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中国对美贸易报复的可能与不可能

深度:中国对美贸易报复的可能与不可能

深度:中国对美贸易报复的可能与不可能

来源:界面;作者:朱鸣岐(荣鼎咨询 Rhodium Group 宏观经济研究员

 

贸易战已经开始,而且不会以任何一方的胜利告终。市面上一些所谓可以打赢贸易战的“妙计”,大部分根本站不住脚,剩下的一些则代价极为高昂。

第一个常见的坊间“妙计”是抛售美国国债,这是一个荒唐的选项。中国外汇储备超过3万亿美元,粗略估计其中有一半是来自美国的股权和债券资产。中国如果在短期内抛售这样规模的资产作为对美国的报复,会对美国经济造成有意义的冲击吗? 当然不会。

虽然美国债务率非常高,联邦政府债务超过21万亿美元,但理论上美国的债务可以永远维持下去。只要全世界投资者仍然对美元及美元资产有信心,美国财政部就可以一直发国债来维持债务。除非中国单方面抛售美元资产可以打破这种信心引发市场恐慌(可能性微乎其微),否则所谓抛售美国国债之说就是无稽之谈。

相反,中国短时间内的大量减持美国资产会引发一个选择困境:如果就此降低外汇储备,那么人民币汇率势必强烈波动。如果寻找其他资产,那么在美元有明确升息预期之时抛售,势必导致投资收益下降,外汇缩水。

第二个选项是对等贸易报复。这个选项看似直观,但实际上不可能做到完全对等。根据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3月22日发布的公告,美国将“针对至少5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征收25%的关税”。最终的确切金额和详细货物名单尚未完全出炉,但目前已经确定有三类产品:航空航天,信息通讯,机械。根据以上信息,中国要进行对等贸易报复,有三个要素需要平衡:关税总规模(不超过125亿美元),税率(25%),以及商品种类(假设只有航空航天,信息通讯和机械三类)。

这三个条件构成一个“不可能三角”,既在三者中同时最多只能满足两项。如果进行对等商品和对等税率的报复,那么因为中美贸易结构不同,并且美国具有策略主动,因此很可能导致美国对中国的关键出口企业征税,而中国则对美国的非重要出口企业征收,报复效果非常有限。如果进行对等商品对等总额的报复,那么中国将不得不瞄准美国飞机(航空航天类),问题是有没有可行的替代进口方案?2017年,美国占到了中国民用客机总进口的45%。

在全球客机市场两家垄断的情况下再加征重税,其后果是中国民航业者将会受到巨大冲击。最后一个可能性是对等税率对等总额的报复。在不能对美国飞机“动手”的限制下,这个方案势必导致要对美国大豆征税(大豆是美国对华出口第二大项)。

大豆看似不起眼,却因为广泛应用于饲料而与中国的食物、特别是猪肉的价格息息相关。中国高度依赖大豆进口,约三分之一来自美国。而猪肉在中国居民消费中的高比重决定了一旦大豆价格飙升,物价就会不稳,甚至影响社会稳定。因此,对等报复若干组合中没有一个不是代价高昂的。

第三个选项是“非对称”报复。即不追求在关税总额,税率或者是商品类别上完全对应美国的清单,而是选择性地报复一些美国进口商品。中国商务部在美国宣布关税之后不到8小时即宣布了一个包含两阶段,128项,2017年价值约30亿美元的报复清单,属于这类“非对称”报复。

这个方案的优点在于即在政治上回应了美国,符合国际规则,又尽量不扩大对抗,给未来的缓和留出充分的空间。而缺点也很明显,这个报复清单的价值(对象30亿美元进口,加权税率约20%)比美国的第一轮“攻击”(对象500亿美元进口,25%税率)要小得多,是否能够起到充分的阻遏效果不得而知。

最后一个选项是目前讨论颇多的针对性报复美国在华大企业。在不久之前的中韩“萨德”争端中,中国曾经对一部分在华韩国企业采取了打压,如限制汽车制造商对LG电池的采购,对乐天和三星施加了一系列的舆论和经营压力等。

针对特定企业的压力固然可以戳到美国的许多痛点,有可能促使这些企业在对美国政府施加压力。但缺点同样明显,这种非常规报复将对中国努力营造的改革开放积极姿态造成负面影响,并且很难保证中国企业在美国不会遭到相同的待遇。

经济学家Tom Orlik和Fielding Chen最近建模分析了中美贸易战的经济后果,其得出的结论是,假设美国对中国进口产品加收平均10%的进口税,那么到2020年,中国的GDP会比正常情况减少0.5%,而美国的损失则可能更大,达到当年经济产出的0.9%。

显而易见,这里不存在什么完美的策略,贸易战的本质决定了这将会是一场两败俱伤的消耗战。最终宣布胜利的那一方,可能只是忍耐力比较强而已。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一个

正文右侧广告一

正文右侧广告二

Ibeacon管理系统诚招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