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埋》作者方方为什么感谢自已“不入党”?

《软埋》作者方方为什么感谢自已“不入党”?

《软埋》作者方方为什么感谢自已“不入党”?

春  林

方方写的小说《软埋》,明目张胆地污蔑、攻击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土改”运动,打着不能“软埋”、不能忘记历史的旗帜,公开地集结反动的封建残余势力向共产党和亿万农民反攻倒算。方方仇视革命、仇视共产党的凶恶面目赤裸裸地跃然纸上。因此《软埋》这部反党小说,理所当然地遭到人们的批判。

对《软埋》的批判,方方是顽固坚持其反动立场不思改悔的。她避而不谈《软埋》的翻“土改”案的实质。只是抡起“文革极左”的大棍子,横扫一大片。谁批评她,谁就是“文革余孽”,就是“极左”。方方大概是不屑为其反“土改”立场辩护的。她只是摆出一副“我就是为地主鸣冤叫屈,谁怕谁”的泼皮嘴脸。

面对批评,方方说:“我是多么感谢自已:不入党、不当官,只当一个自由且独立的作家。”且不说方方的“感谢自己”是多么的厚颜无耻,难道“入党”就与“自由且独立”是完全对立的么?

共产党成立以来,无数共产党员抛头颅、洒热血,为推翻“三座大山”,为整个中华民族的自由和独立,投身革命,打下了“中国人民站起来了”的新中国。共产党员成了争自由、争独立、求解放的群众带头人,是战斗在最前线的先锋战士。新中国建国以来,共产党成为执政党,成为领导全国人民建设社会主义祖国的核心力量,通过几十年的奋斗,是共产党带领全国人民把“一穷二白”的旧中国建成全世界哪个国家也不能忽视的社会主义强国。这些明明白白的事实,在方方心里怎么就成了“入党”与“自由且独立”水火不相容了呢?

其实方方这种颠倒黑白的谬论对她本人而言是毫不奇怪的。从她在《软埋》中就可以看出,她仇视共产党领导的“土改”,对共产党剥夺地主的土地是“苦大仇深”的。她怎么可能去争取“入党”呢?并且她这种仇恨可不是长大以后才有的,而是来自于她所说的“少年时期看到的那些批判”,来自于其长辈唸唸叨叼的不懈“思想灌输”。可见她所追求的“自由且独立”,是建立在反党立场上的,并且是骨子里的,是从小就有的。方方要的“自由”是可以肆意歪曲革命历史的“自由”。方方要的“独立”是对抗共产党,反对人民的“独立”。所以方方才会把“入党”与“自由且独立”看作是水火不相容的事情。方方象一切反党分子一样,都是把无产阶级专政说成法西斯专政,把共产党说成“独裁”“不自由”“不独立“的。这是一切漫骂共产党的“套话”。方方拾起这一“牙嚖”,只证明了它们是一丘之貉。

方方得意洋洋的吹捧自已从小就立志“不入党”,说轻了是“入不了党心里酸”,而本质上是对共产党的蔑视和反感。她这样的人,即便入了党,不也是混入党内的阶级异己分子吗?

方方的“不入党”宣言,有一定的市场。除了那些一贯反党的右派公知外,在群众中也有一部分人高调宣扬自已不是共产党员,似乎不是党员是件多么光荣的事。这固然是非常糊涂的错误认识,可我们也应看到,几十年来,私有化横行,一切向钱看,革命理想的淡漠和缺失,一部份共产党员不发挥党员的模范带头作用,甚至不如普通老百姓,确实给共产党员的光荣称号抹了黑。某些党组织不发挥“战斗堡垒”作用,甚至成了反党右派的“保护伞”,确实降低了党的威信。一大批贪官和披着“党员”外衣的腐化堕落分子给党带来了巨大的危害。

想当初,共产党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得到了亿万民众的真心拥护,形成了党“一呼百应”,“听党的话,跟党走”的大好局面。为什么现在在群众的心目中我们党的威信降低了,我们应该检讨自已,应该找出原因,吸取教训,改正缺点和错误。特别是那些为方方之流充当保护伞或吹鼓手的党内的组织和个人,更应该检讨为什么“在党反党”。

同时我们也相信,八千万共产党员绝大多数是好的,我们的党尽管有这样或那样的错误,但无产阶级先锋队的阶级属性决不能变质。因此,我们广大共产党员都应该理直气壮地站出来,一方面发挥共产党员的模范带头作用,自觉维护党的荣誉,另一方面,坚决与方方的反对革命历史,诋毁共产党荣誉的言行作不妥协的斗争。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一个

正文右侧广告一

正文右侧广告二

Ibeacon管理系统诚招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