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人对内外形势估判有误,市场化、私有化的问题暴露

领导人对内外形势估判有误,市场化、私有化的问题暴露

领导人对内外形势估判有误,市场化、私有化的问题暴露

(原题:我对国家未来既乐观又忧虑)

何新     2013年

  

  请求记者出去。我想讲的一些话目前不希望记者发表。

  我先送给本组的各位委员三本书。有两本书是我对隐藏在西方经济政治和宗教体系幕后的一个神秘核心组织共济会的揭露和研究。还有一本是关于近代西方人伪造一个莫须有古希腊文明作为西方文明的母本的问题。供大家参考。

  中共18大确立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新的中央领导集体,我衷心拥护。

  但是毋庸讳言,新的中央领导核心所面对的是近20年来最为错综复杂的内外形势。这种错综复杂性,包括政治的、经济的、国际关系的,以及意识形态和文化背景等诸多方面。

  我是多届委员,从七届二次会议到现在,除了第十届不是,我担任政协委员五届了。但我一直是孤立分子。第九届时候,我反对当时推行的大规模下岗,国企改制私有化政策,被免职一届。所以从大局着眼,我很少公开讲话。党的十八大胜利召开。中央建立新的领导集体。我认为国家前景光明,大有希望。但是我也对未来深怀忧虑。我为国家未来十年可能面临的复杂内外变局担忧。习主席鼓励政协委员讲真话,所以我今天再讲一点点真心话。

  我们中国人应该看到,由于文化背景和意识形态的隔膜,中国人一直对世界很无知,在许多深层方面,至今仍然并不了解西方。许多中国人不了解世界上有一个有权势人物密集存在的秘密组织叫“共济会”,以为这只是一个莫须有的魔幻故事和神话。

  当今世界处在大变革的前夜,处在形成新的全球格局和秩序的前夜。

  2008年以来的全球金融危机深不见底,影响覆盖全球,不知会持续多少年。说中国一枝独秀就是误判。说世界形势主流是和平与发展也是误判。近两年国际形势似乎突变,南海资源问题,钓鱼岛问题,缅甸问题,朝鲜问题,中印边境问题,都可能引发局部战争甚至引发由于国际干涉导致的总体战争。其实这些问题由来已久,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我对政府工作报告有看法。我又要唱点反调。当前我国经济处在发生危险的边缘。许多群众不满。群体事件不断。老百姓有许多意见,我实时收集了一下政府工作报告直播时的网络评论,在比较自由开放的公开论坛上,尽管不断被删除,但是负面的声音远远大过正面的评论。

  我的基本看法是领导人对当前中国面临的内外形势的真相以及问题形成的原因估判有误。特别是这五年,是形式主义严重的五年。在深化改革的口号下,一直强力推行的市场改革政策,面对诸多重大现实问题,本届政府无作为、假作为。因此,五年前没有暴露的问题,现在都在陆续暴露。未来新一届政府很不好干。而当前中国与世界都可能面临重大变局。搞不好,未来十年会面临内外危乱之局。

  有人说,通过三十年的改革和积累,近年国家外汇储备充足,国家有相当经济实力,国家机器的强大也能够在一定条件下维持社会基本稳定。还有人乐观预测,到2020年中国GDP达到多少,2050年GDP达到多少,这些屁话可听可不听。问题是那时候的中国和世界是不是还会是现在这个样子?过去的十年、二十多年已经发生了多大的变化?当时的世界第二超级大国苏联今天还存在吗?

  如果考虑到未来内外变局纷繁,存在诸多变数和难以预测的因素,包括:目前通货膨胀形势非常严峻(远远高于官方估计),社会中下层生计存在困难的人数在不断增加;城乡中存在巨大的失业、无业以及不稳定短期就业的人口(失业人数被严重低估);近五年来发生网络舆论革命,社会舆论被互联网上来自内外神秘政治力量的无形之手操纵和左右。

  传统的舆论和媒体掌控方式在新媒体时代已经失效(电影《雷锋》收看率近乎零就是实例)。加之官府中政治腐败严重,导致民众中充满对党和国家不信任以及失望、抱怨的情绪。边疆分裂势力活动十分猖獗。以钓鱼岛、朝鲜为诱饵,存在爆发战争的可能性,等等。以上诸多不利、不稳定的因素,均有极大可能导致在未来的5——10年间爆发不测事件,从而改变中国历史的走向。对此不可掉以轻心。

  我非共产党人,有一个话本来不应当由我说。但我个人认为,当今在政治上最严重的问题甚至并非腐败问题,而是党不管党,政府不治国的问题。

  这个问题发生的根源是由于两个因素:第一是近年来不恰当地强调党政分家,党不理政。第二是政治改革的方向被错误理念和舆论所误导和绑架。

  一讲政改,就讲一人一票,讲民选官。说透点,这不是为了民选官,而是为了民选党。

  有人说中共现在只是执政党。这其实是一个别有用心的命题,是偷换概念,但是被津津乐道。美国的民主党、共和党是执政党,它们随时可以下台。但是共产党不仅是执政党。共产党是开国的党,建国的党,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共产党建的。

  执政党可以轮换,可以随时下台,不会导致国体的改变,不会发生国家基本政治制度的改变。但是如果共产党下台,那意味着国体的改变,宪法的改变,国家全部基本政治经济制度的改变。是会发生天下大乱的变动。

  西方为什么执政党和总统换来换去能保持社会不乱?因为西方基本制度中有一个共济会核心联盟的存在。这个核心联盟的高端是家族世袭,极为稳定,有一种贵族王室与银行世家传承千年不变的制度。但是发展中国家没有这个。

  中国共产党是现今中国基本制度的核心,没有这个核心,放任玩什么民选官,中国必会大乱。我不是中共党员,也不是官员,我就要退休了。但就是这么一个现实。

  现在自由派所鼓吹的所谓“政治改革”,所有说教归结于一点,其实无非就是劝说共产党准备主动退出中国政治舞台,劝说共产党交出执政权力和军队(这是“军队国家化”论的实质),然后把政权交给所谓公民们的选票——“还政于民”,通过选票把权力交给大陆的“民进党”——民主党、自由党或其他新政党。

  所谓的军队国家化,实质无非就是共产党把军委撤销,交出军队。所以政改问题的最终实质就是,你共产党究竟要不要交权?要不要交出军队,交出国家?

  当今所有问题,环境问题,腐败问题,人口问题,转基因问题,根本问题就是党的失职,政府的失职,党不管党,政府不理政。恰恰不是政府工作报告中所说的政府职能转换不够,不是政府应当进一步退出市场。为什么政府面对诸多重大复杂的具体国民经济问题放手不管?包括食品安全卫生问题、空气污染问题,饮水污染和毒化问题,野蛮拆迁问题,城管横暴执法问题,也包括大量的富人、贪官外逃,资产外流几千亿问题,以及物价飞涨的问题,等等——这些这么严重的问题多年来一直搞得民怨沸腾,可就是没人过问,没人去管。

  执政者天天讲政府放弃职能不要介入市场,而要把这些问题的解决统统交给市场——市场能解决吗?解决得了吗?市场的原则就是优胜劣败,两极分化。唯金钱至上,利润第一。所以才发生这些问题。让市场发展自发解决这些问题,不是饮鸩止渴吗?这些问题不是发展中的问题,而是决策者世局判断有误,对发展方向和道路选择有误的问题。继续这样走下去,必将把中国引向一条危乱之路。

  我认为,当前的迫切问题是亟需整顿国内经济秩序,重新选择经济发展道路,统筹国内经济全局,梳理、解决严峻的现实经济问题和改善民生问题,着力要解决目前物价上涨过快、农民工失业多和从业就业难,以稳定人心、安抚社会的问题。

  我呼吁新政府坚决放弃过去十年来以房地产作为国民经济主干拉动GDP的错误政策,切实面对和解决下层百姓哀哀求告导致生存困难的那些民生问题——这些现实问题极其复杂棘手,不是通过抽象的制度改革和职能转变就能够解决的问题。这是一些年以来决策、政策和发展方针失误的问题,是多年积累的问题,无法通过什么政改或私有化方案解决。

  最后我想讲的一点意见是,注意近二十年来的智能化电脑革命及其相关科学技术的革命,正在改变世界文化,正在改变社会制度的组织形态,改变世界的经济和政治。其意义怎么估计都不过分。而目前中国人,包括领导方面,对此认识非常不足。最重要的一点是,电脑智能化技术的革命,已经使得全球新秩序,全球金融及经济政治一体化成为可能。旧式的民族国家视野已经不够。当今围绕中国问题发生的所有重大经济政治和文化问题都具有全球性意义。

  其实世界上一直有一只看不见的手,一个注视着一切的眼睛,它控制着诺贝尔奖,控制着联合国及国际组织,制约着西方大国政府。它影响着世界秩序和世界未来。这就是国际体系。中国的发展和强盛对世界体系构成挑战。为了应对这种全球化挑战,中国也必须寻找和制订一套自己的全球化战略。

  我并不认为中国应当与世界体系直接、立即相对抗。事实上,中国与那些主导世界的金融大亨过去多年也一直存在合作关系。当今的世界市场基本上完全被金融体所控制,中国不可能遗世独立彻底摆脱出来。但是应当是既斗争,又合作。如非万不得已,也应当尽量避免发生激烈的对抗和战争。

  但是,多年来世界金融体系势力用多种方法渗透进中国。输入软件,输入经济政治改革方案,让中国进入陷阱。譬如,近年喊得很响的所谓“反垄断”就是一个糊弄中国人的欺世之谈。全世界的资源市场、金融市场都早已被跨国托拉斯、康采恩(例如高盛和摩根集团)所垄断,控制着世界的大部分金融体系、企业体系、认证体系甚至意识形态控制体系——世界五百强都是垄断的托拉斯集团。为什么他们的枪手却只攻击中国的国企搞垄断?无非就是为了拆散中国的国有大型经济体,让他们的托拉斯进来控制中国经济。

  还有设置汇率陷阱,让热钱滚滚流入流出中国,以加剧中国的国内通货膨胀——这些举措后面都有深远的战略意图。中国人在走向世界、融入世界的时候,首先应当看清楚这个世界,看清楚面前打交道的真正对手究竟是谁。这是我不能不说的。

  我就讲到这里,也许所说都是谬论,那就立此存照吧。谢谢各位。

(有删改)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一个

正文右侧广告一

正文右侧广告二

Ibeacon管理系统诚招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