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院强调市场化66次的本轮国企债转股是个真鬼!

国务院强调市场化66次的本轮国企债转股是个真鬼!

国务院强调市场化66次的本轮国企债转股是个真鬼!

作者:定海神针
 
2017年杀向国企的两把“尚方宝剑”,一把是“混改试点”,以七大战略产业的央企私有化为主旨(请参阅上期微信文章《以混改试点的名义:国企突击私有化,与金融安全背道而驰!》);另一把就是“债转股”,两者叠加全面掏空中国的资源性战略性国有资产。
关于债转股,在国务院颁发的政策文件中,有一个关键词反复强调了66次,那就是:市场化!市场化!市场化!
那么,国务院强力推动下,正在全国火热进行中的“市场化债转股”到底是什么鬼?
2016年底至今,极速推进的市场化债转股有三个基本特征:第一,债转股的对象是重量级国企;第二,债转股的资金来路不明;第三,债转股之后的国企股权去向不明。
用一句话概括,市场化债转股就是国企私有化的马甲。

1、债转股的主要对象是重要国企

警惕市场化债转股:伸向国有资产的一双黑手!
新一轮债转股重点锁定煤炭、钢铁等资源性战略产业的大型国企。2016年10月以来,市场化债转股项目正式落地的企业,一是行业内重量级国企,二是区域内重量级国企。

“此次债转股的对象并非僵尸企业,而是某个行业或是某个区域中的具有龙头地位的重要企业。”——《多地龙头国企打头阵 市场化债转股项目落地》 2016-11-17 凤凰财经

钢铁及有色金属行业的债转股国企:
中钢、南钢、鞍钢、武钢、首钢、马钢、太原钢铁及云南锡业,山东黄金集团,贵州六枝工矿集团等。我们说金融产业是经济的血液,钢铁产业就是经济的骨骼,目前已经进行债转股的国企就有七八家业内举足轻重的钢铁企业。就在24小时前的5月25日,山东钢铁集团签署了260亿的市场化债转股项目,更多的上市钢企正在酝酿中。
煤炭能源行业的债转股国企:
山西的同煤集团、焦煤集团、晋煤集团、晋能集团、阳煤集团、潞安集团是山西七大煤企的前六大煤企;河南的河南能源集团、平煤神马集团,分别占据河南企业100强营收的前二位;山东的山东能源集团,是山东省最大的省属国有企业,2015年煤炭产量位居全国第四;陕西的陕煤化集团、陕能源集团是陕西的两大能源巨头;截止5月19日,仅陕西一个省签署的市场化债转股项目已超千亿。
其他行业的债转股国企:
河北的冀东集团,是中国北方规模最大的水泥上市企业;广东的越秀集团,是广州市第一个资产规模超千亿的国有企业;重庆建工,浙建集团,广州交通投资集团也是地方大型国企;中国一重、国家电投在核电领域及电力建设领的战略意义更不用说了。

2016年12月份,银监会、发改委、工信部联合发布了《关于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金融债权债务问题的若干意见》,支持企业合理资金需求、推动困难钢铁煤炭企业实施债务重组等。——《处置过剩产能债务 多家钢企有债转股进展或意向》 2017年05月12日 长江有色金属网

近几年中国行业性亏损最严重的就是钢铁、煤炭两大产业,目前火热推行的市场化债转股利剑也直指钢铁、煤炭。
为什么?我们要看清真相,就必须透过表象看实质。
一方面是因为钢铁、能源产业的重要性,另一方面是因为钢铁、煤炭是中国的优势产业,尤其是钢铁产业。大家都知道,石油是经济的血脉,钢铁是经济的骨骼,新中国在钢铁产业建设方面付出极大的努力,几十年努力的成果是,中国钢铁占据了全球的半壁江山。
在当今世界经济战的对抗中,中国钢铁、煤炭以及棉纱等优势产业,首当其冲成为国际霸权资本定向攻击的目标,2011年到2016年,经过产业负向操控的反复运作,中国的钢铁业、煤炭业最终沦为经济战的重灾区。无论我们是否愿意正视经济战的存在,但事实就是事实。
能源(石油、煤炭)、钢铁对于国家经济安全的战略意义,大家可以想象,中国在石油资源方面没有优势,国家在石油资源的获得过程中付出了多少努力!
我们撇开伪经济学家们制造的舆论雾霾,自己清醒的审视一下,就能体悟到钢铁、煤炭领域的大面积行业性亏损,以及如此大力度的债转股,都是深藏玄机的,其真正的缘由决不是伪经济学家及伪经济官员们宣称的降杠杆那么简单。
大家需要关注的重点是,钢铁、煤炭等优势国有资产一旦流失,中国将在石油、钢铁、煤炭等多方面受制于人,这不仅仅威胁中国的经济安全,同时也将威胁中国的国家安全。
降低杠杆率,是一个把中国13亿人全部当傻瓜的理由。
实施国企债转股,主打的理由是降低杠杆率。但是近几年出台的CDS、资产证券化等新的经济政策都在无限放松管制,无限放大杠杆;如果真心实意降杠杆,那么就应该从杠杆率最高的金融业本身入手。对放火的不顾不问,对点灯的却一管再管。对国际投机资本门户洞开,在政策给予100倍、1000倍的杠杆制造空间;在现行的资产证券化政策中,证券化资产本身可以反复证券化,证券化的N次方后,在中国复制当年美国次贷危机时期的杠杆率,易如反掌。对国企实体却又绑又捆,70-80%债务率,就让全国上下的经济学家焦虑得吃不香、睡不好。至于降成本的理由,那就更勉强了;如果真心实意降成本,多年来为什么玩货币通缩玩得如此上瘾,不断推高企业融资成本,对企业财务成本的超负荷运作置若罔闻。很多经济政策与经济诉求,矛盾重重,令人费解,是吗?相信你的立场是中国立场,而非他国立场;那么,送你一句话,对于某些经济学家及经济官员所诉求的担忧,不必太当真。包括打破在铁路、航空、电信、军工、能源等行业国企垄断之类的话,若都信了,那么中国就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愚民之国。

2、债转股的资金来路不限

新一轮债转股的关键词是市场化:国企私化的暗渡陈仓

债转股并不是什么新鲜事物,但请大家注意,2016-2017年国务院全力推进的新一轮债转股,与1999-2000年进行的债转股不同,本轮债转股的关键词是市场化。
何谓市场化?当下中国,伪经济学家及伪经济官员,叫嚣的市场化,都是相对国家持有而言的,市场化的潜台词就是把股权、把资源、把控制权转移到私人资本、境外资本手上;而目标领域皆是本该国家持有、国家把控的战略安全产业及民生基础产业。

市场化债转股概念预热

2016年3月份,李克强总理指出,“可通过市场化债转股的方式来逐步降低企业的杠杆率”以来,债转股的概念逐步走热。

市场化债转股利剑出鞘

2016年10月10日国务院发布《关于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的指导意见》。指导意见重点指出:开展市场化债转股,要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建立债转股的对象企业市场化选择、价格市场化定价、资金市场化筹集、股权市场化退出等长效机制。

国务院出台的《关于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的指导意见》,反反复复强调市场化, 债转股相关文件通篇不到一万字,“市场化”三个字共出现了66次。重要的事情说66遍:市场化!市场化!市场化!
那么,市场化债转股到底意味着什么?此债转股,不是彼债转股。
1998-2000年的国企债转股,债转股资金的来源,以及国企股权的去向都非常明确,实行机构都是国家成立的四大资产管理公司,股权也不会进一步散漫的再流通,所以,那一轮债转股并没有给对经济安全带了威胁。
2016-2017年的市场化债转股,强调的是“资金市场化筹集”、“股权市场化退出”的长效机制。在债转股资金筹集方面,国务院《关于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的指导意见》明确指出:鼓励引入社会资本,发展混合所有制 。

《关于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的指导意见》第六条——市场化筹集债转股资金

条款具体规定:债转股所需资金由实施机构充分利用各种市场化方式和渠道筹集,鼓励实施机构依法依规面向社会投资者募集资金,特别是可用于股本投资的资金,包括各类受托管理的资金。
银行不得直接将债权转为股权。银行将债权转为股权,应通过向实施机构转让债权、由实施机构将债权转为对象企业股权的方式实现。
鼓励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保险资产管理机构、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等多种类型实施机构参与开展市场化债转股;支持银行充分利用现有符合条件的所属机构,或允许申请设立符合规定的新机构开展市场化债转股;鼓励实施机构引入社会资本,发展混合所有制,增强资本实力。
鼓励银行向非本行所属实施机构转让债权实施转股,支持不同银行通过所属实施机构交叉实施市场化债转股。
支持各类实施机构之间以及实施机构与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等股权投资机构之间开展合作。
——《关于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的指导意见》 国务院 2016年10月10日

市场化债转股,转股债权范围以银行对企业发放贷款形成的债权为主,但并不是由银行直接将债权转为股权,而是由独立的实施机构AMC(资产管理公司)来实行,实行机构AMC在债转股资金来源上,主要采用基金方式募资。
市场化债转股,所谓的“鼓励引入社会资本,发展混合所有制”,说穿了就是国企混改私化的马甲。
强迫国有企业,由“国家公有资本”持有,直接转为“霸权资本、买办资本”等所谓的社会私人资本持有,会刺激到爱国人士的神经。无论以央企混改试点的名义,还是市场化债转股的名义,都是经济奸贼们为降低“国企股权乾坤大挪移”的舆论关注热度所作的努力。

3、转股后的国企股权去向不限

债转股连环计:让国企股权的最终去向充满不确定性。

市场化债转股的“尚方宝剑”,最具威力的还不是2016年10月出台的国务院版《关于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的指导意见》,而是2016年12月出台的发改委版《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专项债券发行指引》。
企业负债率70%以上的国企比比皆是,钢铁行业、煤炭行业的负债率更高,“市场化银行债转股”,把原本都是银行持有的债权以债转股的方式,推向市场,推向社会,直接导致国有资产的所有权混乱不堪。但,债转股并没有到此为止。“债转股专项债券”,紧随其后,让国有企业的股权去向进一步充满不确定性。

债转股专项债券,又是什么鬼?

比如说建行等国有银行下属AMC债转股实施机构,与地方国资委及国有企业,签约2万亿债转股项目,听起来感觉很安全,是国有银行下属的子基金来实施的。
但问题是这2万亿的债转股资金,不是由建行等国有银行直接出资的,而是通过下属子公司设立基金方式募资资金,包括通过发行债转股专项债券的方式获得债转股资金。债转股专项债券,进入债市以后,无论私人资本,无论境外资本,都可以自由买卖,这就意味着债转股以后的国企股权,任何资本势力都可以自由获得。

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专项债券

发行人 :市场化债转股实施机构,包括但不限于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地方资产管理公司等。
转股债权要求 :转股债权范围以银行对企业发放贷款形成的债权为主 ,适当考虑其他类型债权。
债券募集资金用途 :主要用于银行债权转股权项目 (以下简称债转股项目),债转股专项债券发行规模不超过债转股项目合同约定的股权金额的70%。
增信措施:债转股专项债券原则上应以转股股权作为抵押担保 。
——《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专项债券发行指引》

债转股专项债券的接盘侠,都有谁?

银行间债券市场一直是中国债市的主体。曾经的中国债市给国民安全稳定的印象,但今天的债市早已不再是当日的债市。
以前的银行间债券市场,参与主体很纯粹,主要是国内银行与国内金融机构,近几年银行间债券市场参与主体持续扩容,来自世界各地的各色资本势力都已经集结中国债市。这意味着,国企市场化债转股之后的股权,可以“转”入包投括国际投机资本在内的任意资本!
2014年11月,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发布《关于非金融机构合格投资人债券交易有关事项的公告》,非金融机构 获得银行间债市入场券。
2015年6月,中国人民银行金融市场司发布《关于私募投资基金进入银行间债券市场有关事项的通知》,私募基金 获得银行间债市入场券。
2015年2月,外资银行 获得了中国债市的入场券,外商独资银行、中外合资银行、外国银行分行可直接进驻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投资和交易企业债券。
2016年04月,央行发布了境外央行类机构进入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业务流程,规定境外央行类机构 进入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无额度限制 。
2017年5月,中美就经济合作百日计划达成十项共识,其中有一项就是美国金融机构 在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获得进一步的特权。
市场化债转股,在资金端强调“资金市场化筹集”,在股权端强调“股权市场化退出”。

市场化的宗旨就是对国家资本之外的资本大开绿灯,因此债转股每一个环节都充斥国有资产流失的风险。

风险之一 :实施机构AMC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身份,可能是国有机构,也可能非国有机构。
风险之二 :即使国企的债转股项目交给了国有银行下属的AMC子基金,但所谓的债转股资金来源却不是国有银行本身。
风险之三 :即使债转股的最初股权持有者,是国有金融资产管理机构本身,但可以预计的是,在一段时间以后,“股权市场化退出”以后,国企股权最终将纳入“霸权资本+买办资本”的囊中。
看到这里,大家应该都明白,债转股文件66次强调“市场化”的深刻寓意了吧!

4、市场化债转股的一剑三雕

警惕市场化债转股:私化国企的同时,合并复制“俄罗斯式金融大崩溃”及“美国次贷式金融危机”的灾难。
当年,俄罗斯的国有资产所有权 ,通过国企资产证券化的方式,实现了从“国家持有”到“全民持有”到“霸权资本+买办资本”交叉持有的三部曲
,在此基础上,霸权资本进而发动了金融总决战,制造俄罗斯金融大崩溃,重创俄罗斯经济。
当下,中国的国有资产所有权
,通过“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银行债权转股权专项债券”、“股权市场化退出”等市场化债转股一系列连环运作,就可以轻松走完从“国家持有”到“债券投资者持有”到“霸权资本+买办资本”交叉持有的全过程
。这是另一种国企资产证券化的形式,我们不能因为换了一个马甲,就看不见国企资产流失的实质,看不到国企资产证券化背后潜伏的金融战危险。
金融安全的基础是战略安全产业与民生安全产业的安全,然而中国的战略安全产业与民生安全产业,从军工、电力、电信、石油、天然气、铁路、民航、到钢铁、煤炭、矿产,正在经受“央企混改试点”、“市场化债转股”这两把“尚方宝剑”的重创。
要确保中国金融安全,首先就是要拿掉悬在国企头上的魔剑。大家记住,所有针对国企的进攻,就是针对中国经济的黑虎掏心,直指中国金融安全的生命线。
事实上,市场化债转股带来的风险,不仅仅是国有资产的流失,也不仅仅是俄罗斯式金融危机的简单复制;市场化债转股更大的风险是,将美国次贷式金融危机引入中国构筑基础条件。
股市与汇市是传统的金融危机的主场,2000年以来随着资产证券化产品及信用衍生产品的疯涨,债市成为金融危机的新源头
。1999年前,国际投机资本主要炒作对象是股票与货币;2000以来,又多了一组新的金融战工具,那就是以“债券与信用等级”为主体的资产证券化产品,极大的丰富了金融危机的形式。
这种基于债市、基于信用评估的新型金融战,最大的威胁就是绕开汇率自由化,一样可以形成规模浩大的金融危机,2007年的次贷式金融危机就是一个生动的样本。
市场化债转股,将原本稳定的银行企业信贷,推向市场 ;将原本国家持有的国企股权,推向市场
;市场化债转股专项债券,联同资产证券化、CDS、外资进入债市等改革新政,将原本单纯、稳定的中国债市变得不再单纯,不再稳定。
2016年以前,中国经济问题主要集中在实体领域,2017年开始,金融领域正在酝酿的系统性金融危机,将成为中国经济最大的困扰。
总而言之,市场债转股,以降杠杆的名义,可以达到的三个目的:其一是私化国企;其二,使复制俄罗斯式传统金融危机成为可能;其三,为引入新型次贷式金融危机构筑条件。
各界爱国人士,必须高度警惕,尤其是国企自身与相关权力部门,不能被国企债转股的表面文章给蒙蔽了。
我们坚信爱国的正义力量,最终能够主导中国自己的命运。
我们呼吁目的:就是为了不让“市场化债转股”这类不恰当的误国之策,误国到底!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一个

正文右侧广告一

正文右侧广告二

Ibeacon管理系统诚招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