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无产阶级2017宣言:我们的理想是改变全社会!

中国新无产阶级2017宣言:我们的理想是改变全社会!

中国新无产阶级2017宣言:我们的理想是改变全社会!

作者:微工汇

 

  一个幽灵,工人阶级的幽灵,在中国飘荡。为了对这个幽灵进行全面的围剿,资产阶级的官员、企业家、学者、媒体联合起来了,他们共同高呼“劳工成本太高了”,“工人保护的太好了”,现在到了反击工人斗争最关键的时候了。

  2016年,“去产能”、“降成本”这些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的关键词,迅速转化成了物质的力量,与工人们打了一次次的遭遇战。北方钢铁煤矿的国企工人、南方制造业的农民工,一南一北、一重一轻,跨越了外资、民资和国资的界限,组成了一幅苦难与奋斗的宣传画,横亘在长江黄河的上空。

  动荡不安:产业大变化 劳工任人摆布

  2006年以来,广东产业转型、升级的新闻越来越多,想必广大的工友们也越来能感受到,企业搬厂、机器人给我们的工作带来了更大的动荡,近两年,舆论普遍认为大规模的倒闭潮、减薪潮、失业潮即将到来!

  在工业区里面,知名的大厂逐步搬迁、取而代之的是更多的小厂,不按劳动法,招临时工的现象也普遍起来,工厂违法势力急剧抬头,工人就业更没有保障,争夺搬迁补偿的斗争风潮跌宕。

  2016年11月10日,广州索尼4000名员工因不满工厂偷偷卖给欧菲光,发起了为期两周的罢工,要求公布相关信息并买断工龄,事后遭地方警察镇压并抓捕维权工人,最终只得到了每人最多1000元的经济补偿。这是日资企业撤离中国浪潮中中国工人最新斗争案例,也是珠三角产业大动荡的最新表现,工人联合再遭破坏!

  更早一点,2016年5月开始,零售行业的巨头沃尔玛为了削减成本向一线员工开刀,掀起了强推综合工时制的浪潮,要求在每周不超过40小时的工作总量下,灵活分配每天的工作时间,为表达对综合工时制的不满,沃尔玛多家门店的工人等先后发起了罢工抵制活动。此外,运输行业如铁路工人也面临着捆绑工资制度导致分配上的严重不公,工人工资明升暗降。

  主流媒体把近年来的产业大动荡归结为“劳工成本太高”,企业不得不规避成本转而寻找新的投资方向、新地区、改变分配制度和管理方式,这是赤裸裸的为资本家辩护,可有人去关注工人的待遇和利益如何保障吗。

  近年来的产业大变迁,是资本家寻找更廉价的工人、剥削控制工人的戏法而已,是资产阶级对工人阶级发起的一场无声的斗争。

  目前,工人的工资只是维持自己不至于饿死的水平而已,工资名义上的上涨只不过意味着物价的上涨,如果没有工人持续的斗争,工人连养活自己都成问题。

  中国各行业的急剧变化,使得工人不得不接受更低工资,加上经济危机的雾霾笼罩,中国工人面临的形势更为严峻。

  罪魁祸首:生产过剩  工人深受其害

  资本主义的盲目生产,不是为了满足人的需要,而是为了迎合资本家的利润需求,巨大的生产能力被制造了出来,早已超出了资产阶级的掌控。本来可以成为改善工人阶级生活条件的物质,却由于工人阶级的贫穷,成为了社会的负担。

  正如马克思所言:资产阶级的关系已经太狭窄了,再容纳不了它本身所造成的财富了。——资产阶级一方面不得不消灭大量生产力,另一方面夺取新的市场,更加彻底地利用旧的市场。

  去产能作为经济政策的重中之重,对于那些生产过剩行业的资本家而言,是资本的兼并重组,而对于工人而言,则是生活的危机。

  以钢铁行业为例,2016年9月宝钢吞并武钢,被称为钢铁行业最大规模的兼并重组事件,也标志着钢铁行业去产能迈出了实质性进展,两者合并后,规模将超过河北钢铁,拥有超过6000万吨的粗钢产量,跃居为中国第一、全球第二,新的钢铁巨无霸再次形成,也为中国资本在世界市场上纵横捭阖尽情扩张做了充分的准备。

  可对于工人而言,下岗后的前途未卜,政府拿出来的所谓就业安置补贴,又能解决多少问题呢?

  东北三省作为中国经济曾经的骄傲,经历了40年的改革开放,深陷巨额的债务危机和社会危机。

  2016年年初,双鸭山几千矿工走上街头,抗议黑龙江省长陆昊“睁眼说瞎话”,要求补发近年来拖欠的工资和社保,原来在这年的两会上,省长陆昊公然宣称:“龙煤井下职工8万人,到现在为止,没有少发一个月工资,没有减一分收入。”实际上呢?龙煤集团从2013年开始面临巨额亏损,旗下的双鸭山矿业集团从2014年起就开始拖欠工资,2014年压两个月工资,2015年压5个月工资,部分工人只能领到一般的薪水,导致生活困窘。

  煤矿工人铤而走险的行动吸引了全世界的关注,他们自己也经历一次盛大的团结斗争,不论结果如何,他们在中国的历史上都有着重大的意义,共产党宣言这样讲到:工人有时也得到胜利,但这种胜利只是暂时的。他们斗争的真正成果并不是直接取得的成功,而是工人的越来越扩大的联合。

  挖煤的暴利时代也过去了,官僚和资本家捞一把就走了,工人并没有因此富足起来,还要遭受危机带来的就业、雾霾和生存问题,过去的生产不得不停止了,工人们如果不去寻找新的工作,继续为资本家赚钱,就只能饿死。

  产能过剩不只遍布在钢铁、煤炭等资源型行业,制造业也都普遍的过剩了,我们所熟悉的电子产品、家居用品、服装乃至汽车,都已经严重过剩了。

  2016年,环保风暴由北向南席卷中国,“去产能”又多了一个环保的正义旗帜,12月份环保督察组来到广东,掀起了一股中小企业倒闭、工人提前放假的浪潮,中山、佛山、番禺等地一片哀鸿遍野。

  他们所谓的环保,不过是为资本的兼并重组服务,为大资本有序的剥削中国工人,进一步有序的进军全世界服务,人民的呼声又一次被利用,工人阶级的利益一贯的被忽视。

  工人阶级日日夜夜地生产着商品,也无法满足资产者毫无止境的贪欲,带给社会的满是混乱和荒唐。但资本家的利润不断摊薄却还在硬挺,工人拼命干活却永远只能给自己带来勉强糊口的工资。

  兴风作浪:金融乱象  工人何处安家?

  房地产市场今年又一次火爆了,甚至火爆的程度超过政府的忍耐限度。房子是火了,但工人阶级的住房问题有谁关心呢?

  一边是大量房子卖不出去,另一边是数亿打工者蜷缩在狭隘的城中村;一边是开发商大发横财,另一边的建筑工人却屡屡跳楼讨薪。这样绝妙的讽刺每一天都在发生和增长着,可为什么会这样呢,简单来讲,是因为房市、股市等金融投机活动全面挤压了工人阶级的生存空间,一小撮金融贵族垄断了绝大部分社会财富,掌控者中国的政治和经济大权。

  金融资本的投机活动,也挤压了产业资本的利润空间,引起了产业资本的不满。2016年,华为将搬离深圳、玻璃大王曹德旺投资美国建厂等消息,一经发出便引发了社会热炒。

  2016年年初,任正非炮轰楼市,抱怨房子太多太贵了,没有工业用地了,会让工业企业难以发展,不久之后,一篇《不要让华为跑了》的文章刷屏网络,表达对房地产挤压制造业的不满;就连最近火起来的曹德旺,除了抱怨税收太高之外,也表示对虚拟经济的极大不满:他认为中国“虚拟经济”过火了,福耀玻璃从来没想去做金融、房地产。

  现实中,产业资本家对金融资本的批评,很容易引起工人的同情。但事实上,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的相互攻击,不过是资产阶级的内部矛盾,只不过是利润分配多少的问题,在对待工人的问题上,他们谁都不会心慈手软。金融资本对产业资本利润的挤压,最终不过是转嫁给了工人。

  工友们应该都能感受到,工厂的利润空间越小,老板对工人的压榨往往就越厉害,就是这个道理。工厂的老板和他所雇佣的打手,是对我们的直接压迫者,而金融资本则是间接的压迫者,但金融资本对我们压迫则可能更深,他们在我们身上赚取的利润远远多余工厂老板。

  金融资本对工人的压榨,不止于生产领域,还延伸到消费领域,住房问题便是最大的体现。在金融资本家眼里,住房不是供人居住的场所,而是供他们赚取暴利的手段,而地方政府为了自己的利益,也参与推动了房市的火爆。

  生产过剩是社会危机的罪魁祸首,工人是这场危机里面的最大受害者,金融贵族们则火上浇油,通过股市、楼市等投机活动大肆搜刮全民的财富,让广大的工人阶级更加一贫如洗,甚至债务累累。

  时代逆袭:纵使贫困交加  也要战斗不息

  2016年3月,广东发布了一则重大消息:未来两年,广东最低工资标准将不再上调,这意味着2008年以来,广东工资连续上涨的趋势面临停滞。

  同在3月份,为了给企业减负,上海、广东、天津、云南、甘肃、福建厦门等地纷纷出台新政,不同程度地降低企业缴纳部分的社保费率,为企业减负大开方便之门。

  为了支撑起资本的帝国大厦,工人总是成为被开刀的对象,给经济减负,其实就是牺牲工人利益,给资本家让利,我们打工者做出的牺牲已经很多很多了,难道还要继续任人宰割下去吗?

  工人阶级正在经历的愤怒和行动告诉我们:在产业大动荡、资本大逐鹿的背景下,越来越多的工人会迅速地团结起来、觉悟起来、组织起来,建立更加坚实的工人团结,争取更大的胜利!

  不管是养老保险也好,还是失业金也罢,这些都只能解一时之需,况且中国工人连这些基本的保障都很难拿到了。对于很多工友来讲,回家寻找出路就成为了首选。

  12月18日晚,央视《新闻联播》报道了当年小岗村大包干带头人严金昌,把自家 10多亩土地流转给种植大户,这一举动被认为是小岗村农民继包产到户后又进行集中流转的历史性改变。对于经营农业的资本家而言,这无疑是大好的消息,但是对农民工而言,这意味着土地将越来越远。

  农村土地和住宅,一直是维系农民工往返于城乡之间的纽带。在国家政策的推动下,土地将出租给大农户和农业资本家,农民将被“赶”上城镇的楼房,农村的住宅则逐步被政府以社保优惠等方式给回收。

  似乎不同于传统的无产者,农民还没有一无所有,还能从土地上获得每年一两千的土地租金,但我们也仅仅比彻底的无产者多了每年一两千的收入。土地离我们远去,农村也将离我们远去,伴随远去的还有农民的身份,土地对农民的最后的保障。

  从此,农民工不再是“农民工”了,他们有了新的身份,工人,无产者。

  农民的身份,是对农民工的一种保障;农民的身份,同时也是一种束缚,他给人创造了一种假象——被老板欺负了,别难过,莫悲伤,至少我们还有土地,不用跟老板较真儿,换个老板,赚点零花钱回家娶媳妇,生孩子,养老。于是,工人团结无时无刻的瓦解着。

  但阶级意识也不断的增长起来,毕竟老板是没有不黑的,实践的教训教育着每一个人。2016年,搬厂争取赔偿的斗争多了起来,工人的斗争技巧和团结程度也加强了。

  当每一个工人都接受了罢工和斗争的训练,认清了天下乌鸦一般黑的现实,领教到了国家暴力机关的是非不分,那么这种更广泛的团结一旦起来,工人将爆发出更大的力量。

  那时,争取工人的个人权益算什么,我们的理想是改变全社会。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一个

正文右侧广告一

正文右侧广告二

Ibeacon管理系统诚招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