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贵生:“资本”的本性在当代中国究竟改变了没有?

郝贵生:“资本”的本性在当代中国究竟改变了没有?

“资本”的本性在当代中国究竟改变了没有? ——评清华大学鄢一龙副教授《中国共产党是如何成功驾驭资本的》一文

郝贵生

 

  内容提要清华大学鄢一龙副教授在《中国共产党是如何成功驾驭资本的》一文中鼓吹“资本”在当代中国由于中国共产党的成功驾驭,而改变“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的本性,转变为社会主义服务,为人民服务。这是极其荒谬的反马克思主义观点。笔者认为:第一,歪曲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资本”的本质含义。第二,作为社会主义领导者的中国共产党驾驭“资本”本身就是一个自相矛盾的荒谬命题。第三,把“资本”体现的阶级对立、斗争的本质关系歪曲为阶级合作关系是重复历史上资产阶级思想理论家和修正主义者的陈词滥调。第四,“资本”在中国的泛滥及其危害性再次证明马克思论断的真理性。第五,中国共产党如果真正能够驾驭“资本”,实质就是共产党官员被资本同化的过程。第六,公有制和计划经济体制才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真正的内在力量。第七,科技的发展也根本改变不了资本的本性。

  近日,从微信和网上读到一篇文章,题目是《中国共产党是如何成功驾驭资本的》。显然这个标题很有“新”意。于是认真阅读了全文,读后对文中的基本观点实在不敢苟同。

  这篇文章标明是“10月28日,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微党课视频组采访了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鄢一龙副教授,围绕党的十九大,就一系列广大青年学生关注的问题如中国共产党的政治组织、制度安排、治理方式等做了一期访谈。本文为访谈整理”。文章主要谈了三个问题:一是中国共产党治理国家有何独特性?二是资本在中国社会发展中的作用。三是关于进一步激活党的创造力和战斗力有什么具体的思路和建议。笔者不准备对该文的三方面的观点全面评价,只准备就第二个问题即“资本”在中国社会发展中的作用问题谈谈个人的见解。

  文中谈到第二个问题时访谈者问到:“我们知道,如果不借助资本的力量,中国经济发展难以取得今天这样伟大的成就。当前伴随着中国市场经济的深入推进,资本的力量越来越强势。马克思曾经说过‘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但是在党的领导下,‘资本’事实上是为社会主义服务的。如何给资本套上社会主义的笼头,使它不会变成与人民为敌的洪水猛兽,中国共产党与社会主义中国是如何有效驾驭资本为人民服务的?或者说,中国市场经济的社会主义因素体现在哪些方面?”这段话是以访谈者的问话说出来的。但访谈者不是询问这种观点的正确与否,而是在肯定的前提下询问“中国共产党是如何有效驾驭资本的、如何利用资本为人民服务的?或者说,中国市场经济的社会主义因素体现在那些方面?”

  笔者读了鄢一龙副教授的回答,概括其核心就是“资本”的本性在当代中国由于中国共产党的成功“驾驭”已经改变。其包含几方面的含义:一是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资本”是中国促进社会进步的力量。二是“资本”在中国所揭示的人与人的阶级关系的本质不是阶级斗争关系,而是阶级合作关系。三是中国共产党对待“资本”的态度是保护,而不是压制和消灭。四是中国共产党作为社会的“总体性权力”已经能够成功驾驭“资本”。五是中国共产党自身不会被资本所同化,反过来还有能力去同化资本。六是有些领域如事业单位、民生领域不能按能完全按资本的逻辑来干预。七是科技力量可以实现对资本的驾驭。笔者认为这些观点完全是错误的。尤其是马克思所揭示的“资本”的本性在当代中国没有一丝一毫的改变。

  第一,歪曲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资本”的本质含义。

  马克思一生中最重要的经济方面的研究成果就是对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认识,其代表作就是《资本论》。“资本”概念不是马克思的发明,马克思以前的资产阶级经济学家已经对此有过相当多的论述,尤其是作为资产阶级经济学的重要代表人物亚当·斯密其论述更多。但他们的共同点都是把“资本”当做物,当做货币,当做生产工具、原料、土地等。马克思通过研究在多篇著作中都深刻揭示了“资本”的本质。马克思认为,“资本”的本质不是物,而是生产关系,是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资本也是一种社会关系。这是资产阶级的生产关系,是资产阶级社会的生产关系。”(《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1995年版,第345页)“资本不是一种物,而是以物为媒介的人和人之间的社会关系。”(《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3卷,第834页)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说,“资本”就是“资本主义”,二者完全划等号。正因为如此,资本主义对封建社会的取代不是消灭了私有制,而是用一种新的资本主义的私有制取代了另一种私有制。私有制的本性就是剥削,就是无偿占有他人的劳动成果。马克思在《资本论》中考察了资本的形成发展历程,也就是资本主义的形成发展历程。马克思确实认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取代封建主义是历史的进步,特别是资本主义发展初期,其一个世纪对社会生产力的发展比以往全部历史时期的生产力发展总和还要快。但毕竟是建立在剥削压迫他人基础上的私有制社会。所有马克思才说,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从这个意义上讲,马克思所揭示的“资本”的本性就是资本主义的本性,它在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中是绝对的,无条件的,是不可能根本改变的。中国当代社会如果说也存在“资本”的话,其本质也不是物,不是生产资料,不是单纯的货币,而是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既然如此,“给资本套上社会主义的笼头”,实际是说,给资本主义套上社会主义的笼头,其实质就是在社会主义的旗号和招牌下,贩卖资本主义的东西,由于“资本”打着社会主义旗号和招牌,所以“资本”的本性也就转变为社会主义服务,为人民服务。鄢副教授的逻辑思维和推理水平真是高!高!高!

  第二,作为社会主义执政者的中国共产党驾驭“资本”本身就是一个自相矛盾的荒谬的命题。

  中国共产党是作为社会主义中国的执政党、领导者。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是社会主义公有制为主体,而不是资本主义私有制。不可否认,由于中国的具体国情,中国当代社会不可避免存在一些私有经济。但其大前提必须是社会主义公有制为主体。中国共产党领导和驾驭的基础如果是以“资本”为主体的经济关系。那么这个命题本身就是一个自相矛盾的命题。因为作为社会主义公有制基础上的上层建筑的共产党的领导是为社会主义公有制服务的,其不可能建立在资本主义私有制基础上,也不可能为资本主义私有制服务。如果是建立在资本主义私有制基础上的“共产党”的领导,并由这种“共产党”领导和驾驭“资本”,那么这种“共产党”就绝对不是工人阶级先锋队的“共产党”,其政党的无产阶级性质就完全丧失掉。名义上是“共产党”,实质上已经蜕变为资产阶级性质的党。所以奢谈共产党领导和驾驭“资本”本身就是一个自相矛盾的荒谬的命题。

  第三,把“资本”体现的阶级对立、阶级斗争的本质关系歪曲为阶级合作关系是重复历史上资产阶级思想理论家和修正主义者的陈词滥调。

  “资本”的本质既然是资本主义的私有制关系,其必然就形成完全占有生产资料的资产阶级和不占有任何生产资料的无产阶级两大集团。列宁说,所谓阶级就是这样一些集团,它们对生产资料的占有不同,生产过程中的作用不同,地位不同,对产品的分配不同,其中一个集团占有另一个集团的劳动。从这个阶级的定义中可以看出,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本质上是经济利益根本对立的集团。资产阶级利用对生产资料的占有对无产阶级的剥削压迫本身就是阶级对立和阶级斗争。有压迫剥削,就一定会有反抗斗争,就是处在被剥削压迫地位的无产阶级一定会通过多种方式反抗资产阶级的剥削压迫,也就是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的阶级斗争。这是人类历史发展进程中一条千真万确的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社会主义社会如果存在在“资本”现象,其形成的阶级关系本质上也仍然是阶级对立和阶级斗争的关系。本质是利益根本对立的阶级斗争现象产生以来,剥削阶级的思想理论家就竭力掩盖这种对立的阶级关系,鼓吹阶级之间的合作,鼓吹超阶级之间的“爱”。资本主义社会这方面的思想理论家尤其之多。资产阶级反封建的思想武器即抽象的人性论“自由、平等、博爱”就是鼓吹阶级合作的突出代表。作为对资本主义否定过程中产生的空想社会主义撰写了大量揭露批判资本主义丑恶现象的著作和文章,并主张用公有制取代私有制。但由于他们的历史观仍然是借用资产阶级反对封建主义的思想武器,他们不能用唯物史观特别是用阶级斗争观点揭示资本主义的本质和发展过程,因此就不能找到反对资本主义的物质力量和物质武器。他们竭力反对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的阶级斗争,继续鼓吹博爱理论,主张用阶级合作和爱的力量实现社会主义。马克思恩格斯对这种理论全方位进行了系统的揭露和批判。恩格斯去世之后的第二国际修正主义的代表人物伯恩施坦继续反对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学说,鼓吹阶级合作理论。列宁对这种修正马克思主义的理论进行了深刻揭露和批判。而鄢一龙副教授也把中国当代存在的“资本”现象背后的阶级关系歪曲为阶级合作关系而否认他们之间利益的根本对立和斗争关系,实质是对历史上的资产阶级思想家和伯恩施坦修正主义的陈词滥调的照搬和延续,是对马克思主义阶级斗争学说的反动。实际就是为中国共产党与资本的合作提供荒谬的理论依据。

  第四,“资本”在中国的泛滥及其危害性再次证明马克思结论的真理性。

  文中认为,当代中国的“资本”已经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强大动力,“如果不借助资本的力量,中国经济发展难以取得今天这样伟大的成就。当前伴随着中国市场经济的深入推进,资本的力量越来越强势。”“资本”在中国已经不是与人民为敌的洪水猛兽,不再是“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而是在中国共产党的成功“驾驭”下,其其本性已经转变“为人民服务”了。这种观点不仅理论上荒谬,而且完全不符合中国当今的社会现实。固然,近几十年中国的GDP已经跃居为世界第二,取得了较大的成就。但中国社会的发展绝不是单纯表现在GDP上,中国在取得经济成就的同时,其中社会问题尤其是社会腐败、贫富差距拉大、生态社会环境恶化等却愈发严重。近几十年中国社会出现了几十万、上百万一夜暴富的亿万富翁集团。唐代诗人杜甫的“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现象在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中国再现。同时,官场腐败达到了建国以来最严重的时期。党的十八大以来揭露出来的如此之多的高中级干部腐败现象令人发指。同时把直接关系民生的教育、医疗、住房完全推向市场,导致重新出现压在劳动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根本原因就是私有化、市场化改革的结果,实质就是“资本”的结果。大家所熟知的富士康十三跳、山西黑煤窑、黑砖窑、农民工欠薪导致的种种恶性事件、昆山爆炸、天津爆炸等一系列的极其严重的恶果难道不都是“资本”的产物和结果吗?哪一个事件不都是以劳动人民的生命和鲜血为沉重代价的血淋淋的客观事实吗?“蜗居”电视剧反映的社会现象不也正是住房市场化实质是背后的“资本”给人民群众带来的极其严重后果吗?中国某些当权者和知识分子总是以“GDP第二”炫耀中国经济的发展,但在老百姓看来,这些GDP是带血的GDP,是虚假的GDP。这些极其确凿的客观事实不再次证明了马克思的“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的真理性的光辉吗?“资本”在当代中国仍然是与人民为敌的“洪水猛兽”,“资本”的本性绝对没有一丝一毫的改变。访谈者和鄢一龙副教授置这些基本的客观事实于不顾,睁着眼睛说瞎话,为“资本”在中国的泛滥和危害性充当吹鼓手高唱赞歌,其知识分子的良心跑到哪里去了。实质上,“资本”在中国的泛滥已经成为制约中国经济发展、社会发展的严重的桎梏和阻力。没有“资本”,中国按照以公有制为主体以计划经济为主的科学社会主义的发展思路发展,其经济发展要比当代发展速度快得多。有些同志讲到,如果我们还是按照毛泽东的路线发展,中国早已经超过美国等西方国家,而且绝不会出现如此严重腐败、贫富差距等严重社会问题,也不会拿出超过军费的数百亿千亿经费去进行所谓“维稳”活动。笔者完全赞同这种观点。不根本改变和消灭中国“资本”的存在和泛滥,中国共产党人实现人民幸福和民族复兴的初心和使命就不可能真正实现,更不可能实现共产主义的远大目标。

  第五,中国共产党如果真正能够“驾驭”资本,实质就是共产党官员被资本同化的过程。

  该文认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权力是一个上层建筑层面的总体性权力。它可以对别的力量构成支配性作用,在上层建筑中反作用于资本的力量,要形成驾驭资本的格局,既利用资本又驾驭资本。为此,中国共产党就“要保证党自身的主体性,就是党自身不被资本所同化,反过来还有能力去同化资本。”这有可能性吗?资本的本性是追逐利润,作为资本人格化的资本家无止境地通过多种所谓“合法”和不合法的途径甚至是暴力手段最大限度追逐私人利益。这是其经济基础决定的本性而已。共产党的产生本身就是资本主义的否定因素,其公开目的正如《共产党宣言》中所说,就是要彻底推翻和消灭剥削制度,其本性就是为被剥削压迫的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服务,用毛泽东的话就是为人民服务。其与资本家和资产阶级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永远是水火不相容的根本对立的东西。硬要把共产党领导与资本嫁接在一起,要么是共产党根本消灭资本,改私有制为公有制;要么就是共产党保护资本,助资本的发展,其自身的性质必然发生根本改变,由为人民服务转变为资本家服务,驾驭资本的过程实质也就是共产党被资本所同化的过程。事实胜于雄辩,当今揭露出来的那么多的高中级的共产党腐化堕落的官员,哪一个背后不都有一个或几个亿万富翁做经济后盾吗?哪一个亿万富翁背后不都有一个或几个腐败官员做权力靠山吗?这就是“总体权力”支配驾驭“资本”的过程即共产党官员被资本“同化”的真实结果。原天津市检察长李宝金与与拥有三十亿资产的王小毛的关系正是这种被资本“同化”的典型案例和鲜明写照。那种把“商品交换原则拿到党内政治生活中来”也是资本对共产党官员同化的过程。鄢一龙副教授企图把共产党与资本两个个根本不同性质的东西合二为一,又不消灭资本,又要由为人民服务的共产党领导、保护和驾驭追逐私人利益的资本,去根本改变资本的本性,无论从理论上,还是实践上,都是极其荒谬的观点。以这种如此荒谬的观点去进行所谓“从严治党”的党的建设,进行社会主义的所谓“改革”,其不是天方夜谭吗?

  第六,公有制和计划经济体制才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真正的内在力量。

  该文大谈特谈资本和市场经济在中国经济发展中的巨大作用。但是文中也不自觉承认资本和市场经济的弊端。他说,不能什么都市场化。市场化在有些领域事业单位体制、民生领域是不行的。他举例说,民生领域按资本逻辑运作会出现大量问题如住房领域,他特别提到习的观点“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他也承认,中国目前的体制仍有计划经济体制特征,“这个体制是我们在新中国成立前三十年,就是毛时代、计划经济时代确立的,这个体制不是按资本的逻辑来运作的,这套体制它还存在,而且还在重构。”应该说,这一观点是正确的。只有计划经济体制才是真正从人民的根本利益出发。依靠“资本”,把住房、教育、医疗推向市场,解决民生问题必然导致“房子是用来炒的”现象,必然导致房价暴涨。教育医疗领域也同样如此。事实上,中国当今经济发展的根本原因还是毛泽东主席给我们留下的计划经济体制的底子。如中国科技的发展、国防工业的发展、航天事业的发展、高铁的发展内在体制的原因还是计划经济,而非资本和市场经济的作用,这也是铁的客观事实。那么按照这种观点,中国当今的真正意义上的经济体制改革必须逐步削弱、取缔资本和市场经济的作用,尤其应该把教育、住房和医疗纳入到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体制的轨道上来,由此才能真正做到党的十九大提出的“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才能与《宣言》中所揭示的共产党人的根本宗旨和实现共产主义的大目标完全吻合一致起来。

  第七,科技的发展也根本改变不了资本的本性。

  该文认为,共产党驾驭资本,可以通过科技力量。“从长远来说,能够实现对资本的驾驭是科技力量,因为经济基础会发生很大的变化,这是由现在的科技条件所决定的,随着科技的发展,生产的社会化程度会远超过现在所设想的状况,所以它跟私人占有之间的矛盾会越来越突出,这也是为什么共享经济、共享的潮流越来越盛的原因。物质会越来越充裕,一旦你进入一个相对充裕的阶段,私人的产权意义就不大了,大家不一定会把竞争性产权和排他性消费作为追求,这个实际上是对私人资本力量的消解。”这也是极端错误的观点。科技进步实质是社会生产力发展的重要表现。生产力的发展必然导致与生产关系的矛盾越来越突出。鄢副教授也承认这一点。那么解决这一矛盾的唯一途径手段就是消灭资本,消灭资本主义的私有制,消灭建立在资本主义私有制基础上的市场经济体制,真正回到马克思主义的公有制和计划经济体制上来。而绝不是在保存资本的客观前提下去改变资本逐利和剥削压迫劳动者的本性。

  该文引发笔者几点思考和反思:

  第一,该文反映了中国当今体制改革指导思想的模糊性和混乱性

  应该说,该文较为真实反映了中国改革进程中的指导思想的混乱和模糊。中国共产党历次通过的党章包括最近十九大通过的新党章再次重申党的最高指南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毛泽东思想。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在他们的一系列著作中其核心思想就是揭示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根本对立,揭示社会主义如何战胜资本主义而最终实现共产主义。其最主要的代表作《共产党宣言》和《资本论》明明白白、清清楚楚阐明了上述问题。但我们某些主持改革的当权者置马克思主义的这些基本论述于不顾,在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中,大肆宣扬“资本”、私有制、市场经济的功勋和价值,大肆批判公有制和计划经济的弊端,并以此主导中国的经济体制改革。其在实践中已经给中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造成了极其严重的后果,已经把中国拉到苏联解体的前夜,已经给中国绝大多数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造成了极其严重的伤害。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根本标准。这个访谈录中反映的中国改革现状及自身的内在矛盾性应该给我们的当权者敲一警钟了。

  第二,党的各级官员应该深入到人民群众的实践中来,真正掌握中国当今的国情和现状

  唯物主义观点是马克思主义的最基本观点,在此形成的马克思主义的认识论的首要观点是实践的观点,是实践是认识的来源、动力、标准、目的的观点。而实践的基本形式就是生产斗争、阶级斗争和科学实验。中国要实现和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并努力为世界社会主义事业做贡献,就必须深化改革。这无疑是正确的。中国已经进行了几十年的改革实践,那么是否需要按照马克思主义的认识论即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的认识发展规律对其进行认真的反思和总结呢?而反思和总结的最重要的事实依据就是如何认识中国当今的社会现状。而该文恰恰不自觉地反映了官方、知识分子及人民群众对社会现状的根本对立的认识。笔者建议,真正坚持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并把人民群众根本利益摆在首要地位的共产党官员当今最首要的任务就是放下官员的架子,恭恭敬敬到最广大的人民群众中来,到生产斗争、阶级斗争、科学实验的第一线中来,认真调查研究,认真听取人民群众的呼声和意见,特别是尖锐批评的不同意见,真正掌握社会现实中大量的合乎实际的感性材料,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对其进行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的加工制作,真正达到对中国当今国情和现状的实事求是的认识。一切只有从这样的客观实际出发,理论联系实际,实践检验真理,才能够真正“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为共产主义的远大目标而奋斗。

  第三,理论工作者要真正搞懂搞通马克思主义、树立科学的思维方式和自觉改造世界观。

  从该文的内容及分析论证的过程可以看出,一是作者的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功底和基本知识过于浅薄、肤浅。马克思在《资本论》及其它经济学著作中关于资本的本质论述太多太多了。资本的本性就是资本主义的本性,也是市场经济的本性,其与共产党人的追求目标完全是根本对立的。怎么能够做出以“消灭私有制”为根本任务的共产党人去保护、驾驭“资本”而去改变“资本”的本性这种逻辑混乱又极其荒谬的结论和观点呢?二是作者权力至上的唯心主义真理观和形而上学思维方式在作崇。马克思主义认为,真理是对客观事物及其规律的反映。马克思主义理论工作者进行理论研究,一定要从客观实际和客观规律出发,而不能够从某些权力者和文件出发。但当今中国知识分子中由于受封建文化的严重影响,一切从权力出发,奉行“权力真理”观念,把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理论研究转变为对领导人讲话和文件的注释、解读和吹捧上。该文出现如此之多的逻辑混乱和推理错误现象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这种唯心主义的“权力真理”观和形而上学的思维方式。该文出现的这种现象据笔者观察,在思想理论界相当严重。如此科学理论研究,如何真正做到理论为社会主义现代化服务呢?为中国共产党人实现共产主义的大目标服务呢?因此有必要呼吁,真正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工作者一是一定要认真学懂弄通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二就是自觉同头脑的唯心主义和形而上学的思维方式做斗争,真正在科学研究中树立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科学研究方法,三就是自觉改造世界观,把自己的立场和情感真正转移到人民群众方面来。

  文中的其它两个问题也有许多错误观点,因篇幅所限,本文不再一一评论和批驳。

  2017年11月22日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一个

正文右侧广告一

正文右侧广告二

Ibeacon管理系统诚招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