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再出一个斯大林——苏联解体后见闻录

希望再出一个斯大林——苏联解体后见闻录

希望再出一个斯大林——苏联解体后见闻录

作者  草民子皿

斯大林在世时也常见记者,英模等。从著名飞机设计师雅科夫列夫等人的回忆录,纪录影片和摄影中可以看出,斯大林仪表堂堂,威严端正,但谈吐间不乏幽默感,也有和悦可亲的一面。换了人间编导慧眼识珠,所选演员形神兼备地塑造了共产主义运动领导人斯大林。

苏联解体后,一次笔者在阿拉木图火车站等候由塔什干开往莫斯科的火车去塞米巴拉金斯克。和一头缠绷带的青年攀谈,知其为哈萨克族。当时正值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大打出手。阿拉木图一伙亚国青年与阿国青年互殴,亚国青年把他当成阿族青年误打。此人颇有文化教养,对苏联解体不胜唏嘘。说,原来多好,不论何族,都能骄傲地说,我们是苏联人。现在,唉!

上车后,刚想和底层铺铺主攀谈,却进来两个中国人,他们在邻铺。见笔者会俄语,进来咨询。记得是东北某市某公司的商人,来前苏联寻找商机。当时苏联刚解体,尚无签证一说,一张护照走遍前苏天下。他们在塔什干上车不久,被一男查票员估计以票有问题为借口,强行索要两千卢布。忘了比价,合几百元人民币吧。语言不通,无可奈何。我找来列车员,俄罗斯中年妇女,看了两人的票,说无问题。列车员认为是诈骗,但现在车经几国,查票员国别族别真伪等均难确定,不会俄语的两位同胞是哑巴吃黄连,只能不了了之。他们走后,我和旅伴聊天。

一位是白发苍苍,高大健硕。果然是位前苏老兵。1943年被从炮火连天的前线调回,进入莫斯科的一所军校,说明斯大林高瞻远瞩,对苏军建设有长远规划。老兵参加过1945年的胜利阅兵。他不多话。问及对斯大林看法,他只说,斯大林到死一直是胜利者,而胜利者是不受谴责的。对苏联解体等现状,他说,让事情自然进行把,也可译成,顺其自然,听天由命。

另一铺位主人是位俄罗斯老太太。是塔什干某学校的退休音乐教师。她直言不讳,说她不赞成共产主义,不赞成列宁,尤其不赞成斯大林,因她叔叔或舅舅在大清洗时被害。此情况难得一见,不便深问。但她下边的话却意味深长:但你看现在,战争,混乱,敲诈,无政府状态,我真希望再出现一个新的斯大林。

表达同样愿望的不止一人,但她显得尤为难能可贵,别具深意,发人深省。设想一下,15个加盟国,100多个民族,而外部全是虎视眈眈的资本主义或法西斯国家。1917年他们武力干涉过,没有得逞,但消灭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念头从未断过,他们勾结苏联内部的反动派,兴风作浪,致使苏联在三十年代后出现天下大乱的苗头,不铁腕治国如何得了!肃反是被逼无奈,谁愿意无事生非?反政府游行示威,纵火,暗杀,此起彼伏,哪个政府能容忍?斯大林是维护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和广大苏联人民的根本利益。按苏联老兵的话说,有谁能在那个位置上比斯大林干的更好?

百姓中很多人,包括车臣人,比那些愚蠢透顶的俄罗斯权贵胜强百倍。大约是在车臣战争尾声,在哈萨克斯坦一处风景区湖边,遇到两个年轻人,一个一看就是俄罗斯人,另一个看不出,一聊才知道是车臣人,但已无一点北高加索人的样子。他们是一个单位的朋友来此度假。笔者赞扬他们的友谊具有特殊意义。并好奇地问他是怎么来到这里。回答是二战时斯大林一声令下,就把他爷爷和一大批车臣人赶上闷罐车拉到这里来了。我想起一个苏联二战老兵评价斯大林的话,转述说,斯大林作为国家领导人,他是为整个国家考虑,并不是出于个人目的。不料这个车臣青年连连点头。

再看当年那个赫鲁晓夫,为报杀子之仇,纠集党羽,全面控权之后突然翻脸不认‘亲爹’。其后果是,波澜壮阔的共产主义运动严重受挫。其不讲道德的邪恶做法受到国内外真正马列主义者,信仰共产主义的人民群众的抵制与反对。从1956年一直反到1961年,不得不采取掘墓极端手段。西方反共势力欢呼雀跃,希特勒余孽喜笑颜开。赫秃干尽坏事蠢事之后没有几年,在中国原子弹的爆炸声中,被部下一脚踢下台。新贵未敢丢弃列宁旗号,但象被鬼牵着般继续沿邪道飞跑,一直到戈尔巴乔夫之流作死,整个变成忘掉祖宗的伊凡,苏共彻底垮台,强国分崩离析,一片混乱。随着红场上一声炮响,战火开始蔓延开来,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边境,俄北高加索地区,塔吉克斯坦……直到今天,乌克兰东部地区仍未平静。

人们思想的混乱更是一大悲剧。目睹红场开炮场面的中年人说,当他看见坦克向漂亮的政府大楼开炮时,感到非常可惜和愤怒,可惜这麽好的建筑。愤怒的是,这是怎么了?一个伟大强国出了什麽事?他愤怒,但不知该恨谁。

当年赫秃朝三暮四,阴阳怪气。1957年有点四面楚歌,他不得不假惺惺说,但愿共产党员都能像斯大林那样战斗。但私底下还是纵容那些形形色色的反共分子,在西方的配合下,开足马力,对斯大林造谣中伤,污蔑诽谤,无所不用其极。资本主义复辟成功之后,更是变本加厉。有关二战的纪录片尽量不出他的影像,艺术片则选窝里窝囊的演员,歪曲污蔑攻击诽谤他的材料铺天盖地。其中不少作者是美国中情局的特工和美军的情报军官。另外一些则是苏修和俄罗斯上层权贵纠集的那些反共铁杆恶儒的杰作。他们把斯大林时代写成人间地狱。但那些苏联老兵和老人回忆起他们带着红领巾跳集体舞的岁月,和美国佬及反共恶儒胡嘞的完全不同。

普通民众和一般党员对斯大林,尤其对列宁,根本没有多大仇恨。苏联解体后,笔者在吉尔吉斯首都比什凯克认识一位已解甲经商的吉尔吉斯族前克格勃上校马木别特,他坦率正直,颇有教养,对赫秃的做法很反感。他特意领笔者到原来矗立着列宁和和斯大林雕像的大街上,对拆掉雕像表示遗憾。他说,没办法,当时是莫斯科的命令,拆掉了庄严的历史。关于克格勃的声誉问题,综合马木别特和其他苏联老人的说法,无论是前身非常委员会契卡还是国家安全委员会克格勃,本是个很光荣的岗位,人员也是百里挑一,象马木别特就是列宁格勒一所大学的优秀毕业生。20大赫秃否定肃反后,西方国家和内部的亲西方势力造了无数离奇的谣言。西方和内部的反共势力精于此道,谣造的天衣无缝,契卡人员被写成流氓,恶棍,无赖,坏的无以复加。如图哈切夫斯基的签字,德国特工的笔迹专家就练了好几个月,完全乱真。也有的是共产党叛徒为攻击斯大林用暴力强迫当事人做的伪证。赫秃深夜挖坟掘墓要靠内务部军人和克格勃维持秩序,挡住红场外大批抗议群众。格鲁吉亚人民群众为捍卫斯大林而奋起反抗也要靠他们镇压,种种因素纠结一处,逐渐使名声受损。

笔者问过一些前苏老兵,1956年赫鲁晓夫大反斯大林后他们什麽感受。回答几乎一样,就是沉重,不愉快。但他们的沉重和中国电视剧中那个赵刚截然相反,赵刚那种出奇表现在中国绝不会太多。前苏老兵沉重的是,他们信赖的最高统帅,他们喊着他名字冲锋的领袖,喊着他名字冲进柏林的军魂,伟大强国的化身,怎么突然成了暴君?苏联的体制,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的概念也是根深蒂固,除了格鲁吉亚,没有群起反抗,但实际是怨声载道。嗷嗷叫着拥护的,也就是那帮历来不喜欢社会主义的文痞之流。反共反革命的毒蛇趁着解冻,全苏醒过来。雷巴科夫之流走出大牢,反革命积极性火山般喷发,炮制千奇百怪的反斯大林的材料。解体之后,这类材料俯拾即是。笔者见过一本斯大林罪行小册子,翻了翻,其中一条,‘不经审判,杀害了多少多少军人’。尽人皆知,二战残酷,适龄者,包括犯人,都得上阵。多数人英勇无畏,但胆小怕死者也不乏其人。一听德国人来了,跳出战壕向后逃命。前苏老兵说,文艺作品中的描写不虚,逃跑者立地枪决。描写苏军狙击英雄的‘兵临城下’便有类似镜头。乘船驰援战火冲天的斯大林格勒,怕死鬼跳船逃跑,被军法从事。事关国家生死存亡,审判什麽?哪有时间审判?

斯大林时代无产阶级文艺大繁荣,大发展。产生不计其数,脍炙人口,积极向上,催人奋进的优秀作品,如小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青年近卫军,歌曲喀秋莎等。解冻后有什麽像样的作品?醉生梦死,萎靡颓废的歌曲充斥舞台。中国方面,军队和有觉悟的艺术家还保留着革命朝气,难能可贵,国家幸甚。但不健康的东西也颇有市场。邓丽君歌唱的好,但也没唱什麽好歌,特别是其政治面目可疑。无耻叛逃的飞行员得到她色情慰问。但央视舞台上,一女孩娇声娇气的宣称,她最崇拜的人是邓丽君。如果她说崇拜彭丽媛,毫不奇怪,后者在炮声中为在前线保卫祖国的人民战士唱过歌。可惜......这不禁让人想起鲁迅名言;救救孩子!笔者想加一句:治治大人!

俄罗斯权贵胡作非为,终于让美国大兵踏上前苏联领土。但俄罗斯人民对美国这个恶霸认识深刻。已是新世纪了,笔者在吉尔吉斯首都比什凯克玛纳斯机场,远远见到美国大力神象长翅的肥猪一样哼哼着起飞。进入大厅,两个人高马大的美军从我们面前,挺胸昂首,高视阔步,神气活现,盛气凌人地卡卡卡卡走过,令人顿生反感。我不由地想出一句东北骂人话:熊色,忘了当年屁滚尿流地逃向三八线了?我瞥一眼同行的年轻会计师娜塔莎,只见她脸色有变,委屈加愤怒,低声吼出一句:夫拉克!敌人!

改开初期,斯大林模式成了攻击一切不良现象的口头禅。实践证明,斯大林模式,优先发展重工业的两个五年计划,就改变了俄国留下的落后面貌,成绩辉煌。那种鹦鹉学舌,实在可笑。一提到斯大林,或题目离斯大林还有八丈远,总不忘骂上一句,什麽‘顽固的斯大林’之类,不知取悦何人。当然也有姜春良将军等正直的军人,敢于客观公正地指出,斯大林是苏军军魂,令人肃然起敬。

苏联解体前,进行过全民公决,毕竟始于斯大林时代的教育医疗等免费的社会主义福利深得人心,百分之七十五以上的人同意保留苏联,就算加上波罗的海三国,也有百分之五十五以上。须知百分之五十一以上就可产生一个美国总统。故苏联解体主要原因是始作俑者赫秃及其后历届政客兴风作浪,自毁根基,加上外部美国中央情报局的一手策划。苏联解体之初,各地都有传言,美国给了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各五百万美元。根据美中情局的一贯表现,这未必是空穴来风。中情局及其附庸台湾心战部门不是给了叛徒李志绥五百万美元,让他写书攻击开国领袖吗?又给了不知多少让香港大学黄皮洋鬼造饿死三千万的谣吗?

我们不能再上西方反共势力及共产党叛徒的当了。反斯大林就是反共,反社会主义,这点是铁的事实。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一个

正文右侧广告一

正文右侧广告二

Ibeacon管理系统诚招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