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产阶级速成法之三:国企鸡蛋厂的软环境体验

无产阶级速成法之三:国企鸡蛋厂的软环境体验

无产阶级速成法之三:国企鸡蛋厂的软环境体验

作者:佚名

这次打工,是我第一次去“国企”。这是一个鸡蛋厂,在市区周边。它的硬件和软件设施形成巨大的反差,让我感触很深。

先说硬件设施,包括它的设备、厂房和相应的制度等。

它的硬件设施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在厂房进门处有男女更衣室,更衣室里有柜子,每个人的衣服和包可以放在柜子里。进门处另一侧是男女洗手间,前面是一面很大的镜子和五六个洗手池,都十分干净,洗手池两侧的墙壁上还有烘手机和洗手液。进入工作区域,发现这里灰尘很少,厂房明亮,机器和原料排列都井然有序,一点没有其他厂里脏乱差的感觉。

至于工作的制度,则比一般的厂更加轻松。下班前一个小时是用来打扫卫生的,打扫往往反复进行,直到恢复到开工前一尘不染的样子。

本来以为在这样的条件下,应该有相应的合理温暖的氛围,但它的实质却让人十分失望。

临时工的活是分拣鸡蛋。好的鸡蛋挑出来码到小盘子里,坏的放到装“汤蛋”的大盘子里。每两个人一组,面对面站在桌子两侧。运来的鸡蛋都是成框装好的,摆在每组人身后,因此计件非常容易。两个人要做完五组,才能下班。

负责管理临时工的正式工一开始就对我们说:“每个人做好自己手里的活,不要去管其他人!干不完也只有加班,这里没有谁会帮你!”这让我感到心寒。

开始干活后,机器的轰鸣声很快掩盖了其他一切声音。起先我还小心翼翼,生怕弄坏一个蛋,可是周围人根本不在乎这点浪费,他们要的只是效率。我和同伴一组,干得太慢被监工注意到了,监工想要让旁边干得快的男生跟我俩中的一个人交换,与他搭档的女人说:“你把干得快的人换给他们,那我这怎么办?”

 

18.jpg

 

于是监工把我换到三楼,我的同伴则留下来继续干。

三楼的活是比较轻松的,就是刷盘子。四个人围着一个水槽,另外三个都是正式工,干得比我快。他们三个操着家乡口音聊天,我听不懂,但从隐约捕捉的语句中可以听出是在嫌我的动作太慢。在另一桌的四个人旁边有一个女监工,趾高气扬地坐在一边,和手不能停的工人聊天。她的声音很尖锐刺耳,一开始不习惯,后来已经自动成了背景音乐的一部分。

三楼的空间是逼仄而昏暗的,加上我与周围人的隔绝,尽管工作简单了许多,但心理压力更大了。

中午吃饭,食堂里不同于其他工厂的地方在于,里面有好些圆桌,可以十来个人围坐在一起吃。菜品的选择也比较多,有两素一荤,还有杂粮馍馍,或者可以选择吃炒面。比起私企来讲好了许多。

下午的时候,因为同伴在一楼干不动了,我准备和他交换。我带着他到三楼找到监工,监工一开始不准备同意,我反复强调换过来以后效率更高,她对我说“你要想清楚,下面的活比上面的累很多!”。我又说我和他是一块儿的,所以才会和他换,她才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于是我在下面开始干活,一开始是捡鸡蛋。在一点多的时候,正式工已经开始打扫场地了,我也被派去打扫场地,后来又被派到外面去打扫。

到了四点过一点,另一个同伴满眼放光地跑过来,“你知道吗?我们要下班了!”我感到很奇怪,他接着说道,“本来是准备让我们干到七点的,可是最后一批蛋坏了!”这样我才终于知道怎么回事,说好的干到四点半,竟然一开始就准备让我们干到七点!

说好的四点半下班,虽然没有指望真的可以准时,但竟然一开始就预谋让我们干到七点钟,还是让我觉得非常无耻!

这个国企,虽然有国企的硬件设施,但是我觉得它就是私企。无论是员工之间的竞争、监工的游手好闲、管理人员的挑拨还是加班的阴谋,都与私企没有什么分别。甚至,在明亮整洁的工厂里,这样的压迫和离间显得更加堂而皇之。我家里曾在国企工作的长辈,以及我曾经读到的书里的国企,根本不是这个样子。在这里看不到一点老国企的团结奋斗的氛围,工人被分割成独立的个体,每个人都在为了自己的生存而挣扎。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一个

正文右侧广告一

正文右侧广告二

Ibeacon管理系统诚招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