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病人,医改惠及你了吗?

北京病人,医改惠及你了吗?

北京病人,医改惠及你了吗?

 

老王

 

有这么一个段子:

 

记者来到长寿村,采访一位坐在村口的老大爷:“大爷您这么长寿?有啥秘诀没?”

大爷说:“就一招,穷!不敢生病!”

 

医疗市场化这么多年,虽然又有了医保,但是以前看个感冒才几块钱,现在看个却要感冒几百块。报上一半也没法跟从前比。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依然没什么改观,除此之外,医生在普通民众的心中还成为了“拿红包”“收回扣”医德缺失的腐败分子,医患之间不信任感增加,伤医事件屡见不鲜……

 

这之中,医疗费用虚高现象尤为突出,其中最为明显的就是近几年来都称为热点的药价问题。

 

首先,在药品招标的环节中就存在猫腻。根据《广东省医疗机构药品集中招标采购文件》,药企在竞标中,“为保证评标的公平性,防止恶性竞争”,“药品投标价乘以2.5后,其值仍低于该品种均价”,“将作为废标处理”。同一种药,如果某一企业将报价提高到成本的几十甚至上百倍,那么其他公司的同种药价也将水涨船高。而如果药价低于标准则会遭到投诉而出局。因此有相当一部分廉价药因此出局。

 

其次,高层医师主任受贿成风,医药代表从中抽成数目也不小。而这一切,都将成为患者的负担。

 

第三,“药品加成”出于以药养医的机制。某种程度上促成了个别医务人员开大处方、开贵药的情况,为患者增加经济负担。然而这15%相比前二者几十甚至上百倍的利润,可谓是九牛一毛。


 

药价虚高,我们就该如此仇视医生了吗?


 

基层医生大叫冤枉!

 

这些利润都流到了谁的口袋里?不可能是跑前跑后,深夜加班的苦逼实习生、普通医生吧?

 

而有些品德端正的医生想保持清廉,不收回扣和红包,却也阻挠重重——一方面医疗机构上层早已形成塌陷式腐败,你不收还不行;一方面普通医生工资低,不收钱根本养不活自己……

 

几十年的改革成果就是:普通医务人员工资上不去,医疗费用却居高不下……这样的矛盾,何时是个头?


 

医药分开,是釜底抽薪还是扬汤止沸?

 

     

2017年3月23日,北京市人民政府印发《医药分开综合改革实施方案》,提出八大重点改革任务:取消药品加成、挂号费、诊疗费,设立医事服务费,实施药品阳光采购,规范医疗服务价格,改善医疗服务,加强成本和费用控制,完善分级诊疗制度,建立财政分类补偿机制,加大医保保障和支付方式改革力度,旨在缓解看病难、看病贵的状况。


 

医事服务费分层解决看病难?


 

本次医改最为明显的就是取消了诊疗费和挂号费,而采取高额的“医事服务费”,以体现医务工作者的劳技价值。

 

北京医改新政公布,门诊次均费用平均降低了5.11%,而住院患者例均费用涨幅为2.53%。患者负担的医疗费用基本没有变化。

 

什么样的费用升了,什么费用降了?日常护理、小手术价格升了,“挂号费”升了;而显然是“为有钱人服务”的PET/CT检查却从10000元降至7000元,普通人的和基层打工者的负担更重了,“有钱人”的“负担”却轻了不少。

 

医保报销前的一级、二级、三级医院医事服务费费用相差巨大。这一定程度上让患者开药、看小病时更趋向于去基层医疗机构。表面上来看,分层的是病人的“病”,小病去基层,大病去三甲;而实际上,分层的则是患者的经济实力——有钱看三甲,没钱,可能连看基层都困难。

 

没有医保的打工者,医改后面对的只有更高的医疗费用;而住院费、医事服务费的提高更是将不得不前往北京看病的人拒之门外。

 

为什么看病难?或者说,为什么北上广深外的人,总要上这些大城市累死累活、掏空腰包地看病?这是由于医疗资源分配不均导致的。当地的医院层层筛选,治不了,治不好,患者家属只能将希望寄托于医疗服务更为发达的北上广深。而用医事服务费来缓解看病困难的问题,无疑是对这种矛盾的转移,更是将普通百姓拒之门外的无耻手段。

 

 

医药分开,减轻负担?

 

“根据测算,调整后患者费用总体负担水平没有增加。”

 

近年来,“以药养医”饱受大众诟病。药价虚高,难免有医生从中抽成。为了防止医生开高价药、开大处方,本次医改决定取消药品加成,“医药分开”,并采取“阳光采购”的措施,以降低用药价格。

 

药品价格降了多少呢?

 

加上药品加成的15%,还有阳光采购所降低的部分,药物平均降幅在20%左右。

 

取消药品加成意味着什么?药房的那15%的“阳光收入”被取消,而医院还得给卖药配药的医师发工资——药方愈发成为医院不盈利还赔钱的累赘了。

 

而接下来,就是药方托管,甚至是彻底社会化的现象。除了一些门诊所需药物(皮试试剂),住院药物(麻醉剂,注射剂)等,那些口服药就完全可以承包给独立的药店了。而与医药分开相辅相成的“药品阳光采购”机制就显得十分鸡肋了,因为它根本没有能力和义务去监管社会化、市场化的药店。

 

 

医药分开,真的就能降低药价吗?

 

笔者认为,尽管医生和药企的利益链条看似切断了,但是对于药价虚高没有根本解决,甚至有可能会更加严重。

 

一方面,虽然15%药品加成没了,但不代表医生的灰色收入没了。处方权掌控在医生手中,医药代表完全可以绕开招标等审查,直接接触医生去行贿;另一方面,药店脱离了医院,更加脱离监管,也就更容易逐利——加上医生受贿的部分,药店的价格可能比那15%还要高。

 

因此,暂时的医药分开只是扬汤止沸,甚至是有害的。医疗市场化决定了医院企业的性质,也是逐利的性质。只要医疗这一本应是公益性的事业收到资本的浸淫,就永远无法斩除看病贵的根蒂,而医药分离不过是一时的鸦片罢了。

 

 

强调医保,那另外的七百多万呢?

 

此次医改,我们可以深切地感受到医保的作用。

 

有了医保,三甲医院看普通门诊也从50变10块;有了医保和医改,药价降得多,医事服务费也没涨多少,这些“惠民”政策实际无关痛痒。

 

然而这都是对于有医保的人来说的。

 

且不提那八百多万常住外来人口,北京还有七百多万流动人口,有多少公司去给那些工资少得可怜的基层工作人员交社保医保?

 

现在医改了,而打工人,连病也生不起了。

 

而医改中“加大医保保障和支付方式改革力度”,对于打工者和因为医疗资源分布不均外来看病的人,也不过是一张废纸罢了。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一个

正文右侧广告一

正文右侧广告二

Ibeacon管理系统诚招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