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红卫兵迟来40年的忏悔——写在周总理的祭日

一个红卫兵迟来40年的忏悔——写在周总理的祭日

一个红卫兵迟来40年的忏悔——写在周总理的祭日

作者:牧夫 


走啦

走在四十年前

那个飘着小雪花的日子

您走啦

在人民最需要您的时候

   走

       啦

您走得多么不是时候

可瘦骨嶙峋的您

还是丢下我们

丢下您未完的征程

走啦

带着委屈

带着焦虑

带着满腹的心事

走一一啦

 

悲恸的一月十一日

在风中

天安门

新华门

半降的国旗

低垂呜咽

把一颗颗心

染得更加沉痛

在雪中

青翠的松柏

枝头一片洁白

臂上的黑纱

胸前的白花

哀思如潮涌

百万肃穆的男女老少

在暮色将要来临的百里长街

自觉地站立在

飘着雪花刺骨的风中

向着灵车将要开来的东方

静静的等着

等着为您送行

 

来了

缓缓的灵车来了

我们把帽子摘下

含着满腹忧愁的悲

向灵车鞠躬致敬

去了

灵车缓缓地去了

目送雪花中

缓缓西去的灵车

再也抑制不住的泪

无声得流下

这含霜的玉珠愈加的晶莹

一个大妈晕倒在地

向着灵车驶去的背影

泣不成声

让我替您去吧

让我替您去吧

撕裂的胸膛里悲火熊熊

让我替您去吧

那是一群少先队员

满面泪痕痛哭的童声

让我替您去吧

一位满头银发

痛彻着心扉的老兵

让我替您去吧

百里长街

悲声天恸

让我替您去吧

这是亿万人民共同的心声

 

潮涌的泪打湿了我的前胸

胸前的那朵小白花

被飘落的雪花放大着

寄托着

对您的崇敬

灵车已经过去很久

百里长街

送您的百万男女老少

代表着中华八亿姐妹弟兄

还在苦等

苦等灵车的再次到来

送您最后一程

 

六部口

百万苦等的男女老少中的我

也在六部口的长安街边等着

等着灵车再次地到来

那时的您

已经化为了一盒骨灰

从此

再也听不到

您爽朗的笑声

再也见不到

您气度九霄的雍容

只能

只能把我们的哀思

寄托在骨灰盒里

那是中华腾飞的魂灵

 

忽然间

热泪又涌来

这泪是为您再次地洒下

也是为我那颗不安

愧疚无知的心痛

 

六部口的不远处

就是高高的红墙

红墙里

有您

日夜为国为民操劳的西花厅

如今人去厅空

雪落松柏

海棠依旧

花落飘零

 

十年前的那个清晨

您乘车急匆匆地离开西花厅

在人民大会堂的东门

用您日渐消瘦的身躯

挡住了就要涌进去的红卫兵

我也是那群红卫兵的一员

高呼着造反的口号

跟着要闯进去揪斗陈老总

十八个小时滴水未进的您

对我们苦苦相劝

严厉批评

造反有理的我们

正如黄河的烈脉

岂能如绵羊的顺从

不知谁一声高喊:

你是最大的保皇头子

跟着又是一阵阵口号

要把您打倒

更把您的话

当做刚吹过去的风

您紧皱着双眉

痛苦地

将受了伤的那只手臂

缓缓地抬起捂着左前胸

怎知道那时的您

正犯着心脏病

你们要揪斗陈毅同志

除非你们从我的身上踏过

钢铁般的坚定

字字泰山

句句洪钟

……

 

气温急剧上升的热浪

将北京推向狂热的巅峰

工人体育场

吼声震天

红旗猎猎

十万红卫兵

密密层层

批斗老帅们和王光美的大会

在王关戚歇斯底里的叫喊声中进行

在那十万红卫兵的面孔里

也可见我的身影

胀着周身的热血

拳头高高的举起

跟着无数次的狂呼

打倒

打倒

打倒……

把无限的忠诚沸腾

一只只破鞋

穿成的一个硕大的项链

挂在

共和国主席夫人王光美的脖颈

毒辣辣的太阳烤着大地

痛苦的表情

在喷气式的姿态里受着酷刑

突然妖声响起:

红卫兵小将们

我向你们

致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敬礼

主席台上

与女皇紧邻的您

把愤怒深深地压在心底

被践踏的宪法

在您的心底哭泣

您苍白的脸上

放大着无奈的苦痛

您不畏红卫兵的怒火

不畏女皇的淫威

在滔滔的红海洋中

您质问红卫兵:

这就是文化大革命的目的吗

你们可以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

但你们

不应该进行肉体的摧残

以此来嘲弄

您的话音未落

炮打您的口号响彻太空:

你究竟是哪个阶级的代言人

我是代表党中央讲话

您如那高山的青松

谁知道那时的您

为解决两派红卫兵的问题

已经四天四夜未合眼

那怕能休息一秒钟

手拿红宝书的我

也无限忠诚地举着臂

跟着体育场十万人的沸腾

……

 

来啦

灵车缓缓地来啦

长安街的华灯

为灵车点亮了前行的路程

六部口的我

再也无法抑制潮涌的眼泪

在零下十二度的寒风里

任脸上结了一层薄薄的冰

心如刀割一般的痛

这眼泪的洒下

是为我

十年前的愚昧无知

被煽动的莽撞冲动

如果

如果不给您添那么多的乱

您就可以多休息几秒钟

您热爱的新中国的后代

竟然将您打倒炮轰

您为国家操碎了心

您为人民尽忠诚

我们的无知

使您心力交瘁

我们的愚昧

使您癌变加重

您本可以为国为民健康地活着

带领我们

奋斗在四个现代化的路程

正是我们的愚味无知

才有了今晚

为您送行的亿万人民群众

您走啦

我就是罪恶的凶手,

您走啦

我就是你膀胱癌变的帮凶

我为我的无知忏悔

我为我的愚昧愤怒

最应该去的是我

我多想把自己撕碎

在十八层地狱下向你请罪,

让太阳的光炙烤着我

我丑恶的魂灵

……

 

来啦

灵车缓缓地来啦

泪水啊模糊了我们的眼睛

从此

再也看不到

您乘敞篷车紧跟着毛主席

在长安街检阅我们的身影

从此

再也听不到

您的谆谆教导

穿越长空朗朗的笑声

此时此刻

呜咽的神州大地

亿万双泪眼

正向望着天安门

向望着北京城

 

灵车缓缓地远去

已不见了影子

但我们不忍离去

迎着飘落的雪

在刺骨的风中

我们知道

灵车

向东

向东


作者简介:郭建中,笔名牧夫,出版过散文集《文明的碎片》、评论集《藏家有话》等。散文、小说在《中国作家》、《中华散文》、《散文百家》、《莽原》等杂志发表。二00二年,组织策化了由全国双拥领导小组主办,总政治部、民政部、中国文联协办的《首届全国双拥书画艺术展》。曾为《中国老年报-书画专刋》主编。现任《中国小康建设研究会-文化委员会》理事。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一个

正文右侧广告一

正文右侧广告二

Ibeacon管理系统诚招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