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析美式金融战的可怕之处:开始往往并不以战争状态出现

试析美式金融战的可怕之处:开始往往并不以战争状态出现

试析美式金融战的可怕之处:开始往往并不以战争状态出现

作者:夏朝之音

金融战场是美国最擅长的、最有把握、迄今为止从未尝败绩的战场,此战以成本最低,初期雷声最小,表面影响最弱,但结果是雨点最大,破坏性最强(这种破坏性对应战国甚至是不可逆的损害),美国获益最大为特点,原来金融战才是美国最厉害的屠龙刀、杀手锏!

  更为要命的是,金融战开始往往并不是以战争状态出现的,相反多是应战国主动要求的,因为美国并不是以要发动金融战为威胁手段,相反,是以帮助应战国改革金融体制,融入国际金融体系(金融自由化),吸引国际资本支持并发展本国金融业为理由,并把金融自由化的好处吹的天花乱坠,把金融肥皂泡吹到最大,让应战国心甘情愿主动投靠,主动进行金融改革,甚至干脆聘请美国人去操刀。过去美国是这样对付苏联、俄罗斯的,也是这样忽悠日本、南非以及东南亚和南美多国的,而所有这些国家无不把美国当成老师,心甘情愿按照美国的意思进行金融改革。

  而一旦改革失败,美国的经济学家就再编出一套“中等国家收入陷阱”或其他XX陷阱来之类的理论来,继续忽悠其他尚未金融改革“到位”的国家,以所谓汲取教训、避免XX陷阱为由,进行新的金融创新改革,其实都是笑里藏刀,所以无论什么说辞,本质就是一个,就是按照美国指定的金融路线图进行改革。殊不知,改革开始之际,就是美国藏刀之时。

  大家知道美国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在全世界找剪羊毛的地区或者国家,而且每次都所剪不菲,这就是美国发起金融战的直接成果。而被剪国,无论是发达国家日本,曾经的超级大国苏俄,还是广大亚非拉发展中国家,无一不是遍体鳞伤,九死一生。所以,金融战才是美国杀人不见血的大刀,是真正的王者之刀,最厉害的屠龙宝刀,也是美国最后的杀手锏。

  大家熟知的是日本经济失去了30多年,至今尚未恢复元气,与此伴随的是日本的科技赶超美国之路也中断了数十年。就是芯片,日本当年也是碾压美国的。当年日本电子企业形成了“组团崛起”的态势,索尼、松下、东芝、日立、三洋、夏普、富士通、NEC、爱普生、佳能、奥林巴斯……日本以这11大电子企业为班底,加上丰田、三菱等汽车制造企业,形成了一群具有全球竞争力的家电、电脑、手机、数码相机、半导体、汽车企业,在全球形成了细密的布局,占据全球半壁江山,日本制造一时横扫全球,连美国都难撄应其锋芒,美国市场上20%的半导体设备,30%的汽车和50%以上的机床,以及大部分消费类电子产品都日本制造的。

  美国科技巨头英特尔能有今天的江湖地位,甚至也要“感谢”日本厂商。英特尔原先的主营业务并不是集成芯片,而是DRAM存储芯片。但到了八十年代初期,在日本厂商价格和技术的双重碾压下,英特尔的存储芯片大幅积压,出现了严重的财务危机,当时担任总裁的传奇领导人安迪·格鲁夫(Andy Grove)破釜沉舟地在1983年决定抛弃存储芯片业务,带领英特尔全面转向集成芯片,这才成就了今天的芯片巨人英特尔。

  1985年,美国的工业产品出口已经排在位列全球第三,落后于日本和西德,而当时正是日本制造风靡全球的时代。1984年美国贸易逆差达1600亿美元,而日本也是美国最大的债主。

  当时日本乐观地认为,日本科技、经济全面赶超美国已经指日可待的,日元取代美元成为全球货币也是眨眼之间的事。但结果,大家都知道,这只是日本的一个幻想而已,虽然曾经如此之近地接近实现,但过了这村就再也没有这店了,机会一经失去,日本就永远失去取代美国的机会了,现在,连叫板美国的机会都没有了。

  在形势一片大好的情况下,日本高科技产业为什么会突然失去赶超或取代美国的机会呢?

  秘密还是拜了当年的“广场协议”所赐。

  广场协议是什么?是限制或者禁止日本科技发展的协议吗?

  当然不是!

  如果美国当年逼迫日本签订协议不准向高科技发展,就像今天美国要求中国终止中国制造2025计划一样,日本会同意吗?10000%肯定,日本绝不会同意,就算日本是殖民政府,也不能同意如此丧权辱国、扼杀本国科技进步之路的协议。

  原来广场协议是打着贸易战旗号下一场金融战的产物。

  也就是打着扭转美国对外贸易巨额逆差的旗号,本着寻求美国对外贸易平衡的目的,但签订的却并不是直接扩大日本进口美货、日本放开市场之类贸易协议,也不是日本不得发展高科技产业的科技禁止协议,而是在1985年9月22日,美国、日本、联邦德国、法国以及英国的财政部长和中央银行行长(简称G5)在纽约广场饭店举行会议,达成五国政府联合干预外汇市场,诱导美元对主要货币的汇率有秩序地贬值,以解决美国巨额贸易赤字问题的协议。因协议在广场饭店签署,故该协议又被称为“广场协议”。

  显然,“广场协议”是典型的金融协议,但比起后来美国倡导的以“金融自由化”为目的的金融改革内容要温柔很多很多了。

  广场协议签订后,两年之内日元升值了一倍。

  今天大家都知道,广场协议刺破了日本房地产的泡沫,楼市一泻千里,并严重拖累日本经济,日本经济也从此也陷入长期的停滞,至今复苏乏力,尚未恢复元气,也就永远失去了赶超美国的机会。

  但是,大家忽略的是,与日本经济长期停滞、失去赶超美国机会的同时,是日本的高科技产业同样陷入困境,并且一蹶不振,同样失去赶超美国的机会。今天日本某些科技和制造领域领先中国,其中不少还是在吃老本。

  这就是美国金融战的厉害,谁能料到金融战竟有如此威力。当初大家说好了,不过是想改善一下美国贸易不平衡的问题,而且帮助美国改善的也还不止日本一家,据说还是日本自告奋勇主动向美国表忠心,主动表示愿意让日元大幅升值,以帮美国平衡贸易。所以,当时美日之间顶多就是贸易摩擦或者贸易纠纷,甚至连贸易战都谈不上,但日本科技产业的咄咄逼人之势,却是美国也难以抵挡的,但美国也没有发起全面的对日科技战 。

  然而,美国就是美国,不愧高手,美国所谓的贸易摩擦不过是虚晃一枪,就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在日本志得意满之时,美国通过一纸协议,神不知鬼不觉、轻轻松松发起的却是对整个日本釜底抽薪的金融战,重创日本经济的同时,此战兵不血刃,彻底毁灭了日本科技继续赶超美国的前进之路。

  当美国高悬在日本头顶的这把屠龙宝刀无声无息地落下N多年之后,最为搞笑的是,日本失去了10年,20年,30年之后,很多日本人却并不认为是美国金融战造成的,让人不能不佩服美国金融战布局的厉害,同时也让人明白,日本并非一条龙,原来不过是只小公鸡而已,杀鸡焉用屠龙刀呀!

  不过如果看看日后美国对苏俄、拉美、东南亚各国挥舞起屠龙刀来毫不手软的特性来看,美国其实对日本还是刀下留情了。

  今天中国的舆论场,也有人对此有不同意见,因为当年的广场协议并非美日之间的,而是美国和日德英法四国之间的,为啥英法德同样挨了美国的屠龙刀,却完好无损,而单单是日本掉入美国金融战的陷阱,最后一败涂地呢?

  这就说到了问题的核心和关键了,谁让日本的金融战能力和水平大大不如英法德呢!

  德英法虽也挨了几刀,不过人家要么练就了金刚不坏之身,要么手中有倚天剑,自然没事。而日本就不同了,自己没有那个金刚钻,非要揽那个瓷器活,难怪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呢。你都不知道日本当年因有两个钱,猖狂到到了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的程度 ,要不怎么会在广场酒店替美国强出头,首先表示让日元升值,逼的德法英没办法,只能跟进。

  但小日本哪里知道,自己那点本钱不过美国先养肥日本这头绵羊,为的就是之后剪羊毛甚至喝羊血而已。可惜日本人鼠目寸光,毫无战略眼光,盲目自信,以为自己本钱很大,帮美国缩小一下贸易逆差,没啥了不起的,不就是多进口点美国东西嘛,简单嘛,谁让咱有钱呢。

  所以,别看现在中美贸易战、科技战打的热火朝天,特朗普大叫要缩小中美贸易逆差。在夏朝之音看来,特朗普这是声东击西,虚虚实实,其发起的贸易战也好,科技战也罢,不管其本意如何,对我而言,这些不过是藓芥之疾,只要我们做好充足的准备,应付起来并不太困难,总体上来说尚不足为虑。比如芯片,中兴大不了先停滞几年,中国芯片产业必将突破最后一道防线,届时中兴很快就会重整旗鼓的。损失几年没啥,我相信以中兴为代表的中国电子科技企业“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

  但是,金融战才是中美贸易战、科技战背后的心腹大患,稍不小心,可能使我们建国70年来积累的家底财富一夜之间,被美国席卷一空,就像当年美国对付俄罗斯一样。

  当年美国指导俄罗斯搞经济改革和振兴计划(休克疗法)之初,吹的肥皂泡,画的饼不可谓不大,但结果短短几年之间,俄罗斯从苏联时期就积累雄厚家底28万亿美金,被区区几亿美金洗劫一空。

  在此我们不妨简单回顾一下俄罗斯当年的斑斑血泪史。

  据俄杜马听证会公布的材料,从1992年到1996年,改革给俄罗斯造成的经济损失,按1995年价格计算,超过9500万亿卢布,相当于卫国战争期间损失的2.5倍:

  --综合国力被严重削弱,生产大幅度下降。与1991年比,GDP下降56%,工业下降了60%,农业产值下降50%。与美国的差距拉大,1986年国内生产总值相当于美国的一半,1999年降为美国的1/10。

  --持续的严重通货膨胀,多年恶性通货膨胀,不仅造成经济生活混乱,而且使广大民众遭到空前浩劫。改革以来,物价飞涨,卢布贬值。消费价格指数1991年比上年上升168%,1992年上升2508.8%,l993年844%,1994年2l4%,l995年131.4%,转轨5年,物价上涨了近5000倍。稍后几年通胀略有下降,但仍高居两位数,1996年21.8%,1997年11%,1998年84.4%,l999年36.5%。81%的居民已经没有储蓄存款。同时卢布大幅贬值:美元与卢布比价1991年为1:59,1992年l:222,1993年1:933,1994年l:2205,1995年1:4562,1998年跌到1:6000,不得已,先后两次进行币值改革,但是仍然止不住卢布的大幅贬值,老百姓的财富被洗劫一空。

  --对外全面开发市场,收效甚微,不仅本国民族经济受到跨国公司挤压,而且屡遭国际金融大鳄的冲击。改革以来,俄引进外资累计仅为400多亿美元,而外逃资金约1500多亿美元,国家外汇储备仅为270亿美元。1998年5月俄罗斯金融市场发生动荡,外商在不到两周的时间里抽走资金约140亿美元。

  这就是当年俄罗斯片面相信美国人的承诺并按照美国人的要求进行以金融改革为核心的经济体改革的结果。

  事实上,俄罗斯改革自始就是在西方国家官方策划、干预下进行的。叶利钦政府不仅在理论和对策方面全盘接受了美国新自由主义的那一套,甘当小白鼠,而且聘请美国人萨克斯(Jeffrey Sachs)担任顾问,实际操刀主导俄罗斯的改革。美政府派遣了庞大的专家顾问组在盖达尔、丘拜斯内阁的机构中参与有关改革方案和法规的起草工作。西方国家政府和其控制的国际金融机构还以援助为手段,直接干预俄改革。最后俄罗斯改革失败,美国人萨克斯辞职了事,但美国人却借机将俄罗斯财富洗劫一空。

  所以,今天 ,我们尤其需要高度警惕美国利用金融战摧毁中国的经济、工业、科技、农业等整个国民经济体系,将中国彻底打入反劫不复的境地,就像当年打击日本和俄罗斯那样,这两个国家至今没有和美国叫板的科技和经济实力, 一旦中国败于美国的金融战,美国绝不会像对日本那样还刀下留情,更不会像对俄罗斯那样,最后还是放了俄罗斯一马,在洗劫中国财富的同时,一定会再以肢解中国为最终目标。。

  请记住罗斯柴尔德的名言“只要我能控制一个国家的货币发行,我不在乎谁制定法律”。一旦美国在金融战中打败中国,美国绝对不会仅仅让中国终止科技前进之路,美国必将全面控制中国政治、经济、科技和社会的各个层面,当然关键是牢牢控制住中国的金融,就等于控制了我们的命脉,控制了中国的金融命脉,就等同于控制了中国货币的发行权,控制了中国的货币发行权,届时中国是谁在执政,对美国而言都是无所谓的了。

  到那个时候,中国的一切,将都是美国说了算, 当然,是通过他们的代理人来实现的。就像今天的乌克兰,从总统到总理到议员,几乎都是美国利益代理人,他们可以代表美国不同金融财团的利益,就是不代表乌克兰国家和人民的利益,这样的结果现在大家看到了,对内国家经济崩溃,战火不断,对外丧权辱国,领土丢失。这就是一个国家的政权被以本国富豪寡头面貌出现的美国利益代理人所掌控的必然结果。

  所以,中国需要高度重视的金融战,警惕美国借中国全面开放金融市场之机,暗藏金融屠刀,一旦实际成熟,便对我突然出刀,并釜底抽薪。一旦控制了中国的金融,美国还用打什么贸易战、科技战吗?中国的《中国制造2025》还能成为美国的眼中钉吗?

  今天的美国,之所以不断叫嚷要打贸易战、科技战,就是因为他们还没有赢得金融战的胜利,还没有掌控住我国的金融命脉。

  现在国家既然在美国要求中国金融全面开放之前,就提前主动进行了以金融自由化为目标的深化改革,并反复重申这与美国的压力无关,但是,我们能相信并希望国家对此早已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不会让美国在金融战中轻易获胜,美国也绝没有机会对我祭出金融屠刀吗?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一个

正文右侧广告一

正文右侧广告二

Ibeacon管理系统诚招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