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晓原教授的一个笑话:计划经济是科学主义

江晓原教授的一个笑话:计划经济是科学主义

江晓原教授的一个笑话:计划经济是科学主义

赵晓磊 赵磊

历史唯心主义者在抨击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时候,最常见的说辞,就是把马克思有关自由人联合体的展望(公有制、计划经济、按需分配),定义为乌托邦空想,或者再给这乌托邦扣上一顶“科学主义”受害者的帽子。比如,上海交通大学江晓原教授在抨击“科学主义”的时候,就把计划经济的尝试当做“科学主义”的典范进行了如下批判:

  ——“因为这个信念(“唯科学主义”——引者注)直接引导到某些荒谬的结论,比方说已经被我们抛弃了的计划经济,就是这个信念的直接产物。计划经济说,我们可以知道这个社会的全部需求,我们还能知道我们这个社会的全部供给,我们科学计算了需求和供给的关系,我们就能让这个社会的财富充分涌流,它既不浪费也不过剩也不短缺——以前搞计划经济的人的理论基础就是这样的。结果当然大家都知道了,计划经济给我们带来的是贫困,是落后。今天我们中国经济这么发展,不是计划经济的结果,是抛弃了计划经济的结果。”

  ——“阐述唯科学主义和计划经济关系的著作,最好的就是哈耶克的《科学的反革命——理性滥用之研究》。半个多世纪前,那时理性滥用还远没有今天这么严重,但那时他就有先见之明,而且对于唯科学主义会怎样导致计划经济,再进而导致政治上的专制集权等等,他已经都根据前苏联的材料非常准确地预言了。”

  江晓原教授告诉人们,他的结论有坚实的现实依据。但我们认为,江晓原的逻辑是缺乏说服力的。计划经济的实践为什么会被“证伪”?其中的原因当然值得深入讨论。问题是,江晓原一边斩钉截铁地对计划经济做出了终极宣判,另一方面又理直气壮地否定了终极宣判的“合法性”,他说:

  “因为科学是在不断发展进步的,进步的时候肯定就把前面的东西否定掉了,前面那些被否定掉了的东西,今天就被认为不正确。……由于科学还在发展,所以你也不能保证今天的科学结论就是对客观世界的终极描述,任何一个有理性的人都知道这不是终级描述。……由于科学还在发展,所以你也不能保证今天的科学结论就是对客观世界的终极描述,任何一个有理性的人都知道这不是终级描述。”

  这番话让江晓原对计划经济的终极宣判成了笑料。如果江晓原先生重温这段文字,不知道他还有没有对计划经济做出终极宣判的底气?在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一个

正文右侧广告一

正文右侧广告二

Ibeacon管理系统诚招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