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2:江泽民构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

1992:江泽民构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

1992:江泽民构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


罗建军


上世纪90年代初,中国共产党人的确面临着一个“向何处去”的现实课题。社会主义看起来风雨飘摇,苏联于1991年倒台一分为十五,中国也处于四面楚歌之中。国内保守势力逐步占据上风,他们以“捍卫社会主义、防止和平演变”这样的看起来无懈可击、理直气壮的口号,富有激情的宣泄他们的热情,媒体上关于防止和平演变的声浪一浪高过一浪,反对的声音几乎已经销声匿迹。偶尔有几个主张市场经济的声音,立即遭到围攻、批判,估计要是批判再继续两年时间,他们就得作自我检查了。经济特区被指责为“和平演变的温床”,股份制改革试点被指责为私有化潜行,企业承包被指责为瓦解公有制经济,引进外资被指责为甘愿做外国资产阶级的附庸。江泽民也感受到了压力,有人向他建议,要一边抓经济建设,一边抓防止和平演变,被江泽民拒绝,他认为只有经济建设一个中心,反和平演变也在“四项基本原则”里有了具体体现,没有必要单独提出来。

  一、皇甫平系列文章引发争议

1991年1月28日至2月18日,小平同志到上海过春节。与以前几次过春节不同,这一次他视察工厂、参观企业,在新锦江饭店旋转餐厅,听取有关浦东开发的汇报,发表了一系列深化改革的讲话。他强调说:改革开放还要讲,我们的党还要讲几十年。会有不同意见,光我一个人讲还不够,我们党要讲话,要讲几十年。

  3月2日,皇甫平的第二篇文章《改革开放要有新思路》发表。这篇文章的点睛之笔,是指出90年代改革的新思路在于发展市场经济。文章传达了小平同志视察上海时的讲话精神:“计划和市场只是资源配置的两种手段和形式,而不是划分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标志,资本主义有计划,社会主义也有市场。”并批评“有些同志总是习惯把计划经济等同于社会主义,把市场经济等同于资本主义,认为在市场调节背后必然隐藏着资本主义的幽灵”。

  3月22日,第三篇文章《扩大开放的意识要更强些》发表。这第三篇文章见报后,把一场风波的“导火索”给点燃了。一些人的攻击开始升级,他们歪曲文章原意,然后上纲上线质问“改革开放可以不问姓‘社’姓‘资’吗?”语句也尖锐起来。有人气势汹汹地责问:“主张改革不问姓社姓资的作者,你自己究竟姓社还是姓资?”等于宣布“皇甫平”是“资产阶级自由化分子”了。

  第四篇文章《改革开放需要大批德才兼备的干部》强调改革开放需要大批勇于思考、勇于探索、勇于创新的闯将,要破格提拔对经济体制改革有进取精神的干部。这实际上是透露了小平同志关于人事组织的思想,这是小平同志要从组织人事上保证推进改革开放的公示。

  在1991年5月间,当时已有不少报纸杂志集中火力批判皇甫平文章,这时北京一大报发表《建造反和平演变的钢铁长城》评论员文章,全国大多数报纸都转载了。   10月,一位大人物来上海视察,在干部会上公然指责“皇甫平”文章影响很坏,党内外的思想给搞乱了,好不容易刚把大家的思想统一到“计划经济为主,市场调节为辅”的提法上来,现在又冒出一个“市场经济”,说什么“计划和市场不是划分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标志”,这不是又把人们的思想搞乱了吗?颇有戏剧性的是,11月份又有一位中央领导同志来上海视察,他在干部会上却讲了与那位大人物不同调门的话:“不解放思想,很多事情先带框框、先定性、先戴帽,这就很难办。不要还没有生小孩,还不知道是男是女,就先起名字。”

到下半年事情有了转机。江泽民同志在1991年7月1日庆祝中国共产党建党70周年大会上发表重要讲话,讲了一大段改革开放,其中阐述了邓小平同志关于不要把计划和市场作为社会主义、资本主义标志的思想。9月1日,江泽民同志又下令将第二天就要见报的一家大报社论中有关“要问姓社姓资”的句子删去,而这篇社论的摘要恰恰突出了这个内容,已在头一天晚上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中播发了出去,第二天见报却没有了,使中央机关报一篇社论出现两个不同版本,这在党的新闻史上是绝无仅有的,在海外新闻媒体中引起强烈反响。但9月底,在中央工作会议上,江泽民同志严厉批评一家大报引用他在纪念鲁迅大会上的讲话时作出断章取义的错误编排,这些都表明了江泽民同志的鲜明态度。

  二、邓小平南巡推动改革开放深入开展

   1992年1月18日至2月21日,邓小平南巡武昌、深圳、珠海、上海等地,发表了重要讲话。邓小平强调,改革开放的胆子要大一些,敢于试验,看准了的,就大胆地试,大胆地闯。他说,没有一点闯的精神,没有一点“冒”的精神,没有一股气呀,劲呀,就走不出一条好路,一条新路,就干不出新事业。恐怕再有30年的时间,我们才会形成一整套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制度,在这个制度下的方针、政策,也将更加定型化。他说,改革开放迈不开步子,不敢闯,说到底就是怕资本主义的东西多了,走了资本主义道路。要害是姓“资”还是姓“社”的问题。判断的标准,应该主要看是否有利于发展社会主义社会的生产力,是否有利于增强社会主义国家的综合国力,是否有利于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

邓小平说,有的人认为,多一分外资,就多一分资本主义,“三资”企业多了,就是资本主义的东西多了,就是发展了资本主义,这些人连基本常识都没。邓小平明确提出,计划多一点还是市场多一点,不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计划经济不等于社会主义,资本主义也有计划;市场经济不等于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也有市场,计划和市场都是经济手段。

邓小平还说,我国的经济发展,总要力争隔几年上一个台阶,当然不是鼓励不切实际的高速度,还是要扎扎实实,讲求效益,稳步协调地发展。比如广东,要上几个台阶,力争用20年的时间赶上亚洲“四小龙”。江苏、上海等地也可以发展更快一点。邓小平进而指出,经济发展得快一点,必须依靠科技和教育。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要提倡科学,靠科学才有希望。

三、江泽民关键时刻做出了关键决策

在当时乃至现在很多人看来,当时推动改革的最大动力来自邓小平。这个看法也许是不错的,邓小平对于改革的推动力确实很大。但是人们也许忘记了,很多人明明知道皇甫平发表的文章直接来自邓小平讲话的原意,却还要发表对立的批判文章。邓小平虽然发表了南方谈话,但是他自己却要求不要宣传,作为一个政治家,他明白作为一个已经退休的人发挥过大的影响,本身不是非常合适。如果不是别人开这个口子,邓小平是绝对不会大张旗鼓的宣传自己的,而毫无疑问的是,开这个口子的人正是江泽民。

在极左派和改革派已经进行了激烈甚至是白热化的较量的时候,如果不是江泽民那么坚定而又富有政治智慧的推进改革开放,而是稍微迟疑的话,改革的大好机遇必将丧失。人民也没有注意到,邓小平本人虽然提出可以搞市场经济,但是从来没有提建立市场经济体制,而这两者的差别非常大。人民看到江泽民打出了一面邓小平的大旗,目光都锁定在旗帜上面,但其实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扛旗的旗手的作用也非常重要,甚至更加重要。绝大部分人只只会津津乐道的宣传皇甫平的文章,只会议论邓小平南方谈话的花絮。他们不知道到底什么是扭转乾坤的力量,他们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力量使得社会舆论发生了180度的大转弯。可以肯定的说,大张旗鼓的宣传邓小平的南方谈话,是经过精心策划的一场活动,是一场大的政治运动和政治宣示,其全部目的是为了推进改革开放的深入。

主导这一切的毫无疑问是江泽民,他抓住了一次难得的机遇,或者是人为创造了一次机遇。2月28日,中共中央将邓小平在南方视察中的重要谈话向全党传达。3月,中央政治局召开全会,完全赞同邓小平同志的重要谈话。6月,江泽民在中央党校发表讲话,提出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这个概念。这是中国领导人首次表示要将中国的改革引向市场经济之途。由此开始,中国改革又驶入快车道。

四、十四大决定建立市场经济体制

十四大正式确立中国将建立市场经济体制。1992年10月,中共十四大在北京召开,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作大会报告。报告指出,实践的发展和认识的深化,要求我们明确提出,我国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是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以利于进一步解放和发展生产力。我们要建立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就是要使市场在社会主义国家宏观调控下对资源配置起基础性作用,使经济活动遵循价值规律的要求,适应供求关系的变化;通过价格杠杆和竞争机制的功能,把资源配置到效益较好的环节中去,并给企业以压力和动力,实现优胜劣汰;运用市场对各种经济信号反应比较灵敏的优点,促进生产和需求的及时协调。同时也要看到市场有其自身的弱点和消极方面,必须加强和改善国家对经济的宏观调控。我们要大力发展全国的统一市场,进一步扩大市场的作用,并依据客观规律的要求,运用好经济政策、经济法规、计划指导和必要的行政管理,引导市场健康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是同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结合在一起的。在所有制结构上,以公有制包括全民所有制和集体所有制经济为主体,个体经济、私营经济、外资经济为补充,多种经济成分长期共同发展,不同经济成分还可以自愿实行多种形式的联合经营。国有企业、集体企业和其他企业都进入市场,通过平等竞争发挥国有企业的主导作用。在分配制度上,以按劳分配为主体,其他分配方式为补充,兼顾效率与公平。

中共十四届三次全会具体描绘了中国的市场经济体制蓝图。中国共产党第十四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于1993年11月在北京举行。全会由中央政治局主持,中央委员会总书记江泽民同志作了重要讲话。全会审议并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决定》共五十条,分十个部分:一、我国经济体制改革面临的新形势和新任务;二、转换国有企业经营机制,建立现代企业制度;三、培育和发展市场体系;四、转变政府职能,建立健全宏观经济调控体系;五、建立合理的个人收入分配和社会保障制度;六、深化农村经济体制改革;七、深化对外经济体制改革,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八、进一步改革科技体制和教育体制;九、加强法律制度建设;十、加强和改善党的领导,为本世纪末初步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而奋斗。全会认为,《决定》把党的十四大确定的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和基本原则加以系统化、具体化,是我国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总体规划,是九十年代进行经济体制改革的行动纲领,必将对我国的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产生重大而深远的影响。我们要紧紧抓住国内国际的有利时机,加快建立社会市场经济体制的进程,实现国民经济持续、快速、健康的发展。
  全会指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是同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结合在一起的。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就是要使市场在国家宏观调控下对资源配置起基础性作用。为实现这个目标,必须坚持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经济成份共同发展的方针,进一步转换国有企业经营机制,建立适应市场经济要求,产权清晰、权责明确、政企分开、管理科学的现代企业制度;建立全国统一开放的市场体系,实现城乡市场紧密结合,国内市场与国际市场相互衔接,促进资源的优化配置;转变政府管理经济的职能,建立以间接手段为主的完善的宏观调控体系,保证国民经济的健康运行;建立以按劳分配为主体,效率优先、兼顾公平的收入分配制度,鼓励一部分地区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走共同富裕的道路;建立多层次的社会保障制度,为城乡居民提供同我国国情相适应的社会保障,促进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这些主要环节相互联系又相互制约,构成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基本框架。当前要紧紧抓住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市场体系和金融、财税、计划、投资、外贸等重点领域的改革,制定具体方案,采取实际步骤,取得新的突破。

五、十四大以后中国的改革模式和以前有着根本区别

十四大以前,那个时候流行的是摸着石头过河,中央给一点政策,建立经济特区,让地方自己去搞,“杀开一条血路”。整个国家、社会都知道要改革开放,但是具体怎么改革、怎么开放,没有一个明确的认识,从中央到地方,都是在摸索中前行。从十四大开始,中国的改革开放告别了摸着石头过河、各地分别搞试点的那种粗放模式,进入了整体设计、全面规划、分阶段实施的有计划、有步骤的改革开放阶段,其主要标志是十四大报告和十四届三中全会决议,这个决议比较全面、系统的规划了建立怎么样的市场经济体制,要开展什么改革、怎么改革。从这个意义来讲,十四大是对以往改革的总结,是中国历史也是世界历史上一次巨大的系统改革,其规模之巨、难度之大、情况之复杂,堪称前无古人,后面有没有来者,目前还不知道。按照我们目前流行的说法,应该叫做“顶层设计”,江泽民关于“市场经济体制”的构想是一次顶层设计。

 

 

网友评论:

已有2条评论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一个

正文右侧广告一

正文右侧广告二

Ibeacon管理系统诚招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