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伯野:论反对恐怖主义

林伯野:论反对恐怖主义

论反对恐怖主义 

林伯野

 

当今全世界大众传媒上用得最多的词语要算是恐怖主义了。9月1至3日发生在俄罗斯别斯兰市第一中学的悲剧尘埃尚未落定。9月9日,发生在澳大利亚驻印尼大使馆的爆炸声就又轰鸣了。打开电视,每天都可看到关于恐怖主义活动的画面,听到关于恐怖主义的声音。翻开报纸,每天也都有关于恐怖主义的新闻。

是时候了,马克思主义者应该向人民大众说明究竟什么是恐怖主义,恐怖主义产生的根源是什么,怎样预防和消灭恐怖主义。为促使更多的人们来关心、思索和研究这个当今世界政治生活中的重大问题,笔者愿抛砖引玉,在此谈一些自己粗浅的认识。不当之外,尚希指正。

一、恐怖主义的本质特征

恐怖主义活动通常会使用暴力,但暴力不是恐怖主义的本质特征。在阶级社会,统治阶级要镇压被统治者的反抗,常用暴力。被剥削、被压迫人民要求生存、求解放,也需要使用暴力。马克思曾说,暴力是一切孕育了新社会的旧社会的接生婆。在《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和恩格斯写道:“共产党人认为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是可鄙的事情。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列宁也说:“如果暴力是劳动群众和被剥削群众用来反对剥削者的暴力,好么我们是拥护这种暴力的。”(《列宁全集》26卷430页)革命暴力不是恐怖主义。可见,决不能认为使用暴力就是恐怖主义。

杀人是恐怖主义么?不是。杀死死刑犯不叫恐怖主义。杀死暴君也不叫恐怖主义。司马迁在其名著《史记》中专有一篇《刺客列传》,对荆轲、专诸、聂政杀人之事,非但不认为是恐怖主义,反而称赞他们是“立意皎然,不欺其志,名垂后世,岂妄也哉!”因为他们行侠仗义,不枉杀无辜。正所谓“冤有头,债有主”。他们所要杀的是冤家对头而不是平民百姓。其目的是除暴安良。所以晋代的陶渊明还作了一首诗来歌颂荆轲,他称荆轲为君子,说:“君子死知己,提剑出燕京。……雄发指危冠,猛气冲长缨……其人虽已殁,千载有余情。”可见杀人并不是恐怖主义的本质特征。

恐怖主义的目的和后果是使其敌人产生恐怖感,但恐怖并不是恐怖主义的本质特征。白色恐怖固然可称为恐怖主义。但红色恐怖决不可与当今所说的恐怖主义混为一谈。当年周恩来在上海领导特科杀掉出卖同志的叛徒,使所有叛徒恐怖,但那不叫恐怖主义。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初期进行的镇压反革命运动,的确使潜伏在中国大陆的特务大为恐怖,但这也不叫恐怖主义。去年沙尔斯病毒流行,引起恐怖。也不会有人主为是瘟疫恐怖主义。

那么,恐怖主义的本质特征,即它的质的规定性到底是什么?很简单,就是滥杀无辜。借用马克思在《法兰西内战》一文中的语言,也就是“任意摧残根本和斗争无关的人们。”

只要抓住了这个本质特征,一切都可迎刃而解了。为什么荆轲剌秦王不是恐怖主义?因为他不滥杀无辜。暴力革命不叫恐怖主义,处死叛徒不叫恐怖主义,也因为都不是滥杀无辜。

9·11事件是恐怖主义,因为在世贸大厦的牺牲者是无辜的人们。别斯兰事件是恐怖主义,因为那里的学生、家长和老师根本和劫持者的斗争无关。日本军队在1937年占领南京后的大屠杀,杀害了30万中国的平民百姓,这是日本侵略者一万年也抹杀不了的恐怖主义罪行。美国在日本的广岛、长崎扔下两颗原子弹,杀死了23万6千人,其中绝大多数是无辜百姓,那也是地地道道地恐怖主义行为。希特勒在二次世界大战中残杀了600万无辜的犹太人,当然也是永远被钉在耻辱柱上的恐怖主义罪行。

二、恐怖主义的根源

小布什关于恐怖主义产生的根源的说法,是错误的。他说恐怖主义来自“邪恶轴心”和“干邪恶勾当的人”。邪恶与否是一个道德观念问题,道德观念是被社会经济基础决定的,不同阶级的人,对邪恶的观念理解也不同。小布什认为伊拉克、伊朗、朝鲜是邪恶轴心,而伊拉克、伊朗、朝鲜却认为美国霸权主义是邪恶的大本营。

小布什又曾说恐怖主义分子袭击美国是由于他们憎恨美国的自由和生活方式。他认为“美国之所以成为打击的目标,是因为我们是世界上自由和机遇的最为光辉的典范。”这完全是自我吹嘘。美国的自由、民主,早已由其自己野蛮入侵伊拉克,虐待战俘等事实为世人看穿了。

如果不能正确认识恐怖主义产生的根源,要想预防和彻底消灭恐怖主义,是根本不可能的。那么,恐怖主义产生的深刻的根源是什么?

在马克思主义看来,恐怖主义产生的根源是生产资料私有制。私有制产生了剥削阶级和被剥削阶级。有剥削和压迫,就会有反抗。剥削阶级由于在经济上和政治上都处于强者的地位,所以通常总是他们用恐怖主义镇压被剥削阶级的反抗。被剥削阶级长期处于弱势,有时忍无可忍,也会用恐怖主义来报复敌人。于是在人类历史上就出现了三种类型的恐怖主义。甲类是剥削者和压迫者的恐怖主义;乙类是被剥削、被压迫者的恐怖主义;丙类恐怖主义是民族分裂分子所搞的暴力活动。

甲类恐怖主义是始作俑者。列宁说:“各反动阶级通常都是自己首先使用暴力,发动内战。”这类恐怖主义在历史上发生的次数最多,残害的人也最多。在奴隶社会,战胜的奴隶主经常把战败部落或国家的人任意杀戮,或掠为奴隶。在封建社会,满清攻占江南时的“扬州十日”、“嘉定三屠”,都是横尸遍地,惨不忍睹。在资本主义社会,各主义资本主义国家曾多次发动侵略战争,它们从头到脚都沾满了被压迫民族人民的鲜血。

马克思在记述1871年法国资产阶级对巴黎公社失败后的巴黎工人的恐怖行为时说:“要想找到与梯也尔和他那些嗜血豺狼的行为多少相像的东西,就必须回到苏拉和前后罗马三执政的时代去(笔者按:即回到公元前数十年的罗马奴隶主血腥屠杀的时代),同样是冷酷无情的大批杀人;同样是不分男女老幼地屠杀;同样是拷打俘虏;同样是残酷迫害,不过这一次是迫害整个阶级;同样是野蛮地追究隐藏起来的领袖,使他们无一幸免;同样是纷纷告发政治仇敌和私敌;同样是任意摧残根本和斗争无关的人们。不同只在于罗马人没有多管炮来整批地击毙俘虏,他们没有“手持法律”,没有口喊文明罢了。(《马克思恩格斯文选》第二卷393页)

当资本主义发展到帝国主义阶段时,它们所犯下的恐怖主义罪行,由于使用了更先进的杀人工具——机关枪、贫铀弹、原子弹,使古罗马奴隶主也相形见绌了。帝国主义是现代战争的根源,也是现代恐怖主义的根源。

乙类恐怖主义是被剥削、被压迫的弱势一方,在缺乏正确理论指导下对甲类恐怖主义的反抗和报复。它们的力量很弱,武器很少又很落后,甚至不惜用人体携带炸弹去向敌人显示拼个“鱼死网破”的决心。在马克思主义者看来,这样斗争的方式也是不可取的,错误的。不发动广大群众,而用个人恐怖方法是不可能从根本上推翻反动派的。随便杀害无辜更是不得人心的。

丙类恐怖主义是民族分裂分子所搞的。它和甲乙两类有区别,也有联系。民族分裂主义者的恐怖主义的幕后支持是霸权主义。霸权主义者常以这种手法削弱它在国际斗争中的对手,以达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美国曾经暗中支持车臣的分裂主义分子,在俄罗斯搞恐怖活动,又曾是东突分子的幕后支持者。不久前东突分子竟在华盛顿成立了所谓“东突共和国”,不就说明问题了么?

三、怎样反对恐怖主义

在9·11事件之后,美国采取了许多办法来反对恐怖主义,主要是依靠强大的经济和军事力量,先发制人对别的国家的军事打击。先打了阿富汗,接着又打了伊拉克,推翻了这两国原有政权。这样做的结果怎么呢?却是“越反越恐”了。

正如香港《信报》9月1日说:“由美国带头发动的反恐战争不但没有令恐怖分子偃旗息鼓,反而激起了更多不同种类的恐怖团体兴起,制造出更多惨剧,令全世界更不安全。”

还须补充一句:美国在打伊拉克出师无名,它在那里根本找不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却打死打伤了许多伊拉克平民,犯下了新恐怖主义罪行。

正是:以恐反恐恐更多,布什布什奈若何!

究竟应该怎么样反对恐怖主义呢?

从根本上来说,既然私有制、阶级剥削和压迫是产生恐怖主义的根源,要消灭恐怖主义,就必须消灭阶级,消灭私有制。也就是说,要用共产主义代替资本主义。既然甲类恐怖主义必然引起乙类恐怖主义,要消灭乙类恐怖主义就要先消灭甲类恐怖主义。

这是一个较长的历史过程。也许需要一百年。

在帝国主义从衰落走向死亡的过程中,要消灭恐怖主义是不可能的。人们能做的是反对恐怖主义,尽量防止和减少恐怖主义活动。

全世界的人民,因为所处环境不同,其反对恐怖主义的策略也应有所不同。

在热衷于从事甲类恐怖活动的国家,那里的人民应该团结起来,反对统治者追求霸权出兵侵犯别的国家。

在热衷于从事乙类恐怖活动的地区,那里的共产党人应教育、说服群众走群众斗争的路,走人民游击战争的路,去赶走侵略者,争取民族解放,捍卫国家主权。

在有丙类恐怖主义活动的国家,应该坚决反对民族分裂主义,严厉打击从事恐怖主义活动的人。同时积极教育和争取该地区的劳动群众。

在共产党已经掌握政权的国家,应该做到这样几点:

第一、在自己国家执行正确的民族政策。对各民族一律平等,实行民族区域自治,搞好民族团结。政府财政应努力帮助少数民族他们发展经济,繁荣文化,生活幸福,这样,在自己国内,就杜绝了乙类和丙类恐怖主义的产生。

第二、支持全世界被压迫人民,被压迫民族的解放运动,搞国际主义,不搞民族主义。

第三、不要丢掉反对帝国主义、霸权主义的旗帜。不可为了一时的局部利益和美国套近乎。美国霸权主义者现在已经是“高山上倒马桶——臭名远扬”了。和它跟得紧,就只会使搞乙类和丙类的恐怖活动者来报复。西班牙、澳大利亚不是因跟着美国,派兵到伊拉克而受到炸弹的惩罚么?意大利也因派兵去伊拉克而人质被扣,生死难卜。要和美国划清界限,保持距离,否则会引火烧身。

在我看来,反对恐怖主义的最好方针,还是毛泽东在四十多年前亲自主持制定的《关于国际共产党主义运动总路线》的建议第二条所说的:“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全世界无产者和被压迫人民、被压迫民族联合起来,反对帝国主义和各国反动派,争取世界和平、民族解放、人民民主和社会主义,巩固和壮大社会主义阵营,逐步实现无产阶级世界革命的完全胜利,建立一个没有帝国主义、没有资本主义、没有剥削制度的新世界。”

这里唯一要说明的是,由于原苏联修正主义者的背叛,社会主义阵营现在已经没有了。但我们相信,它将来还是会有的,而且会更加壮大的。既然低潮来了,高潮还会远吗?

(2004年9月18日,9·18事件73周年时写)

 

 

 

转帖者补充一点列宁的论述:第二,这个党认为自己特别“革命”特别“左”,因为它肯定个人恐怖、暗杀手段,而我们马克思主义者却坚决屏弃这种做法。我们屏弃个人恐怖,自然只是出于对这种手段是否适当的考虑,如果有人竟在“原则上”谴责法国大革命的恐怖行为,或者谴责已经获得胜利的革命政党在全世界资产阶级的包围下所采取的任何恐怖手段,那么这类人早在1900─1903年间,就已经受到当时还是马克思主义者和革命家的普列汉诺夫的嘲笑和唾弃了。(摘自《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一个

正文右侧广告一

正文右侧广告二

Ibeacon管理系统诚招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