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摆脱生产的盲目性?——市场经济条件下精准扶贫的心病

如何摆脱生产的盲目性?——市场经济条件下精准扶贫的心病

如何摆脱生产的盲目性?——市场经济条件下精准扶贫的心病

作者: 梁孝 

精准扶贫是今年两会中的热点话题之一。

说起精准扶贫,不由得想起前几天的两则新闻。

2017年3月2,搜狐新闻报道。2月28日中午,周至县终南镇千家湾村,68岁的菜农张建文用电动车拉了100公斤菠菜,到富仁蔬菜批发市场去卖。张建文大半天也没有等来买主,只好找菜贩子说好话,最终以每公斤0.26元的价格成交。张建文揣着钱回来,给还在菜地挖菜的老伴一说价钱,老伴顿时忍不住流下眼泪。老两口种了1亩多地的菠菜,从去年10月播种到现在,成本投入已超过400多元,没想到收获时菠菜价格一路下跌,近期批发价最低到每公斤0.4元,因为雇不起工人收菜,张建文和老伴天刚亮就到地里收菜,一直忙到中午,忍着腰酸背痛挖了100公斤菜,没想到只卖了26元。

据3月5日西安新闻网报道。菜农流泪的消息迅速传播,被在外地工作的周至籍“西安好人”巩坤注意到,3月2日,巩坤联系到周至义工服务中心主任王成和当地自媒体周至老碗会,共同策划发起了“义买千斤菠菜送环卫工”志愿服务活动,活动得到众多爱心人士的参与支持,短短4个小时,他们就通过微信圈收到2500余元爱心认购款。

这是两则读起来令人五味杂陈的新闻。

在今年两会中,关于精准扶贫,不少代表们提出了自己的意见,比如产业扶贫、教育扶贫、要反“假脱贫”、利用“互联网+”落实“精准”、利用商业保险减轻基层财政压力、要私营企业参与扶贫等等。这些观点各有所见,也有一定的启发,但是,我国精准扶贫政策,或者说扶贫攻坚战面临的一个普遍性的问题,却几乎没有提及,这就是农民生产的盲目性、无序性问题,以及由此带来的应对市场风险的能力问题。

菜农流泪,100公斤菠菜只卖28元,辛苦半天,有可能成本都收不回来,凸显出的就是这个问题。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扶贫政策有一个巨大的转变,就是从单纯救济转向产业扶贫。中国有句老话,“救急救不了穷”。仅仅是接受救济,只是救急,杯水车薪,摆脱不了贫困。贫困者要脱贫,最重要的要有摆脱贫困的志向和摆脱贫困的能力。就扶贫来说,“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因此,在扶贫过程中,对贫困农民进行农牧业技术培训,或者给予一定的启动资金,或者直接购买一定数量的果木、牛羊,让贫困农民来经营喂养,由此增加收入,成为扶贫最重要的手段。

但是,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授人以渔”也可以变为“陷阱”。

“菜农流泪,好人相助”并不是个案。下面再看一则新闻。

2016年底,《农民日报》报道了一则新闻“李禄超书记,微信圈里卖红薯”。事情是这样, 李禄超是山东省临邑县委宣传部选派到小辛庄村的第一书记,他看到贫困户种植的红薯没有销路,就在微信朋友圈中发了一封“帮贫困户卖爱心地瓜”的倡议书,倡议书中介绍,“宿安乡小辛庄26户贫困户种植的1万公斤红薯,缺乏销路,纯天然绿色食品,价格低至8毛钱每公斤,有需要的市民请及时订购。”出乎李禄超的意料,这条消息被迅速转发,倡议书刚发出三个小时,就订出了1000多公斤地瓜。但随之而来的是配送难的问题,地瓜很重,订户分散,如果挨家挨户送货,成本太高。经过与同伴商议,他们最终决定在临邑县城区设立四个自提点,订购地瓜的市民就近自提。随后,李禄超带人从村里运来了2000公斤地瓜,分别存放在县委、妇幼保健院、瑞兴园和瑞兴花园小区,结果一天下来,不但预定的1000多公斤地瓜被领完,多出来的1000公斤也全部售罄。初战告捷。这极大地鼓舞了李禄超和同伴。在随后的两天里,他们将小辛庄剩余的地瓜分两批全部运到妇幼保健院门卫处,现场开售。李禄超负责微信刷朋友圈,联系市民来买,另一位驻村干部守在妇幼保健院门口售卖。短短几天,贫困户1万公斤地瓜全部售罄,共收入8000多元。贫困户可以坐等分钱了。李禄超介绍说,地瓜丰收后,他们又种上了大蒜,明年春天又会有一笔不错的收成。

这是被国家扶贫办作为精准扶贫的典型案例。

这与前面“菜农流泪,好人相助”的情节何其相似!

对这种新闻笔者深有同感。在2016年入冬之后,朋友圈里经常看到这类转发消息,都是养殖户产品无销路,通过亲戚朋友微信发送信息,寻找买主。或者直接写下养殖销售地址,或者通过某种方式团购。如果是小范围近距离,有的亲戚朋友则帮忙代购,然后负责送到订货的朋友的家里。这种微信朋友圈购买,都带有帮忙联络感情的意思。反正也是要买一些苹果、红薯之类,价钱都差不多,干脆给朋友帮个忙,也给人家养殖户帮个忙,辛辛苦苦一年不容易。

但是,这类林林总总微信朋友圈帮忙销售,却透露出一个重大问题,就是农民养殖户的销售渠道问题,尤其是市场风险问题。

一些贫困地区、贫困农民通过学习技能,发展农林牧副渔产业,逐渐脱贫致富。但是,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生产能力重要,但销售能力、销售渠道更重要,而判断市场需求的能力最重要。从事农林牧副渔的农民,如果要在脱贫致富,致富后能持续发展,不再返贫,最重要已经不是技术和生产,而是面对市场,应对市场风险的能力问题。在市场经济中,不是生产的越多越好,而是要看准市场需求,预判市场新的需求点来进行生产,这样才能劳有所得。

就“卖菠菜”和“卖红薯”这几则新闻来说,“西安好人”巩坤和李禄超书记热心和努力令人感动,值得尊重。一亩地的菠菜、26户贫困户1万斤红薯,毕竟数额不大,通过朋友圈,一下子解决了销路。但是,在这两个案例中,最大的问题在于,菠菜菜农面对菠菜价格只能流泪,26户贫困农民面对红薯滞销,毫无办法,他们只能依赖扶贫干部的人际关系,只能依赖好人相助。假如菠菜种植规模很大,红薯滞销数量更多,超出扶贫干部、好心人的个人能力,又该怎么办呢?另外,就如新闻中的菠菜价格暴跌一样,假如红薯生产过剩,价格极低,就是卖出去,也不能抵消生产投入,李禄超书记和26户贫困户又该怎么办呢?又能怎么办呢?

新闻报道中,李禄超书记介绍说,地瓜丰收后,他们又种上了大蒜,预计明年春天又会有一笔不错的收成。看到这里,笔者为李禄超书记他们捏了一把汗。因为市场价格太难预测了。前几年,绿豆、大蒜、生姜、大葱市场价格相继攀升令人咂舌,超过正常价格数倍、十数倍,“豆你玩”、“蒜你狠”、“姜你军”成为流行语。随后,就像过山车,迅速跌落。价格跌落间,很多种植户忽而挣了大钱,忽而血本无归。2016年大蒜价格很高,但是,谁能预测明年大蒜的价格,又怎么保证明年一定会有不错的收入?

这里,不是要否定扶贫干部们的努力和热情,也不是否定好心人的古道热肠值得赞颂,而是说,这些行为只能“救急”,已经不能“就穷”。面对巨大的市场风险,不仅贫困户无法应对,扶贫干部无法应对,好人的扶助力量有限,就是地方政府,其应对能力也是有限的。

关于贫困原因,有收入贫困和能力贫困。现在,精准扶贫更着眼于能力贫困。而“能力贫困”,更强调“授人以渔”,培训技能,普及各种产业知识,提供一定的启动资金。但是,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能力不仅仅是生产技能,还有判别市场的能力,抵御市场风险的能力。

在现代经济中,为了抵御市场风险,一些领域早就形成了巨型企业,它们要调查、预测未来市场,要控制原材料价格波动,并根据市场预测进行有计划的生产。这样,尽量减小市场波动带来的风险。而我国扶贫所面临的问题,实际上就是我国已经产业化的农民所面临的问题。他们已经是庞大市场的一部分,但是,他们却处于分散状态,就整个市场来说,他们在盲目生产。如果在某个产业已经产能过剩的情况下,这种盲目生产就是致命的,越辛勤劳动,损失就越惨重。多年积累的财富,有可能以此赔进去。辛苦苦几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

我国精准扶贫重在“精准”,狠抓落实,扶贫不仅入村,还要入户。不管是扶贫干部还是扶助对象,都要精准到个人。这些都是非常必要的。但是,还要看到一点,不管是扶贫干部,热心助人的志愿者,还是贫困人员,甚至执行扶贫政策的地方政府,在市场风险面前,其能力都是有限的。干部和贫困者的个人努力,都有可能在市场面前前功尽弃。因此,精准扶贫,还要解决市场风险问题,解决农民在市场中生产的盲目性、无组织性、脆弱性。而这个问题的解决,已经不是扶贫干部个人,甚至市县级地方政府能够解决的问题。

如何从根本上、方向上摆脱生产的零散性和盲目性?这个问题,是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为目标的改革留给我国扶贫工作的一块心病。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一个

正文右侧广告一

正文右侧广告二

Ibeacon管理系统诚招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