驳抹杀健康力量论

驳抹杀健康力量论

驳抹杀健康力量论

作者:三峡人家

在中国共产党的生日之际,我看到了一个非党人士写给全国8700万党员的信,我也是个共产党员,本着“来而不往非礼也”的规矩理所当然地要给他一个回复,不然冷了别人的场。(他的信附在本文后面。)

他以不可一世的教训的口气把8700万党员数落了一番。如果他的话只针对党内一小撮资产阶级分子,那就是一篇战斗檄文,好得很;可惜的是,他是对全体共产党员发出这种讨伐声,而且8700万一个都不少!那就大错特错了,错得没边了。我认真读了几遍,总觉得他并不是在批判党内走资派,倒象是新世纪的剿共宣言,难道剿共司令蒋介石的阴魂又附人体了?

在他的眼里,8700万党员中,没有几个“懂得共产主义”,没有几个“信仰共产主义”,个个都是“趾高气昂不可一世”,“应该用8700万个党员的生命来保卫他”,“不要试图对人民敲骨吸髓”,连用四个“请你们记住”。在他看来8700万共产党员都是罪大恶极了,这种对所有共产党员的定调是符合实际的吗?广大的基层党员,大批的战斗在反修前线的共产党勇士们,被他一下全盘否定了,不仅无功反而有罪。这是在革命么?客观上讲这是要全面剿共,打击一大片,保护一小撮,这正是走资派反革命伎俩的再现,也是蒋总司令剿共的继续。在这样的大是大非问题上我是绝不会含糊的。

共产党人从来认为隐瞒自己的观点是可耻的,在此我公开声明:我三峡人家及其战友们的口号是,拥护毛主席,拥护共产党,反对党内走资派。

因为,国际共产党的牌子是马克思恩格斯树的,一百多年了;中国共产党的牌子是毛主席树的,也有96年了。在中国虽然这块牌子被人玷污了,但是我们的责任是清污而不是砸牌。唯物辩证法认为:任何事物都是可以一分为二的。毛主席说,党外有党,党内有派,历来如此。马克思主义同修正主义的斗争必然要经过多次反复,只要共产党存在一天,党内的斗争就不可避免,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呢?不能说共产党内有了坏人,我们就把这个党全盘否定,那世界上任何事物都可以否定了,你有这么大的能耐吗?正如一个人得了病,他不是去治病救人,而是索性一刀把人给砍了,世界上的病人千千万你杀得光吗?你们口口声声拥护毛主席,这里有一丝一毫符合毛泽东思想的吗?我们反对党内走资派但绝不允许砸掉共产党这块牌子。把共产党员当作铁板一块来反对,不说是别有用心至少是非常愚蠢的。是根本违反毛泽东思想的,因为毛主席一贯教导的是相信群众和干部的大多数。他们自己身上有很多违背毛泽东思想的行为,却自我标榜为世界上最革命最完美的毛泽东思想的化身,我真替你们害臊!难道革命就是凭自己的嘴巴标榜出来的么?总之,必须区别党内的真共产党和假共产党,对假共产党必须坚决地反,并一反到底;对真共产党坚决不能反,谁反谁就是反革命!这就是我们的态度。还是学点历史吧,要从根本上消灭共产党的人有的是,帝国主义及其走狗是,蒋介石反动派是,大地主大资产阶级也是,等等。从共产党诞生的那一天起,至今96年了,一切帝国主义和反动派都做着灭共的梦,干着剿共的事,但总是以失败而告终。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的能力特别了不得,可以完成他们的未竟事业呢?

当然,他们要把8700万党员一窝端,是他们认为中国共产党从头到脚,彻里彻外都烂透了,根本否认大多数党员是好的和比较好的,至少不是反革命的,坏的只是一小撮,而且主要集中在中上层。他们根本没有深入实际作阶级调查和阶级力量的对比分析,就主观地武断地作出判断,并采取了反对一切党员的态度。这是主观唯心的也是危害革命的,是一种小资产阶级的狂热病,他们很快就会由狂热变为恢心,如果不改甚至会跌入反革命的泥坑而不能自拔。但是这并不是我们所希望的事实。

他们把8700万党员一锅烩,还因为他们认为党内根本不存在健康力量。所谓“党内健康力量”一词我是很少使用的,因为这个名词的出现曾经是提出者有所专指的,并且我并不敢苟同。我觉得用真共产党人更确切些,就是指那些仍然信仰马列毛主义,坚持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主张社会主义公有制,拥护毛主席无产阶级继续革命理论的共产党人。当然将这些人称为党内健康力量也是可以的。这些人在党内是肯定存在的,上层较少,越往下层越多,虽然他们在党内不占主导地位,但他们长期以来采取了一切可以采取的形式进行了斗争。对于这些人应当是团结和依靠他们,而不是无视他们的存在甚至当作对立面去斗争。要明白,反修斗争的任务是长期的持久战,而不是速决战。革命力量的发展有一个量的积累过程,革命的条件也有一个逐步成熟的过程,速胜论是行不通的,忽视革命的主客观条件的主观唯心主义者肯定是要失败的。有人主张武革,企图一举把特色集团推翻。愿望是好的,但是脱离了实际。你凭什么武革,你能建军队,你能制造武器吗?连上街游行都不允许的情况下,在没有统一的严格的组织指挥的情况下,你如何举行武装斗争呢?这种纸上谈兵有实际意义吗?更可笑的是,有人竟把是否同意武革作为判断革命与反革命的标准,这不是纯粹地把臆淫当事实吗?当前情况下有许多新问题需要我们沉下心来去学习,去调查,去研究,去探讨,去寻求正确的答案,怎能浮燥地提出一些脱离实际的口号并当作真理强迫人们接受呢? 

他们骂别人是舔狗,事实上究竟谁是舔狗呢?打击一大片,就必然保护一小撮,这是文革中走资派用过的伎俩,你们在客观上(暂且这样说)正是在保护一小撮,难道这不是比舔狗有过之而无不及吗?

说我仍对特色集团“抱有幻想”,可是信口雌黄拿不出任何证据。本来路线错误主要是路线制定者的责任,而不是全体党员的责任。错误路线的恶果要全体党员来承担责任这在客观上就是为特色集团开脱罪责,这就不仅是“抱有幻想”的问题而且是为虎作伥的劣行了。老实告诉你们,我不是对特色集团抱有幻想,而是对这个有光荣革命传统的党充满了必胜的信心,相信用马列毛主义武装的真正的共产党人一定能团结带领广大人民战胜修正主义的假共产党,回归毛主席的正确路线,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谁也阻挡不住!那些想趁机把共产党全部干净地消灭掉的人们最终是一定要失望的!不信,就立此存照。

这些人把否定全部8700万党员的错误行径还说成是代表了“主流民意”,我不知道他们是否作了“彻底推翻共产党”的民意调查,究竟有多少人拥护这个口号,能出示你们的证据吗?不然,只能说是信口开河,居心不良。

这种人也有几种很气:第一种很气是他们只拿出诬蔑人的结论,不提供任何证据。所以说起话来全不费力张口就来,骂了人还理直气壮且不负任何责任,一般的正常人哪有种很气呢?所以他们总感到无往而不胜。第二种很气是世界上的肮话肮词肮字被他们收集殆尽,熟记于心,成了他们储存的唯一的战斗争武器,稍有人不同意他们的观点,他们就把这些肮字肮词肮话象机关枪一样扫射出来,骂得你狗血淋头,尔后骄傲地得胜回朝。第三种很气是他们有一伙人,是一个“战斗的集体”,一方有“战事”,八方来支援,打群架是他们最拿手的本事。不管有理无理,就靠人多嘴多话脏能压倒对方就算是胜利了。一点正义感都没有,这样的人能是革命者吗?分明是一个宗派主义的小团伙。我就是因为反对他提这个“8700万”触犯了天威,于是就把他们的各种伎俩全都让我领教过了,真得谢谢他们让我对他们了解得如此深刻。

最后忠告这些人几句:第一,“挽弓当挽强,用箭当用长,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请把精力放在邓氏特色集团上,不要去横扫8700万全体党员,这才是有能耐的表现。第二,要有自知之明,连一些马列毛主义的基本常识都不懂,许多文章都经不起推敲,还在那里妄自尊大,无端指责所有党员,我可以直白地告诉你:你没有这个资格也没有这个水平,要讲革命道理你连基层最普通的党员都还差得远。第三,多一点以理服人,少一点谩骂和打群架,这些都是低能的表现,只会损坏你们并不光彩的形象。第四,学点唯物辩证法,多一点实事求是的辩证分析,少一点唯心论的形而上学的主观臆断,少讲点空洞无物的过激话。第五,毛主席说,什么是政治,就是把自己的人搞得多多的,把敌人搞得少少的。应当明白,不是打击面越宽越命,不是越“左”越革命。不讲统一战线,不讲分化、瓦解、孤立敌人,硬要当王明,硬要当蒋介石那可千万使不得。虽然你们的行为会给革命造成极大的内耗和危害,但是我仍然不把你们当敌人,因而说了这些忠恳的话,希望你们好自为之。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一个

正文右侧广告一

正文右侧广告二

Ibeacon管理系统诚招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