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化的利益群体实在太多

市场化的利益群体实在太多

市场化的利益群体实在太多

极右之右

不妨看看自由市场,比如自由农贸市场,就能找到市场化没有共同目标的深层原因。市场化本身是个分化机制,首先分成各不相同、并且动荡不止的利益群体,基于自身利益的商人们,面对社会首先是要表达同样各不相同的自身利益诉求,最终必然回归到仅仅考虑每家每户每人的经济政治社会利益——考量社会细胞自身的生存发展问题。

由社会细胞的自身利益出发,即使社会意识形态没有出现混乱状况、人性人文没有形成劣变态势,人们基于不同利益诉求的思想意识也将混乱不堪,因此每个人都能发现身边的同事同乡同学战友都难找到共同语言,更不用说涉及利害关系的思想观念,于是自然而然地生分与疏远起来。可见根本问题还是社会的利益群体严重分化、人们的利害关系日趋复杂、生产关系与社会关系已被长期扭曲、经济基础产生了基础性、潜在性和决定性的作用力。

可以考察市场化长期作用的知识分子群体——这个知识经济时代日益庞大、经常摇摆、地位不定、诉求更多、而且分化越来越为剧烈的社会特殊群体。当代知识分子群体即使细分为无知群体、弱知群体、小知群体、中知群体、大知群体、乃至依附对象和社会性质各不相同的游知群体与固知群体、正知群体与负知群体,也算毫无过分的现实经济社会具体构造,因此很难精确归纳他们由利益分化而形成、并随市场经济而动荡的社会群体性意识形态。

工人、农民、军人、商人同样处在马不停蹄地动态分化重组过程之中,并与知识分子群体的分化摇摆形成了千丝万缕和此消彼长的内在联系,最终很有可能出现市场化离散的极端情形——必须一个一个地具体研判每一市场个体的不同利益与不同意识,甚至能用“分崩离析”“天下大乱”加以形容,但须承认这种情形明显有利于居于市场顶端、只占人口极少数的强势资本力量各个击破。问题在于人们再也找不到从市场化到丛林化的共同目标。

事实上,在以市场化、自由化、私有化为基本走向的社会丛林中,就连执政党的每个成员也都具体构成了自身各不相同的生产关系、社会关系、利益关系——说明市场分化机制对于整个社会的基础性决定性离散作用概不例外。审视以人为本的社会基本面,所有进入国有企业、民营企业、外资企业(国内高官子女一度争相形成踩踏效应)的政党成员们也就同样很难调和彼此日常生活中所面对的利益关系、价值观念和人生目标。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一个

正文右侧广告一

正文右侧广告二

Ibeacon管理系统诚招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