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清斯大林模式的基本属性是个原则问题

澄清斯大林模式的基本属性是个原则问题

澄清斯大林模式的基本属性是个原则问题

——学习《马克思主义的失败,还是修正主义的破产?》感想之一

作者:戎士林   郑廷录

  摘要:“斯大林模式是一个社会主义模式,但又是在特殊情况下匆忙形成,有严重缺陷的模式。”斯大林模式的内核是社会主义的基本制度,是社会主义的一般特征。导致苏联解体的根本原因是赫鲁晓夫对斯大林模式搞了变种,尤其是勃列日涅夫执政逐渐腐败严重到惊人地步,戈尔巴乔夫(叶利钦)叛徒集团搞政治权力,经济利益,革命真理三垄断,容不得社会主义制度的存在,主动迎合资本主义所致。

  关键词|  斯大林模式   社会主义经济   特权阶层   变种

  在中国部分学者不时讲 “中国模式”的当下,我们认为首先澄清斯大林模式的基本属性很有必要。“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共产党从无到有,从53人到8000万人,中国革命从弱小到壮大、到胜利、到建立新中国、到建立社会主义经济制度及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基本上都是在学习苏联。尽管第一代领导人与苏共在意识形态领域开展过十年大论战,毛泽东曾经探索过想比苏联更好一些的发展方式。但对苏联基本制度所取得的伟大成就始终是肯定的。是在肯定基本东西的同时指出有缺陷待改进。三十多年后苏联解体了,中国也发生了许多变化。可以说,不管经验还是教训苏联都是中国的一面镜子。而从80年代以来,中国学界、政界、理论界的部分人,一直攻击斯大林模式,说它不仅是落后停滞的模式,而且是国家社会主义、封建社会主义等等,特别是把苏联垮台的原因归罪于斯大林模式,说是这个模式导致经济停滞,经济停滞导致的解体。这种观点是违背客观事实的。不澄清斯大林模式的真相,不讲明苏联解体的根本原因,急急忙忙推出“中国模式”无疑于沙滩上建别墅。

  中国改革开放以来,不少人认为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存在动力不足、信息不灵、资源配置不当等问题。鉴于社会主义运动限于空前低谷的形势,又因为斯大林是一个犯有严重错误的马克思主义者,人们就容易看到斯大林模式的问题。可这种看问题的方法只是忽视了历史逻辑,既没考虑20世纪二三十年代苏联国内社会的具体条件,也没想新生的社会主义苏联是在资本主义国家重重包围的繁杂的情况下奋力创新,更有主流历史学家只写三十年代的大清洗,却故意隐去希特勒情报部门的第五纵队是如何对苏联搞阴谋破坏活动的。抽去了当时一系列的历史事实,不看实质大局,光以出现问题的一个侧面渲染夸大,穷追猛打,这不是历史唯物主义的态度。

  正象多年专门研究苏联解体的理论家闻迪所讲:斯大林模式是一个社会主义模式,但又是在特殊情况下匆忙形成、有严重缺陷的模式。衡量一个社会的性质,首先不在于管理国家的方式,而在于社会的经济制度。【1】为了让人们仔细分析斯大林所建立的经济制度究竟是什么性质的,故将他的主述提法全部摘抄如下:“苏维埃经济制度就是:(一)资产阶级和地主阶级政权已经被推翻而代之以工人阶级和劳动农民的政权;(二)生产工具和生产资料即土地和工厂等已经从资本家那里夺取过来并转为工人阶级和劳动农民群众所有;(三)生产的发展所服从的不是竞争和保证资本主义利润的原则,而是计划领导和不断提高劳动者物质和文化生活水平的原则;(四)国民收入的分配不是为了保证剥削阶级及其为数众多的寄生仆役发财致富,而是为了不断提高工农的物质生活和扩大城乡社会主义生产;(五)劳动者的物质生活状况的不断改善和劳动者的需求(购买力)的不断增长既然是扩大生产的日益增长的源泉,因而也就保证劳动者免遭生产过剩的危机,免受失业增长和贫困的痛苦;(六)工人阶级和劳动农民是国家的主人,他们不是为资本家而是为自己劳动做工的”。【2】

  由此可见,斯大林模式的内核就是社会主义的基本制度,就是四项基本原则的内容,就是社会主义的一般特征。它的外层是具体的操作运行手段。因为斯大林亲身经历了英、法、日、美等14个资本主义国家的武力入侵新生的社会主义苏联,为战胜国内外反动势力的联合进攻,他和列宁是怎样付出了空前的努力和牺牲,才捍卫了新生的革命政权。斯大林深知帝国主义是不甘心失败的,为应对随时可能卷土重来的武力侵略,他只能决定先搞工业增强国力,实行计划经济、统一领导、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决策。笔者相信,即使列宁在世,“新经济政策”也只是为改变“战时共产主义”而采取的权宜之计,根据苏联面对的实际,他也一定会对“新经济政策”再作调整的。人们应当知道,苏联在20年代后期经济建设存在两条路线的分歧,正如斯大林所言:“一条总路线的出发点是,我国还应该长期内保留为一个农业国,应该输出农业品而输入设备。”另一条路线是“要求最大限度地扩展我国工业,但是这种扩展要估计到并且要适应我国拥有的资源。这条路线坚决摈弃把我国变成世界资本主义体系附属品的政策。”【3】当时的布哈林是前者的总代表,他认为社会主义的发展将非常缓慢。他说:“我们将以乌龟速度爬行,但我们终究在建设社会主义,并且我们定能将建成它。”【4】布哈林还主张先发挥市场的作用,让农民“发财致富吧”。

  一国建设资源配置是否合理得当,应当看配置后实践的效果如何而不是空喊口号。苏联1928年实施计划经济到1937年第二个五年计划结束时,完全依靠人民自己的力量,工业产值比1928年增长了3倍多,从欧洲第五位跃升为第一位,成为在世界上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工业大国和世界军事大国。同期正是资本主义国家发生经济大危机波及全世界,可苏联不仅是世界唯一避免了那场大危机的国家,而且迅速发展了社会主义工业化,建成了比较完备的工业化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紧接着他们战胜了德国强大凶残的突然袭击,取得了卫国战争的伟大胜利。二战后,尽管面临经济恢复的重重困难,但尖端科学事业也取得非凡的成就:接连发射了原子弹、氢弹、洲际导弹、多级火箭,发射了世界上第一颗人造卫星和载人宇宙飞船。而在经济上,直到1948年才恢复到卫国战争前的水平,之后增长的情况是,1951—1955年:11.4%;1956—1960年:9.1%;1961—1965年:6.5%,1966—1970年:7.8%,总起来算,仍高于日本的增长速度,是美国年均增长的两倍。【5】中国也同样,从1952年至1978年的26年间 ,尽管工作中犯过急性病的错误,但国民生产总值(gnp)平均年递增率仍达6.5%,比同期的世界经济(gnp)递增率3%快一倍多。(见《中国经济年鉴》)。我国的高科技更令人惊叹,在国外严加封锁,苏联撤走专家极其困难的情况下,军民齐心艰苦奋战,科技人员拼命创新。1964年10月16日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1967年6月17日成功发射第一颗氢弹,从爆炸第一颗原子弹到爆炸第一颗氢弹的实验,苏联用了4年,英国用了4年零7个月,美国用了7年零4个月,而我国只用了2年零8个月。【6】。面对社会主义国家的辉煌,曾经使帝国主义惶乱到认为谈论社会主义是一种胆战心惊的事情。杜勒斯面对“共产党的政治和经济攻势”惊呼:“这个过程,如果我们不了解它,或者了解了它而又不采取有效行动来对付的话,就会是使自由的范围逐步缩小,一直到被推回到我们的海岸来。而我们可能还有少数几个剩下来的盟国,将成为只不过是被包围在一片红色海洋中的一个孤岛而已。”【7】而肯尼迪却大声哀嚎:“共产党过去是现在还是比我们的力量发展得更快。我说的共产党力量是指军事力量、经济力量、科学和教育力量以及政治力量。【8】

  可以设想,如果在20年代后期要按布哈林的主张去做长期保留农业国,只看眼前利益,“让农民发财致富”而不顾其他,那么,在希特勒闪电式地攻击下,恐怕苏联早就被吃掉了。还有,如果按布哈林充分发挥市场的作用,让新老富农和新老资本家自由发展,是否就是一条成功的道路呢?未必。众所周知,南斯拉夫正是走的这样一条道路,他是第一个早在50年代就实行“开放”政策的社会主义国家,可它也是最早让人民经受了通货膨胀、严重失业、两极分化等痛苦煎熬之后,1992年已成名存实亡之国,2003年在地球上彻底消失。【9】。而匈牙利从1968年改革走的就是市场经济社会主义的的道路,但从90年代后大卖国有企业搞私有化,失业率高居不下,两极分化严重,人民生活普遍下降;经济领域主要部门和市场都被外国资本控制,政治上也被牢牢控制,事实上已失掉大部分主权将沦为外国附庸。【10】市场经济对社会主义来说是个致命的陷阱。正如日本伊藤诚教授所讲“推行市场化的经济变革以及经济增长过程本身,在中国都存在一种腐蚀共产党政府社会主义基础的危险。”【11】 。原北大校长吴树青教授直言:“市场经济本身就是产生两级分化的重要经济根源”【12】。 功绩不是自封的,而是人们站在公正立场上发自内心的评说才能揭示真相,让人信服。美国记者安娜.路易斯.斯特朗于1921年以后,长期在苏联从事新闻工作。她在1956年撰写的《斯大林时代》一书的前言中写道:“对我的西方朋友们,我得说,这是历史上的一个生气勃勃的伟大时代,也许是最伟大的时代。它不仅改变了俄国的生活,而且也改变了全世界的生活。”“斯大林时代不仅建成了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和足以制止希特勒的力量,它还建设了今天占世界人口三分之一的社会主义各国的经济基础;创造了富余的力量,让亚非前殖民地人民能有自由在公开市场上选择发展道路。这一时代发生的一些坏事有许多原因——由于俄国过去的习惯,由于敌人包围的压力,由于希特勒的第五纵队,以及部分地由于那个领导人的性格。”【13】美国资深学者福山承认,苏联中央计划经济的社会主义曾经是工业化过程中“经济增长的完美适当的发动机”【14】。美国大卫科兹教授讲:“在1975年谁要说未来属于社会主义,那是颇为言之有据的”【15】。可见,斯大林模式——社会主义模式的历史性成就,它决不是没有动力没有效率的运作,它所显示出来的超越资本主义的优越性说明,即使是在帝国主义的包围下,社会主义仍然有能力解决它所面临的各种问题。关键是要在马克思主义的指导下去寻找解决社会问题的正确途径。

  那么,曾经是成为世界强国的苏联,为什么在经历74年后轰然坍塌了呢?其原因当然是复杂的。但再复杂,只要不怀偏见,人们总会有个基本的梳理和认识,即究竟是人的原因还是“模式”的原因。

  首先是赫鲁晓夫背叛无产阶级专政,他从1956年苏共20大做秘密报告开始,大反斯大林、大讲和平过渡,到1961年苏共22大公开提出“全民党”、“全民国家”。他正是因为对斯大林模式突出这样的“变种”,才收到民主社会主义的颂扬。一个社会模式的实践不仅是政治和经济的制度,更与制定操作这些制度的人密切相关。如共产党的领导和无产阶级专政是斯大林模式的重要内容,可共产党变成“全民党”,这个党就不再是真正的共产党了。“全民党”的政权也就和马克思列宁所说的“无产阶级专政”不同了。斯大林模式与赫鲁晓夫的“变种”是不一样的。斯大林模式能够唤起工农群众积极参与建设社会主义的极大热情,培养了千百万斯达汉诺夫工作者,这不是偶然的。斯大林说:“社会主义竞赛和竞争代表两个完全不同的原则。”他认为,竞争的原则是:一些人的失败和死亡,另一些人的胜利和统治。社会主义竞赛的原则是:先进者给落后者以同志的帮助,从而达到普遍的提高。这样的思想为千百万劳动群众所接受,才使他们表现出空前未有的生产热情,才使斯大林时代成为一个生气勃勃的时代,这怎麽能说计划经济没有活力抑制了人的积极性呢!?

  对斯大林模式更大的“变种”是勃列日涅夫执政后,逐渐形成了腐败的特权阶层,官商勾结掠夺国资。勃列日涅夫的女婿丘尔巴诺夫仰仗岳父权势在极短时间内升任内务部第一副部长,同时贪污受贿65万卢布,酿成震惊全国的驸马案。其儿子尤里更是个纨绔子弟,且年纪轻轻竟当上了苏联外贸部第一副部长,同时他犯的走私案造成了极坏的影响。高层人物都明目张胆这样搞,下边的人就可想而知了。特权阶层的许多人放弃了正确的理想信仰,代之以典型的物质主义、实用主义。勃列日涅夫对内搞腐败对外搞扩张。他把军费开支搞得过大。破坏了正常的比例发展关系和正确的经济发展政策,使得经济发展明显缓慢。到戈尔巴乔夫时期,特权阶层腐败造成的社会鸿沟更明显了。特权阶层搞政治权力,经济利益和革命真理的三垄断。他们不仅仅追求自己的享受为满足,还希望把掠夺的国家财产和拥有的一切特权长期占有传给后代。但社会主义社会本质上是反对特权限制腐败的。所以特权阶层为了满足其私欲最大限度的实现,就在走什么样的道路上做选择。【16】美国进步学者大卫.科兹提供了一项来自美国的调查:1991年6月,美国一个社会问题调查机构在莫斯科作了一次关于意识形态的调查,其对象是掌握着高层权力的党政要员。调查采取特定小组讨论的方式,一般要同调查对象进行4-5小时的谈话,通过谈话以确定他们的思想观点。最后分析结果是:9.6%的人具有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他们明确支持改革前的社会主义模式;12.3%的人具有民主社会主义的观点,拥护改革,希望社会主义国家实现民主化;76.7%的人认为应当实现资本主义。【17】一个国家的精英阶层居然有这么多的人倒向资本主义,终于使社会主义的苏联解体了!你说这究竟是人的原因还是“模式”的原因呢?苏联国内人的亲身经历更能说明问题。正像苏联总统办公室主任博尔金在《戈尔巴乔夫沉浮录》一书前言中所说:“无论是世界大战、革命、还是两大阵营的军事、经济对抗,都没能摧毁和肢解这个伟大的国家。苏联是被人从内部攻破的,是被一小撮有影响的党和国家领导人葬送的,是被反对派搞垮的……我亲眼目睹了他(指戈氏)的思想和世界观的变化过程,他如何在口头上提出各种口号,而实际上却干着破坏的勾当,或者在改革中令人不能容忍的无所作为。”【18  】斯大林有一句名言:“堡垒是最容易从内部攻破的”,不幸被他言中了。苏联解体,不仅是本国人民的灾难,也是所有社会主义国家和人民的巨大损失。

  在世界范围内研究苏联解体的原因时,自由主义者、民主社会主义者、市场社会主义者,缘何都不约而同地轻视了历史活动中人的因素呢?因为他们想把某种他们不喜欢的“主义”和“制度”送上祭坛,扫进历史的垃圾堆中去。而中国讨论此问题时,有的人为什么对演变了的苏联,不过问直接导致苏联解体的戈尔巴乔夫叛徒集团的罪过,却一股脑地把责任推到已经过世半个世纪的斯大林及其坚持的社会主义制度上面呢?其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为了否定社会主义的计划经济,把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拉入私有化的泥潭,把社会主义推到资本主义制度的道路上去,以便实现少数利益集团的私欲美梦。我们想,这样的人在中国应该不是很多,但其能量不可小视,值得人们高度警惕。

  参考文献

  【1】【9】【13】【14】【15】【18】闻迪,是马克思主义的失败,还是修正主义的破产?【J】当代思潮,1997年第2期第44页,第1期52页,第2期46页,1999年第6期53页53页,1999年第3期60

  【2】《斯大林全集》第12卷,第280,281页

  【3】《斯大林全集》第7卷,第246--247页

  【4】周尚文等《苏联兴亡史》【M】,上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248页

  【5】马家军,请拿出事实和数据来【J】,真理的追求,2000年第9期,第10页

  【6】爱国主义教育大辞典【m】第842页。

  【7】【8】杜勒撕,1958年2月26日在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的发言;肯尼迪,1960年8月26日在退伍军人大会上的演讲。均转自韦行《辩证法是革命的代数学》【N】光明日报,1990年12月29日第一版

       【10】紀军,匈牙利私有化后果严重[j],当代思潮2000年第5期 第35——38

  【11】伊藤诚,《市场经济与社会主义》[m],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6年版,第195页。

  【12】吴树青,论邓小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思想【j】,当代思潮,2004年第4期第16页。

  【16】章克刚,苏联特权阶层腐败触目惊心【j】,新周报,2009年49期28页。

  【17】大卫科兹,苏联解体的原因【j】当代思潮,2000年第5期32页。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一个

正文右侧广告一

正文右侧广告二

Ibeacon管理系统诚招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