支持人家正确的东西叫做舔,那么是不是说当年毛泽东支持蒋介石抗日有舔的嫌疑?如果真要说服拥派,应该从如何把握独立性方面进行辩驳就比较客观。时下,有极少数人的确是为反习而反习,对这些人必须要做切割!为反习而反习的政治集团当下就属那些买办资本集团,也就是我们所说的第五纵队,还有一些是体制内已经贪腐堕落的分子。而左翼中有极少数打着左的旗帜从事着反习的几乎是职业化的行为;我认为这些人是当前左翼队伍里急需要识别并需要作出果断切割的。对于一般的认识上走上极端的同志还是希望能够觉悟过来,不光要站在时下,站在目前的左翼,还要站在左翼发展的未来角度,同时需要结合时局的具体情况;具体条件,看清共产主义运动其国内国外的发展历程及其规律,各历史阶段的内外条件来作出较为客观的思考与选择,如能这样抱着宏大与深邃的视角那么才能真正的觉悟与升华。如此就能理解“支持与反对”其实是贯穿于整个斗争过程中的,此一时非彼一时,支持和反对也必将是整个泛左翼为无产阶级利益斗争的基本常态。如果某些同志们还是一味的走极端,不懂得支持与反对之间的辩证法,那么结局必将是被历史抛弃。

  拥派同志们,笔者毫不隐瞒自己的观点认识。“支持逼迫习反帝反腐是目前我认为正确的举措并反对现阶段强势主张的推墙观点”是本人的一贯主张。但笔者的拥可能与某些同志的拥还是有些区别。理论上讲,特色集团实际上还是修正主义当权派,是官僚资产阶级的政治代表,从这个意义上讲,他们是害怕群众觉悟的,更别说会像毛主席那样自觉启发群众的阶级斗争意识从而为广大无产阶级赢得真正的社会主义无产阶级民主。当然这也不妨碍我们去支持本届政府正在从事的有利于人民群众的各领域进行的整肃。然而不得不说明,至少从目前来看,这不代表特色集团是马列毛思想的回归,那些把习比作毛的同志们需要停止这样的幻想;或者是说对这部分幻想还是少一点的好。

  笔者认为促使本届政府这样相对以往的进步性变化,部分原因应该是美帝与其第五纵队渗透颠覆的外因压力促使,从而造成整个局面不整肃就会翻船,不改变粗放式的经济发展模式就会被彻底架空和掏空,会被催生革命,其最终结果就是修正主义、官僚资产阶级统治将会受到威胁。而内因反映在社会上两极分化造成的阶级矛盾已经凸显到难以调和,尤其是其中的官民矛盾在西化力量(卖国主义)的催化下已经朝着政治危机方向演化,演化的结果照样会威胁到修正主义、官僚资产阶级统治。这两个原因才是促使特色集团不得不有所改变、改良的深层原因,也是习执政的有客观需求的基础。当然更不能排除健康力量坚持斗争的作用。尽管实际上这是有所进步性的表现,但笔者相信这是特色集团被动的选择,这届不这样干,下届也会这样干。当然只要干,左派自然持欢迎态度,并在反腐,群众路线,意识形态方面鼎力发声支持!就像蒋介石最终决定全面抗日并不是因为其真正的左转而要支持。但笔者要补充的是,拥并非全拥,拥的原则是正确的有利于人民群众利益的就支持,对于正确的举措我们为何不在群众中亮出自己鲜明的观点?当然我们也要反,反对他们反腐整肃的方式主要还是自上而下,依靠群众还不够。反对他们在整肃战线上不敢亮出阶级斗争的利器,有时甚至可能是为了自身集团利益而不敢真正启迪广大群众的阶级意识。还反对他们对极端右翼的斗争只从点上展开,不敢从面上开展等等。在这里,笔者仅仅代表自己要批评另一种失去独立性的拥,有拥无反照单全是赞歌!批评和揭露一下就说是推墙派,结果看谁都像第五纵队派来的“奸细”,于是造成被扣以汉奸帽子的“冤案”大有集中出现的动向,哪怕是认识多年的并肩战斗过和非常了解的同志都要彼此面对选边站,以至于弄得基层里风声鹤唳,只能高呼“习主席万岁!”,有的甚至把他与毛泽东比肩。这不是个别现象,已经带有普遍性的趋势。不这样做就是推墙派,就是与汉奸一路。这样的帽子使得大家压力甚大,这种拥与极左的极端反是一个道理,都是我党历史上多次出现过的“左”、右倾思想认识上的工作方法。另外,还急需注意观点认识虽然做到了不左不右,但一落实到具体行为就犯“左”、右倾错误的一套,当力克之。

  内讧中的左翼何去何从

  笔者认为拥和反只是手段而不是目的,目的是为回归社会主义。为了这个目的,拥和反是常态斗争方式,只是需要注意的是;拥是拥在什么地方?而绝不是像“追星族”、改良主义那样低层次的拥,反是反在什么地方?而绝不是像极左、极右那样一概都反的反。这样观点鲜明的拥和反的辩证运用才是真正地拥和反。这里实际上仍然是马列毛活灵魂——具体问题具分析原则的运用,即为联合与斗争的辩证法,联合里有拥的成分,斗争里有反的成分。而其中最大的原则就是独立自主凝聚形成正确路线,并为将来面对新情况重建立核心政治组织做准备。独立自主实际上就是把握主动,在动态的政治斗争过程中以小博大,而具体方法仍旧是把自己人搞得多多的。“把自己人搞得多多的”就是说要壮大自己,积蓄自己,发展自己。历史上像陈独秀、王明性质的拥实际上才是真正的“舔”。这样的拥必然失去主动,也就必然丧失斗争也就是反的权力。综合来看笔者认为当下的反派是战略战术上都犯了左倾错误思想的认识与工作方法,其原因既有外因也有内因。而拥派是犯了丧失独立性倾向的右倾错误,严重的是其落实到基层的具体内杠中却又犯了左倾错误的工作方法。因此,左翼在这场内杠中需要重新审视自己并站在左翼发展的大局角度来检阅自己的认识与言行,如此则“何去何从”的问题就会自然摆在了眼前。我认为在时下左翼队伍的分化过程中,当前重点是把极少数极端推墙主义者分离出去,尤其是为反习而反习的极端主义者。当然其中如能有知错就改的,特别是有些影响力的同志还是尽可能的给一些时间和空间以促使其转变,但前提就是停止一切煽动错误性质的推墙观念就可以给予时间。最后我们重新划归起点,正确认识和面对何去何从这个大问题。笔者认为在当前政治环境下,我们应该积极参与一切与西化买办集团(卖国主义)的斗争,积极参与一切对修正主义集团的斗争,要明确告诉民众我们支持什么?怎样支持?反对什么?怎样反对?并在此斗争过程中马不停蹄的加以积蓄、壮大和发展自己,这个是至关重要的。从长远看,这应该是左派应当采取的正确态度,既不漠视正确的举措给予公开的支持,也不袒护错误的主张给予公开的批判。如此才能争取群众从而实现发展自己的目的。一颗红心是必须,两手准备是必然,这是左翼独立性的重要体现,失去独立性的拥我一贯是持反对态度的。这等于把左派的发展大计彻底拱手让于没有信任感的人了,是替修正主义当权派想得太多了,反过来又是替广大民众想得太少了。

总之,左派当前最大的任务是:在和平斗争中,如何在最大的团结共识下,积蓄壮大和发展力量,凝聚形成正确路线,并为将来重建核心政治组织做准备。

(有删改)

 

网友评论:

已有4条评论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一个

正文右侧广告一

正文右侧广告二

Ibeacon管理系统诚招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