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左:改革开放以来对毛泽东“政治挂帅”的根本否定和错误理解

极左:改革开放以来对毛泽东“政治挂帅”的根本否定和错误理解

改革开放以来对毛泽东“政治挂帅”的根本否定和错误理解

作者:郝贵生   来源:红歌会网

毛泽东去世以后,特别是华国锋的“两个凡是”被批判以后,毛泽东的继续革命理论及其实践活动特别是文化大革命遭到彻底否定。毛泽东的“政治挂帅”思想自然也被彻底否定。据笔者了解,否定毛泽东“政治挂帅”思想的表现和理由主要是:

第一,认为社会主义时期党的中心任务已经不是阶级斗争和政治斗争,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谁战胜谁的问题已经基本解决。社会主义时期的阶级已经消灭,阶级斗争尽管还存在,在一定条件下还会激化,但总体趋势是越来越缓和,阶级矛盾已经不是主要矛盾。社会主义时期的主要矛盾是不断增长的人民群众的物质文化需要与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党的中心任务应该从阶级斗争转移到经济建设方面来。而“政治挂帅”的直接含义还是强调阶级斗争为纲。因此,“政治挂帅”的口号应该被否定和抛弃。

第二,把文革及其以前一切社会现象、特别是“左”的倾向,对“政治挂帅”的“左”的理解、林彪的所谓“突出政治”思想造成的一切恶果统统归结为毛泽东的“阶级斗争为纲”和“政治挂帅”本身。改革开放以来的实践就是对毛泽东的“政治挂帅”思想继续丑化、歪曲、污蔑的过程,也是同其远离、抛弃、决裂甚至对着干的过程。例如:

(1)香港“凤凰网”2006年9月29日《“政治挂帅”阻碍中国发展》一文指出:“得意于计划经济体制的‘政治挂帅’,早就应该遭到彻底的清算。因为它不仅能扭曲人的灵魂,践踏人的尊严,导致举国公民的创新能力集体萎缩,还能极大地破坏生产力,严重地阻滞社会文明的进步与发展。”

在笔者接触的一些百姓中,有些人认为自己吃够了‘政治挂帅’的苦头,纷纷抱怨说,要不是当年被没完没了的政治运动、政治学习,耽误了大好时光,他们也不会忙活了大半辈子,只学会了喊革命口号……如今连个独立混饭吃的本事都没有。某媒体报道一位文革初当时只有十二岁的一残疾人说,他那时正在上小学五年级,文革一爆发就上不成课了,每天不是写大字报,就是与大哥哥们一起四处造反,他的一只手就是在红卫兵组织的相互武斗中被人打残的。

(2)《中国青年报》2009年8月18日刊登《透视中国式婚姻60年嬗变:从政治挂帅到我的婚姻我做主》一文指出:“在政治挂帅的年代里,信仰和阶级成分成为婚姻的主导力量。这个时代的婚姻标签赫然写着‘革命’二字,聚和散都是为了‘革命’。相识是‘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走到一起来’,结婚是为了更好地‘斗私批修’、积极参加阶级斗争。经组织批准后,新人们可以去拍流行的结婚照了。手握红宝书,心向红太阳,一脸浩然正气,是当时最标准的结婚照。再领一张写满语录的结婚证,办一场向毛主席鞠躬宣誓的婚礼,一对革命夫妻终于建立起一个革命家庭。

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中国大地,也吹醒了中国人的婚姻观。主动追求幸福婚姻的步伐越迈越大了。1981年,《市场报》刊登了‘新中国第一则征婚启事’,征婚启事从此成为未婚男女主动出击的重要平台,并催生了婚介产业的蓬勃发展。择偶标准迅速更替。1977年国家恢复高考制度后,知识得到莫大崇拜,‘天之骄子’的大学生成为上世纪80年代初择偶的理想对象。‘爱好文学’是当时征婚启事上的热词。但随着经济因素对婚姻影响的日益加大,人们的择偶观逐渐由理想主义走向务实。上世纪80年代初,结婚时有‘三转一响’(自行车、缝纫机、手表、录音机)已叫人羡慕,到了中后期,得备齐‘三大件’(电视、冰箱、洗衣机)才叫体面。人心都有过好日子的渴求,职业、家境成为择偶时的重要因子。‘国营’不嫁‘集体’,‘大集体’不嫁‘二集体’,城里残疾小伙儿能娶农村大美人的等级顺序,迅速被市场经济冲垮了。个体户这个多年上不了台面的职业,在80年代中后期的征婚市场上炙手可热。爱情不再神圣至上了。电视速配的出现和风靡让爱情变成了一种快餐式的游戏。性则渐渐成为公开的话题。1993年,中国第一家性用品店在北京开业。未婚同居虽然‘非法’,但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偷尝禁果’已经势不可当。对自由的极度追求和对西方性开放的误读,攻破了中国人固守多年的从一而终观念。婚外情甚至‘包二奶’开始滋生,家庭暴力出现,离婚率随GDP攀升,固若金汤的中国婚姻不得不直面开放带来的种种危机。社会学家说,目前农村的离婚率甚至已经超过了城市。”

(3)署名为“佚名”的人2007年6月26日在自己的博客上发表一文《从政治挂帅到个性感悟作文体流变映射时代风云》指出,1977年恢复高考,作文题目都是政治挂帅型如“我在这战斗的一年里”、“在抓纲治国的日子里”、“宏伟的目标鼓舞着我”、“每当我唱起东方红”等,后又经过“家国天下型”(如1982年“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道德拷问型”(如1998年坚韧—我追求的品格”)、“中性思辨型”(如2000年“答案是丰富多彩的”)到“个性感悟型”(如1999年“假如记忆可以移植”等、2006年天津“愿景”、北京“符号”等

美国《世界日报》2009年6月11日发表评论中国高考文章,题目为《高考作文无政治挂帅之意是进步》。

(4)2009年9月1日出版的《瞭望新闻周刊》刊登署名“张迁”的文章“母语教材60年:从政治挂帅到人性追问”,指出大跃进和文革时期,中国社会的政治狂热体现在中小学语文教材中。1978年后的30年,语文教材的课本内容总的趋势是在逐步增加“人性、心灵美”的东西,这不但是语文教材的选择,也是民族生存条件的投影。

(5)2009年3月18日香港《大公报》发表署名“马浩亮”的文章《全力为经济服务,中国外交“政治挂帅”降旗》指出,中国外交部长杨洁篪在一年一度的两会记者会上,讲得最多的都与经济有关。他说,在中国今年的外交工作中,占第一位的是要抓住‘一条主线’那就是全力为确保国内经济平稳较快发展服务。文中评论说:“从周恩来时代开始,中国的外交一直是‘政治挂帅’。此番‘国内经济’上了外长记者会的‘头条’。实属少见。”“事实上,此前中国领导人的‘正月外交’,也已经透漏出中国外交‘经济挂帅’的思路。”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一个

正文右侧广告一

正文右侧广告二

Ibeacon管理系统诚招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