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基层政府工作者对农村体制改革的建议

一名基层政府工作者对农村体制改革的建议

一名基层政府工作者对农村体制改革的建议

王学成

秋冬将要召开中共十九大盛会,我作为一名基层政府工作者,在此谈谈农村体制改革的个人想法,以供十九大参考决策。

我国70%人口为农民,搞好农村建设、农业生产、农民共富,对于促进国泰民安很重要。然而,当今农村正在失去土地家庭承包制的发展生机,农民普遍产生“弃农从工”心态,致使农村出现“老年人下地干活,年轻人进城打工,留守儿缺少母爱,夫妻俩长年分居”的冷落情景。我们务必探索兴农、强农的体制改革新举措。

为了发现问题、思考问题、求解问题,我最近访问了一些农村干部和普通农民,进行有关“村民共富”问题的调研,萌发了“让农民集体群干与个体单干自由选择”的农村体制改革想法。

我们地处浙江西部临安市,自然资源比较丰富,生态环境相当优越,这么好的江南肥沃地理,农民却感到缺乏农业发展生机难以致富,想必江北黄土高坡的农民就更难致富了。我了解到,现在农村几乎都是60岁以上的老人干农活,55岁以下的人多数外出打工、经商不务农了,有些小青年连自家的田地在哪里也不知道,就更不懂得农业知识和技能了。试想,等到一、二十年后老农民高龄不能再劳动时,家里的田地谁人去劳作?上层学者提出,可以通过土地流转给投资者搞农场式规模化生产。可是,由于当前六十多岁的老农民还要自种自吃谋求生活,很多人实际上不愿土地流转。因此,在二十年以内,农村会存在“自己种植土地致富不了,土地流转别人又不肯”的矛盾,要想全面推广农场式生产还有很大局限性。既使二十年后普遍形成农场生产基地,也会存在失地、无地、无业农民引发的诸多社会矛盾,难以化解日趋突出的贫富两极分化现象。

怎样让新一代农民能在农村大有作为?我思量认为,我们党应该实行农村集体群干与个体单干并存的体制。纵观我国推行农村土地家庭承包制至今四十几年来,华西村、南街村、大寨村等十多个坚持走集体化道路的村,现在都达到了村民共同富裕,而搞个体化发展“试点”的小岗村,国家投入了巨大的扶农资金,却迄今村民没有脱贫。实践证明:农户个体单干搞农业生产,肯定家庭人力、物力、财力等有限,只有搞集体群干谋划规模化、现代化农业发展,才能做大事,见大效。贵州省塘约村原是省级二类扶贫村,2014年遭受自然洪灾“雪上加霜”后,开始穷则思变重走集体化道路,在当地政府领导的大力支持下,短期内就步入贵州省小康村行列,《塘约道路》引起社会的深思。本省缙云县好溪村党支部书记郑理坚能为百姓着想谋福,在五年前也把村民土地收回搞集体化,原来村级经济收入只有几万元,现在达到了50几万。他们计划再用5~10年时间,要使集体经济达到1000万,让村民享受教育、医疗、养老全免费。遗憾的是他们搞集体化建设当地政府领导颇有异见,使村书记思想压力很大。同样是政府领导,有的支持农村搞集体化,有的却不支持,这说明党内政治思想不统一,改革思维不周全。

剖析全国十多个村搞集体化建设成功的原因,在于他们参与市场经济竞争中,集体竞争能力要比个体强大。那么,全国农村都搞集体化创建“共富村”行吗?暂时不行,这会出现从集体与个体之间竞争,转入集体与集体之间竞争,肯定有的能成功,有的要失败。但是,可以增加创建“共富村”的所占比例,从现有十多个共同富裕村,涌现出五十个、一百个、五百个……“共富村”,谁搞集体群干早,谁越容易取得成功。

习主席在2016年小岗村主持召开农村改革座谈会上曾指出:“要尊重农民意愿和维护农民权益,把选择权交给农民,由农民选择而不是代替农民选择,可以示范和引导,但不搞强迫命令,不刮风,不一刀切”。显然,党中央若能出台“集体群干与个体单干并存”的农村体制改革政策,让农民根据自身情况,自由选择加入集体群干还是保留个体单干,这会充分激发具有集体观念者返乡创业的热情、智慧和干劲,引领村民走上共同致富的道路,更好地落实党中央提出的“二个100年”奋斗目标,直至最终实现共产主义的《党章》宗旨。

 

作者简介:1963年生,初中文化,原是国企工人。早在少年时代爱好天文科学,1980年实行计划生育国策后,关注起独生子女的优生优育问题,提出“天赋智力开发——优生人才”的育才理念和方法,有关论文在海内外学术交流中曾获一等奖、国际优秀论文奖和世界学术贡献金奖。成为中国优生科学协会会员、中国人才研究会会员。1996年省外专家写人才推荐信,被当地人事部门破格招为基层计生干部。

网友评论:

已有3条评论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一个

正文右侧广告一

正文右侧广告二

Ibeacon管理系统诚招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