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职责和市场作用的正确区分——学习习近平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四次会议重要讲话

政府职责和市场作用的正确区分——学习习近平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四次会议重要讲话

政府职责和市场作用的正确区分——学习习近平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四次会议重要讲话

新布尔什维克

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四次会议时发表重要讲话指出,要正确区分政府职责和市场作用,凡是市场能做的政府要创造条件引导民间资本进入,支持各类市场主体以多种形式参与项目实施并获取收益。(据新华社北京12月21日电)
我们认为,习近平同志这个讲话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指导意义,根据这一讲话精神,应该对“发挥市场对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的提法进行修正和补充。
我们认为,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为正确区分政府职责和市场作用提供了指导。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认为,社会经济的发展,由经济规律支配。任何企图离开经济规律而要主导经济发展的,必然头破血流。所谓市场作用,这就像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所指出的,所谓等量劳动可以互相交换的意思只有一个,那就是价值规律。因为价值规律虽是客观存在,但人们看不见、摸不着、抓不住。它只能通过市场、市场机制发挥作用,市场和市场机制、通过市场配置资源是价值规律籍以发挥作用的通行形式和方式,二者关系是内在本质和表象形式之间的关系,当然,区别于简单商品经济的是,在市场经济里,价值规律通过生产价格来表现和实现其作用。因此,市场作用实质上就是用价值规律。
那么,价值规律、市场作用在社会主义社会的地位是怎样的呢?经典马克思主义认为,价值规律是商品经济的基本规律,因此,凡是存在商品经济、商品生产、商品交换的地方,就应该发挥价值规律、市场作用。经典马克思主义同时认为,由于社会主义社会生产资料公有制主体地位的确立,全民所有制企业生产的生产资料、劳动力不是商品,因此,商品经济、商品生产、商品交换被限制在其他所有制经济生产的生产资料和消费资料的生产和交换,以及全民所有制经济生产的部分消费资料的生产和交换中。这样,可以清楚地看到,价值规律、市场作用被限制在其他所有制经济生产的生产资料和消费资料的生产和交换,以及全民所有制经济生产的部分消费资料的生产和交换中。

社会主义社会政府职责(政府作用、国家、计划、宏观调控)又是什么具体含义呢?
马克思主义认为,政府职责(政府作用、国家、计划、宏观调控)有一个历史发展过程。进入现代、社会化大生产时代后,政府职责(政府作用、国家、计划、宏观调控)形成了两种形式,一种是市场经济(从商品经济发展过程角度来看,市场经济以生产价格的形成为标志)中建立在价值规律之上的政府职责(政府作用、国家、计划、宏观调控),一种是计划经济(有计划商品经济、有商品的计划经济)中建立在有计划按比例发展规律之上的政府职责(政府作用、国家、计划、宏观调控)。
历史上,先出现的是市场经济中的政府职责(政府作用、国家、计划、宏观调控)。我们知道,价值规律是市场经济的基本规律,在市场经济中,不管是企业,还是政府、国家计划,都是建立在价值规律之上的,至于政府、国家作用更是建立在价值规律之上。这主要表现在政府职责(政府作用、国家、计划、宏观调控)是以市场对资源配置起基础性作用、或决定性作用为先决条件。而政府职责(政府作用、国家、计划、宏观调控)的地位,在西方,最初叫政府做“守夜人”,在现代,叫凯恩斯主义;在中国,标准的说法似乎开始是“在国家宏观调控下发挥市场对资源配置的基础性作用”,后来叫“发挥市场对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总之,古今中外,政府职责(政府作用、国家、计划、宏观调控)都是以保证、促进市场作用(价值规律)为已任的,这种政府职责(政府作用、国家、计划、宏观调控)在本质上无法消除生产的无政府主义状态和资本主义自由竞争。
人类社会开天辟地进入社会主义后,由于生产资料公有制的确立,建立了与之相适应的经济运行形式——计划经济(有计划商品经济、有商品的计划经济), 政府职责(政府作用、国家、计划、宏观调控)从此建立在有计划按比例发展规律之上,这种作用虽然没有完全充分正确地发挥,但在历史上创造过辉煌。这种政府职责(政府作用、国家、计划、宏观调控)在本质上消除了生产的无政府主义状态和资本主义自由竞争。
由于生产力的发展,由于生产资料所有制的改变,由于新的经济运行形式的出现,政府职责(政府作用、国家、计划、宏观调控)必然从建立在价值规律之上转变为建立在有计划按比例发展规律之上,这是政府职责(政府作用、国家、计划、宏观调控)的前进方向。如果不是在这种意义上强调发挥政府职责(政府作用、国家、计划、宏观调控),那么,除非是一种暂时的策略,否则就是开历史的倒车。
更具体地来看,在马克思主义的经典理论中,社会主义生产是有计划的,计划性或计划调节是社会主义经济的本质特征。在《资本论》中,马克思指出:“设想有一个自由人的联合体,他们用公共的生产资料进行劳动,并且自觉地把他们许多个人劳动力当作一个社会劳动力来使用。”在《反杜林论》中,恩格斯指出:“一旦社会占有了生产资料,商品生产就将被消除,而产品对生产者的统治也将随之消除。社会生产内部的无政府状态将为有计划的自觉的组织所代替。”“这是人类从必然王国进入自由王国的飞跃。”以经典作家的上述理论为依据,并结合当时的实际情况,社会主义制度形成了最初的经济体制模式即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模式。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对于巩固新生的社会主义制度和进行快速的大规模的工业化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其历史贡献不容抹杀。但事实证明,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存在政企不分、忽视商品生产和市场作用等弊端,严重束缚了生产力的发展。
但是,计划性对于社会主义来说却不是可有可无的东西,而是公有制经济的本质属性之一。这是因为,在公有制中全体社会成员是生产资料的共同主人,社会生产的目的是为了满足他们共同的利益,但是如果没有社会的统一计划而任凭追求各自利益的经济主体之间盲目进行市场竞争,则不仅不能实现社会的共同利益,还有可能使社会主义公有制蜕化为集团所有制,最后被私有制的汪洋大海所淹没。因此,公有制经济的发展不可能建立在自发市场的基础上,而必须依靠集体理性或社会的计划作为自己的实现形式。或许有人会说,资本主义国家也有国家干预,有的资本主义国家甚至还实施过经济计划,因此计划性并不是社会主义的本质。但是,资本主义国家对经济的干预是以私有制为基础的,始终面临着一个无法解决的矛盾:如果国家干预程度过轻,则难以解决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所固有的失业、经济危机和贫富分化等严重问题;如果国家干预程度过重,则会损害私有制神圣不可侵犯的原则,损害资本主义经济的活力。市场失控与政府失效交织,是资本主义基本矛盾发展不可避免的后果。事实一再证明,以私有制为基础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不可能实行真正有效的计划调节,诚如马克思早就指出的那样,“资产阶级社会的症结正是在于,对生产自始就不存在有意识的调节”,对社会生产过程的任何有意识的社会监督和调节,都被说成是侵犯资本家的财产权、自由和自决的“独创性”。而在公有制条件下,全部生产的联系是“作为由他们的集体的理性所把握、从而受这种理性支配的规律来使生产过程服从于他们的共同的控制”。这种对社会生产共同的控制就是社会主义经济中计划性的本质所在,社会主义国家的政府职责(政府作用、国家、计划、宏观调控),就是以这种计划性为基础的,它与资本主义经济中的国家干预存在着本质区别。
社会主义国家政府职责(政府作用、国家、计划、宏观调控)的主要依据不是所谓的市场失控,而是生产资料的公有制以及在此基础上产生的有计划按比例发展规律。无论存不存在所谓的市场失控,只要公有制占主体地位,国家作为生产资料公共所有权和社会公共利益的总代表,都需要并且能够在全社会的范围内按照社会需要有计划地调节社会再生产过程,合理地配置社会资源。社会主义国家政府职责(政府作用、国家、计划、宏观调控)的主要目标不是保持总量的短期均衡,为市场机制的运行创造宏观条件,而是从经济社会发展的全局和长远利益出发制定和实施正确的经济发展战略,统筹兼顾各方面的重大比例关系,促进经济社会的持续稳定发展,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社会主义国家计划调节的手段不局限于间接的需求管理,即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还包括许多由国家直接掌握和实施的调节手段,如制订发展计划、协调区域关系、创建战略性产业、监管国有资金、投资基础设施、推动科技创新、调整产业结构、调节收入分配等。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正确区分政府职责和市场作用,就是要认识清楚市场作用和政府职责的基础,摆正市场作用和政府职责的位置。一言以蔽之,市场作用的基础是价值规律,政府职责的基础是有计划按比例发展规律。经典马克思主义认为二者的地位是:社会主义社会对生产起调节(决定)作用的是有计划按比例规律,价值规律对生产起影响作用。毛泽东同志形象地称为:计划第一,价格第二。

马克思主义认为,对于商品交换和计划外商品生产,社会主义社会要进行指导。这是由社会主义社会可以、应该自觉利用价值规律决定的。很明显,我们不但要在制定计划时自觉利用价值规律,在商品交换和计划外商品生产中也要自觉利用价值规律。具体的作法可以是这样:制定、发布计划外商品生产指标,制定、发布指导性商品价格、制定、发布增加利润、提高利润率指标等。这些指标、指导性价格虽然不具有约束性,但总的来说,由于这些指标、指导性价格是由相对掌握更多信息的各级政府制定、发布的,因此,自愿遵循这些指标、指导性价格,对商品交换和计划外商品生产是有利的。此外,这些指标、指导性价格还会有其他的作用,比如,有了指导性价格后,对于显失公平的交易,至少就有一个比较确定的判断标准。
我们认为,习近平同志指出“凡是市场能做的政府要创造条件引导民间资本进入,支持各类市场主体以多种形式参与项目实施并获取收益”,这是符合上述指导商品生产的相关理论的。
另外,在政府职责和市场作用的相互关系上,把市场对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扩展到非生产、非交换领域,甚至扩展到一切领域的作法是不值一驳的、荒谬的,因此,我们在这里不进行深 入的分析,仅举一例说明,比如,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指出:“有的领域如国防建设,就是政府起决定性作用。”(《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五次会议上的讲话》,习近平,2014年3月14日)

通过正确区分政府职责和市场作用,我们建议,“发挥市场对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的提法,应该修正和补充为:发挥市场对商品生产、交换中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一个

正文右侧广告一

正文右侧广告二

Ibeacon管理系统诚招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