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当代马克思主义理论迫切需要回答的问题

什么是当代马克思主义理论迫切需要回答的问题

什么是当代马克思主义理论迫切需要回答的问题

作者:葛江波

  搞清这个问题十分重要。这涉及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发展方向问题;涉及到马克思主义理论是否能够真正与时俱进,充满生机活力的问题;涉及到我们能不能够用马克思主义理论认清社会发展规律,认清当前我们所面临的形势,认清当前我们工作的重点;涉及到我们能不能制定正确的方针路线政策;涉及到我们工作的成败;涉及到我们党和国家人民的命运前途。因此必须要搞清楚这个问题。

  那么现在这个问题是不是搞清楚了呢?我认为没有搞清楚。现在我们党的马克思主义理论队伍不可谓不庞大,从中央党校到各省市区党校、从国家社科院到各省市社科院、以及各大专院校、各研究单位,从事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的人员不可谓不多。每年国家投入这些单位人员的必要开支和研究经费不可谓不多。如果我们连当代马克思主义理论迫切需要回答的问题还没有搞清楚,人再多,开支再多,又有什么用呢?

  固然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研究可以分为多种学科,可以确立多个研究课题,可以就理论研究理论,如从如何理解马克思主义理论方面进行研究;从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论点是否经得起检验方面进行研究;从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形成过程方面进行研究;从当代各国马克思主义理论动向方面进行研究等等。这些研究都是必要的,不可或缺的,但是就理论研究理论不是我们研究理论的最终目的,我们研究理论的最终目的是为了应用。毛泽东说:“对于马克思主义的理论,要能够精通它,应用它,精通的目的全在于应用。”所谓应用就是把理论和实际联系起来,用马克思理论来回答实际问题。实际问题有很多,有政治、经济、文化等多方面的问题,这些问题都需要我们用马克思理论来回答。因此在这方面我们有大量的工作要做。但是这些实际问题中有的问题是主要的,有的问题是次要的。主要的问题对次要的问题起着支配的作用,决定的作用。主要的问题不解决,也就不能很好地解决次要的问题。因此,我们在用马克思理论来回答实际问题时,首先必须把回答主要的问题放在迫切的位置,集中力量先回答主要的问题。

  那么什么是主要问题呢?主要问题就是事关全局的问题,就是事关党和国家命运前途的问题,就是涉及对社会发展规律的认识的问题,也就是社会发展中迫切需要回答的问题。在我看来这个问题就是:中央会不会出修正主义,出了修正主义怎么**党的领导权掌握在马克思主义者手中?党内会不会出现资产阶级,党内出了资产阶级怎么办?在我国会不会出现和平演变,资本主义复辟,怎样才能防止在我国出现和平演变,资本主义复辟?我们从未见过那些号称是对马克思主义理论在当代的发展做出重大贡献的人,对这个问题有精辟的见解。也许在他们看来这个问题不是当代马克思主义理论迫切需要回答的问题,因此没有加以研究讨论之必要。他们对这个问题不仅自己不研究,甚至连别人提出这个问题都不允许。他们的理由是什么呢?

  是这个问题根本不存在吗?如果说,当年毛泽东提出这个问题时,一些人否定这个问题的存在似乎还有理由,因为当时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共产党还在台上,还没有公开否认社会主义原则,公开鼓吹走资本主义道路。但是今天,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共产党已经丧失了政权,已经出现资本主义全面复辟,这已经是不容置疑的事实。那么任何一个有政治头脑的人都应该想到,同样作为社会主义国家的中国会不会也出现资本主义复辟?共产党会不会也丧失政权?现在谁敢说中国绝对不会出现资本主义复辟?共产党绝对不会丧失政权?否认这个问题的存在可以说不是缺乏政治头脑,就是别有用心。

  是这个问题不管存在不存在也没有加以研究讨论之必要吗?如果明知这个问题存在,却极力否定这个问题,这就是在欺骗党,欺骗人民,就是让人民对这个问题思想上没有任何准备,而一旦这个问题真的出现了,束手无策。如果明知这个问题存在,却要回避这个问题,不研究这个问题,这不就等于任其自由发展,为其自由发展大开绿灯吗?对如此事关党和国家命运前途的问题不承认,不研究,这是对党和国家人民负责的态度吗?这是马克思主义者应有的作风吗?用如此态度研究马克思主义理论又有什么用处呢?

  在社会主义国家出现资本主义复辟是不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规律?资本主义复辟对中国来讲是否具有必然性?社会主义的生产关系是不是不适应社会生产力的发展?社会主义国家是不是应该补资本主义的课?我们能不能够避免资本主义在中国复辟?怎样才能避免资本主义在中国复辟?这一系列问题都是当代马克思主义理论迫切需要回答的问题。这些问题是非常复杂的,是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中最难的问题。前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国家有那么多马克思主义理论的专家也没把这些问题研究明白,所以我们切不可认为我们已经把这些问题搞清楚了。在整个社会主义的历史阶段,我们都不能轻易说把这些问题搞清楚了。这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需要几代甚至几十代人的努力才能完成,我们只是在做打基础的工作。这个基础打的好不好,对后代至关重要。历史已经把研究回答这些问题的重担放到了我们中国共产党身上,我们中国共产党现在还是执政党,我们现在有充分的条件研究这些问题,回答这些问题。如果现在我们不利用现有的这么好的条件研究这些问题,回答这些问题,我们将犯下历史性的错误,前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的今天,就将是我们的明天。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一个

正文右侧广告一

正文右侧广告二

Ibeacon管理系统诚招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