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布尔什维克:为什么新自由主义市场化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市场取向实际上差不多

新布尔什维克:为什么新自由主义市场化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市场取向实际上差不多

为什么新自由主义市场化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市场取向实际上差不多

新布尔什维克


《求是》2016/10发表赵振华执笔的《决不能用新自由主义解构改革》一文,对“有人认为,我国经济体制改革方向与新自由主义所主张的市场化一致,由此得出结论,中国的改革 就是按照新由主义模式推进的”的观点进行了驳斥,认为“我国经济体制改革是市场取向的,但却与新自由主义所主张的市场化有着天壤之别。我国经济体制改革,以马克思主义 为指导而不是以别的什么主义为指导,目标是建立充满活力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而不是其他什么市场经济体制”。我们认为,该文及执笔者坚持改革是“不断推动社会主义制 度自我完善和发展,而不是对社会主义制度改弦易张”的初衷,值得称赞,但是,该文及执笔者对新自由主义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关系,对新自由主义市场化和社会主义市场经 济市场取向的关系的认识是模糊的,是不正确的。新自由主义市场化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市场取向并不是“有着天壤之别”,而是实际上差不多。为什么这样说呢?
首先,从理论上看,我们知道,商品生产的基本规律是价值规律,即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基本规律是价值规律,新自由主义的市场化,无非就是要求经济活动遵循价值规律这一基 本规律。价值规律虽是客观存在,但人们看不见、摸不着、抓不住。它只能通过市场、市场机制发挥作用,市场和市场机制是价值规律籍以发挥作用的通行形式和方式,二者关系 是内在本质和表象形式之间的关系而已。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市场取向又是什么意思呢?无非就是“通过市场配置资源”、使市场对资源配置起基础性、决定性作用等,无非也是使价值规律成为基本规律。政府充当“守夜 人”角色也好,“更好发挥政府作用”也罢,不但本身没有动摇价值规律作为基本规律地位的意思,事实上也动摇不了价值规律作为基本规律的地位。
所谓“通过市场配置资源”、使市场对资源配置起基础性、决定性作用等是什么意思呢?这就像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所指出的,所谓等量劳动可以互相交换的意思只有一个, 那就是价值规律。因为价值规律虽是客观存在,但人们看不见、摸不着、抓不住。它只能通过市场、市场机制发挥作用,市场和市场机制、通过市场配置资源是价值规律籍以发挥 作用的通行形式和方式,二者关系是内在本质和表象形式之间的关系,所以,“通过市场配置资源”、使市场对资源配置起基础性、决定性作用等就是使价值规律成为基本规律, 政府充当“守夜人”角色也好,“更好发挥政府作用”也罢,不但本身没有动摇价值规律作为基本规律地位的意思,事实上也动摇不了价值规律作为基本规律的地位。也决不会存 在什么第二种价值规律,因为宏观调控、“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决不可能改造、创造、制定政治经济学规律。
既然新自由主义市场化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市场取向都要求经济活动遵循同一规律,那么,怎么能说新自由主义市场化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市场取向“有着天壤之别”呢?
而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早已出,把价值规律提升为基本规律,就必然使公社瓦解,使资本主义复活,今天的实践,证明了恩格斯天才的预见。
从实践上看,该文及执笔者不同意“也有人认为,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大力发展个体经济、私营经济、外资经济,就是新自由主义所主张的私有化”的观点,认为“固然,改革开放 以来,我国非公有制经济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发展了起来,但我国大力发展非公有制经济与新自由主义主张的彻底私有化有本质区别”“与新自由主义主张的全盘私有化是两回事 ”“我国发展多种经济成分的基本前提是大力发展公有制经济,不断增强国有经济活力、控制力、影响力”,但是,我们认为,首先,对基本经济制度的承诺性表述,不能代替对 承诺的实证性证明,权威文本对公有制为主体的表述只是对基本经济制度构建的政治承诺,它并不能代替对现实构建的实证考察和学术探究。而且事实上,该文及执笔者也不得不 承认“改革开放近40年来,我国公有制经济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虽然出现了下降”,而该文及执笔者公有制经济“总量迅速扩大,质量持续提升,特别是国有经济的活力、控制力 、核心竞争力明显增强”的论点明显缺乏实证性证明。
实际上,虽然目前没有权威部门的权威数据(我们认为这是权威部门的失职),但是,很多学术界根据有关数据得出的研究结果证明,公有制主体地位早已动摇。限于篇幅,我们 在此仅举一例:据2014年12月16日发布的全国第三次经济普查数据,2013年末,全国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按登记注册类型分组的企业法人单位共有820.8万个。其中,内资企业占 97.5%,港、澳、台商投资企业占1.2%,外商投资企业占1.3%。在内资企业中,国有企业占全部企业法人单位总数的1.4%,集体企业占1.6%,私营企业占68.3%;其余的是具 有混合经济性质的股份合作企业、联营企业、有限责任公司、股份有限公司和其他企业等。这些混合所有制经济的企业,本可根据公有资本控股还是私有资本控股,划分它们的所 有制基本性质,但是在公布的数据中没有做划分。即使如此,也仍可从上述企业个数的占比中看出,国有企业和集体企业数量明显地低于私营企业。从全国企业法人单位实收资本
占比的角度看,据国家统计局已经公布的我国第二、第三产业的企业法人单位实收资本的所有制结构数据,公有制企业的实收资本(包括在股份制企业中的国有、集体资本)到 2008年末已下降到50%以下。而从企业从业人员占比的角度看,国家统计局公布了2013年末全国第二、第三产业的企业法人单位从业人员的所有制结构,共有九个行业的有关数据, 其中私有制企业法人单位的从业人员在各行业占总人数的比重都明显超过了50%,并在人数最多的工业行业达64.4%;而公有制企业的从业人员所占的比重却普遍很低,其中国有 企业的从业人员除在“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占比达到27.5%之外,在其余公布数据的八个行业,只有两个行业分别占9.1%和9.2%,一个行业占6.3%,五个行业占比仅在4.7%和 3.1%之间;在九个行业中,集体企业的从业人员的占比只在3.4%和0.19%之间,股份合作企业的从业人员占比在1%和0.16%之间。在这些行业中,即使把统计规定的公、私企业之外 的“股份制企业、其他企业”,都算作公有制企业,公有制企业的从业人员仍然明显低于私有制企业。这九个行业从业人员人数占工商经济领域从业人员的91.5%,因而从业人员的 所有制结构可以代表整个第二、第三产业。不言而喻,国有企业的有关数量占比低到如此程度,显然已跌破了我国宪法关于公有制占主体地位、国有经济是国民经济主导力量的底 线(《在深化改革中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何干强)。——这还是没有考虑国企日益国家资本主义化的数据。
由上观之,怎么能断言“我国大力发展非公有制经济与新自由主义主张的彻底私有化有本质区别”“与新自由主义主张的全盘私有化是两回事”呢?
我们认为,实践并不能证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下“我国大力发展非公有制经济与新自由主义主张的彻底私有化有本质区别”“与新自由主义主张的全盘私有化是两回事”,当然, 这也不是说“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大力发展个体经济、私营经济、外资经济,就是新自由主义所主张的私有化”,因为,实践表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下的私有化和新自由主义的私 有化虽然没有本质区别,但也存在着并非完全微不足道的区别。我们认为,两者的区别仅仅在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下的私有化是市场经济掩盖、倒逼下的私有化,而新自由主义 的私有化是赤裸裸的私有化。
最后,我们有如下问题:如果说修正主义是资产阶级的助手,那么,能否说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取向是新自由主义市场化的尾巴呢?能否说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新自由主义的尾巴呢 ?

网友评论:

已有1条评论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一个

正文右侧广告一

正文右侧广告二

Ibeacon管理系统诚招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