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民族的信仰是什么?

中华民族的信仰是什么?

中华民族的信仰是什么?

王晓品

上古距今约7000年的华夏人文始祖伏羲取法自然,一画开“天”辟“地”,始作太极阴阳八卦图,奠定了中华哲学经典《周易》的坚实基础,中华古文明的壮美大舞台从此搭起。下古时精通《周易》的老子在《道德经》里提出了“道”的哲学命题,曰:“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老子认为“道”是宇宙的本原,天地以及万物皆由“道”生成,“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道为无极,生成太极(负阴而抱阳),太极生成天地两仪(阴阳二气),天地两仪生成“天地日月”四象,天地日月又生成“天地水火雷风山泽”八种物象,接着生成六十四卦象,然后生成万物。老子认为宇宙是一个彼此有机联系的大生命体,其总生机便是道;它连续不断地进行着创造活动,然而不受指使;它无形无象,但是得道者时刻都能感受到它的存在;它劳而不矜其功,万物乐意接受它,从中获得活力。“道”超越万物而又内在于万物,它是气,是能量场;它是谋略,是规律;它是政治路线,是思想信仰,更是一种崇高的人生境界…… 老子认为人是域中四大之一,曰:“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不识道,不足以成智者;不用道,不足以驰聘人生。“上士闻道,勤而行之”;有道必有德(德者道之舍也;虚无无形谓之道,化育万物谓之德;天地之大德曰生,人类之大德曰公)。得道者便会“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道”“力”相资,无往而不胜。

信仰作为人对某种思想等的极度崇信并奉为人生准则,它不但可以提升人的精神境界,而且可以塑造人的道德人格。“夫所谓信仰者,必先之以知识,知之而后信之”。人的精神活动包括知、信、行三大环节,知识是信仰的基础,信仰是行动的指南;信仰确立了个体的人生意义和价值标准,也成为个体毅然前行的巨大动力。反之,信仰的缺失将使人生变得迷惘彷徨,了无生趣。一个民族一旦拥有了共同崇高的思想信仰,就拥有了巨大的精神凝聚力量,民族的复兴、文明的传承和文明的进化都会得到根本保证,而且道德的源头都是神圣的思想信仰(思想主人之心,道德范人之行)。在老子“道”的思想普及之前,中华民族的信仰是“敬‘天’法‘祖’(即敬重天地,效法祖先)”;由于老子的“道”是“天”和“祖先”的本原,从此古圣先贤开始转为对“道”的信仰,而民间的信仰则在汉代以后具体表现为儒家的“忠孝”。后世的修道者读书明理,树立榜样,觉而明慧,直至超凡入圣,最终升华到“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人生境界。(中国读书人有个传统,追求的不是人生成败,而是人生的境界。生意可以败,事业可以败,人生境界却不可以败。什么是理想的人生境界?就是读书明理明道,明君子之道,明圣贤之道。到了君子和圣贤的层次境界,就不再以穷与富作为人生的区别。无论穷富,反正总会保持君子圣贤的常态,辟谷清廉,胸怀天下,位卑未敢忘忧国。功名富贵只是人生的物质表象,读书明理明道才是人生的灵魂核心。)道教作为中国的本土宗教,更以老子的“道”为最高信仰,其与中华民族同呼吸共命运,为中华文明持续地灿烂辉煌而未中断起到了“利万物而不争”的独特作用。道士们高标清逸,见素抱扑,经常被比喻为空谷幽兰,致力于保护三山五岳“造化钟神秀”的风水灵气。为了能让更多的修道者悟到老子的“道”,历代的明道者持续地著书立说,使道学在后世的传播广泛而深远。例如韩非著《喻老》、《解老》,刘安著《原道训》,王弼著《老子注》、《老子指略》,祖冲之著《老子义》,王安石著《老子注》,王夫之著《老子衍》、金岳霖著《论道》、南怀瑾著《老子他说》等等。

中华文明上下五千年(其实是约七千年),伏羲和毛泽东作为得宇宙天地大“道”而与日月同辉的人物(大变局催生大人物,小变局造就小人物),前者是伟大文明的哲学奠基者,后者是伟大文明的哲学继承和发扬者;前者开创渔猎文明和嫁娶文明,倡导龙文化…… 后者开创政治文明和精神文明,倡导科学的民族的大众的文化…… 他们都是公有制的践行者,是古今中外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两位人物;他们真正地为人民服务,“不失其所,死而不亡”永远地活在中国人民的心中。

以下是先贤知“道”者对道的论述:

《易传》:“一阴一阳之谓道”,“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圣人久于其道而天下化成”,“天道下济而光明,地道卑而上行”,“人道恶盈而好谦”,“君子道长,小人道消”,“道不虚行”,“为道屡迁”。

孔子:“君子谋道不谋食,君子忧道不忧贫。”“士志于道,而耻恶衣恶食者,未足与议也。”“笃信好学,守死善道。危邦不入,乱邦不居。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

墨子:“守道不笃,遍物不博,辩是非不察者,不足与游。”“君子之道也,贫则见廉,富则见义,生则见爱,死则见哀,四行者不可虚假,反之身者也……”

孙子:“故经之以五事,校之以计而索其情:一曰道,二曰天,三曰地,四曰将,五曰法。”“兵者,诡道也。”

孟子:“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君子之志于道也,不成章不达。”

荀子:“良农不为水旱不耕,士君子不为贫穷怠乎道。”“神莫大于化道,福莫长于无祸。”

韩非:“道者,万物之所然也,万理之所稽也。”“万物各异理,而道尽稽万物之理。”

庄子:“通于天者,道也;顺于地者,德也。”“夫道,覆载万物者也。”“鱼相造乎水,人相造乎道。”

屈原:“余将董道而不豫兮,固将重昏而终身。”

鬼谷子:“凡谋有道,必得其所因,以求其情。得其所因,则其情可求;见情而谋,则事无不济。”
   《黄帝内经》:“阴阳四时者,万物之终始也,死生之本也,逆之则灾害生,从之则苛疾不起,是谓得道。”

《吕氏春秋》:“道之真,以持身;其绪余,以为国家;其土苴,以治天下。”

《淮南子》:“无为为之而合于道,无为言之而通乎德。”“夫太上之道,生万物而不有,成化像而弗宰。”“体道者逸而不穷。”“故得道者,志弱而事强,心虚而应当。”“是故达于道者,反于清静;穷于物者,终于无为。”

司马迁:“此人皆意有所郁结,不得通其道,故述往事,思来者。”“道高益安,势高益危。”

曹操:“吾任天下之智力,以道御之,无所不可。”

司马承祯:“夫人之所贵者,生也;生之所贵者,道也;人之有道,如鱼之有水。”

李白:“玄风变太古,道丧无时还。”“大道如青天,我独不得出。”“何日王道平,开颜睹天光。”

韩愈:“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道之所存,师之所存也。”“道统学说”。

柳宗元:“举世不师,故道益离。”“君子谋道不谋富。”“善恶不可以同道。”

刘禹锡:“圣言贵忠恕,至道重观身。”“悟来皆是道,此别不销魂。”“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

胡宏:“治道以恤民为本。”“人虽备天道,必学然后知。”“失事有缓急,势有轻重,知所先后,则近道矣。循道而行,则危可安,乱可治;悖道而行,则危遂倾,乱遂亡。”“小人好恶以己,君子好恶以道。”“物据于数而有终,道通于化而无尽。”“道可述,不可作。”

朱熹:“闻道有蚤莫,行道有难易,然能自强不息,则其至一也。”“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王阳明:“人心之得其正者即道心。”“儒佛老庄皆我之用,是之谓大道。”

王夫之:“时殊而道异。”“道莫盛于趋时。”“天下无象外之道。”“无其器则无其道,道不离器。”“洪荒无揖让之道,唐虞无吊代之道,汉唐无今日之道,则今日无他年之道者多矣。”

杨昌济、毛泽东:“真正有道德的人,在于须臾不离于道。”“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关于“道”的论述还有:“朝闻道,夕死可矣”,“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道不同,不相为谋”,“百工居肆以成其事,君子学以致其道(子夏)”,“乱离之时,固非一道所能定也(庞统)”,“万物皆由道而生(王弼)”, “用拙存吾道,幽居近物情(杜甫)”,“道行无喜退无忧,舒卷如云得自由(白居易)”,“道通天地有形外,思入风云变态中(程颢)”,“道行端有命,身隐更须名(陆游)”,“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天道无亲,常与善人”,“为学日益,为道日损”,“反其道而行之”,“以道制欲”,“以道统艺”,“安贫乐道”,“替天行道”,“文以载道”,“艺精则道”,“技进乎道”,“头头是道”,“志同道合”…… 佛教有道场,道教有道观;中国的道也在邻国发扬光大,韩国有跆拳道,日本有柔道;乔布斯通过对东方文明之参禅而悟道,从而引领了当代科技的变革……

由于中华古文明重“道”轻“器”(器是指具体存在着的客观事物,道是指客观事物的普遍规律和特殊规律),导致古代中国的科学技术在15世纪以后开始落后于西方,而清初王夫之与清末谭嗣同的“器体道用观”,将“器”上升为“体”,“道”转化为“用”,一举推倒了古圣先贤对“道”的垄断权,也突破了“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精神防线,为思想解放和引进西方哲学和科技文化等开辟了广阔的道路。

新中国成立后的毛泽东时代是辩证哲学统领的伟大时代,是“物质变精神,精神变物质”的时代,是思想政治挂帅“人心齐,泰山移”的时代,是“六亿神州尽舜尧,敢叫日月换新天”的时代,是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的“人本经济”时代,是既重道又重器的信仰坚定的时代。这个时代的“道”就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这个时代的信仰就是共产主义信仰。今天,习总书记推进的“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是“道”在当前形势下的循“道”而行,是实现民族复兴中国梦的必要保证。只要中华民族哲学普及,道器并重,信仰坚定,那么重振汉唐雄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想必将早日实现。

 

 

2017-10-18增改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一个

正文右侧广告一

正文右侧广告二

Ibeacon管理系统诚招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