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全球化能让中国“引领”吗?

经济全球化能让中国“引领”吗?

经济全球化能让中国“引领”吗?

丁源洪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激起美国国内乃至整个西方世界对经济全球化(以下简称全球化)问题的热烈讨论,迄今并未停止。讨论中不乏对立观点的冲撞。全球化问题对近些年世界形势的演变,包括特朗普这个华盛顿“局外人”能够赢得美国大选,都有着重要影响。因此,在研究分析世界形势及其发展趋势时,需要深入研究全球化问题,得出正确的认识。

全球化是个漫长的、不断发展的历史现象。它在不同历史时期,不同范围内,有着不同的特点。当今的全球化,根据马列主义观点是垄断资本主义阶段的产物。它的本质是:资本的不断增殖推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向全球进行新的急剧扩张,使全球范围内的生产社会化达到空前的高度;同时形成以私人占有为基础的国际大财团和跨国公司全球范围的垄断,使生产社会化与生产资料的资本主义私人占有之间的矛盾达到一个新的水平。随着苏联解体、东欧转制,资本主义制度扩展到新的更大空间,资本主义主导下的全球化在世纪之交获得了迅速发展。

美国作为世界上最强大的资本主义国家,又是垄断资本的大本营,代表美国国家利益的政府实际上是把全球化作为维系其主导的所谓自由主义世界秩序及其在世界上的霸主地位的有力工具。美国知名学者托马斯·弗里德曼曾于1999年著书论述“全球化就是美国化”。另一美国学者安德鲁·巴塞维奇同年撰文指出,“克林顿政府战略的核心是全球化概念”,“全球化已成为美国在世界上领导作用的‘同义词’”。上个世纪90年代以后,美国霸权主义野心的大膨胀与美国垄断资本占优势的全球化大发展同步,绝非偶然。

物极必反。垄断资本主义阶段的全球化,虽然有助于推动世界经济的发展,但也激化了资本主义固有的催生两极分化的弊端。随着全球化的发展,包括美国在内的所有国家无一例外地都出现贫富差距进一步拉大的现象。美国是推进当今全球化的主要力量、最大获益者,也是世界上贫富差距最大的国家。根据美联储公布的数据,美国最富有的1%的人占有43%的美国财富;最顶峰的0.1%的人占有美国全国财富的22%,与占美国人口90%的中下层民众的财富总和相当。

2008年由华尔街引发的全球金融危机及继发的经济衰退,加速了美国中产阶级的衰落。据美国皮尤公司的调查,美国中产阶级(收入中值为5.4万美元)在美国总人口所占比重,从上个世纪70年代的62%降到目前的43%;而家庭债务从1980年的9300美元提高到2015年的6.5万美元。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曾指出,金融危机后,美国已经分裂成两个,一个是超级富人的美国,他们在经济复苏中赚到了高额奖金;另一个则是大量中产阶级、中小企业主的美国,他们仍在艰难地挣扎。2016年美国的大选,正是在广大普通民众包括一部分中产阶级对现行体制、社会现实极为不满,对极力维护现行体制的精英阶层充满愤怒的形势下进行的。特朗普这位华盛顿圈外的商人利用了社会严重分裂形势,出人意料地赢得大选。特朗普当选总统是美国社会严重分裂的产物,而非这种分裂的起因。

奥巴马总统下台前,于2016年10月24日在美国《时代》周刊发表题为《不平等 — 缩小差距是民主的关键》一文,指出美国经济的问题在于不平等,有钱人和其他人之间的差距在扩大。他在同年11月16日告别欧洲的演讲中,更加明确地指出:“当前全球化进程存在问题,引发不公正感。不少选民觉得被快速的全球化进程抛在身后,产生沮丧和愤怒”;“世界通向全球化的道路必须纠正。现实给人们的教训之一是,不同国家面临相同的挑战,那就是必须着手应对社会不平等”。尽管他看出了资本主义弊端之所在,但也无可奈何。当今全球化造成社会分裂,归根结底是垄断资本主义制度促成的,是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

有人以特朗普退出《跨太平洋贸易伙伴关系协定》和有关气候变化问题的《巴黎协定》为依据,认定特朗普“反全球化”。这是政治概念错置的表现。是否参加这两个协定,和是否支持全球化,根本是两码事。否则,像中国、印度等被排除在《跨太平洋贸易伙伴关系协定》外的国家,是否就是“反全球化”?!

有人指责特朗普搞单边主义,反对多边主义。这同样没有多少说服力。何谓“单边主义”?何谓“多边主义”?这两个概念的含义都不清晰。每个国家对外交往,从来都有单独进行和与其他国家一道推进两种方式,难说对错优劣。一切要看需要与可能。

有人批判特朗普搞贸易保护主义,但这并非特朗普外交所特有。西方资本主义大国在对外经贸交往中,哪一个不是以追逐本国利益最大化为目标,不时地采取“保护主义”手段来维护自身利益?对于广大发展中国家,它们更是惯用贸易保护主义来攫取不公正、不合理、不公平的经济利益。

特朗普在“美国优先”名义下的所作所为,表明他是一个极端民族利己主义者;他是秉持美国的强大实力,无视任何国际关系基本准则,肆无忌惮地推行经济霸权主义。

如果说他有什么“反全球化”举措,那就是他试图改变全球化促使众多企业为追逐最大利润转移到国外,导致国内实体经济萎缩、经济增长乏力、失业人口增多的恶果。但事实表明,他的努力是徒劳的,因为当今全球化的发展是以跨国公司为主要载体,在它们心中只有利润,没有多少政府意愿。

美国今日社会的分裂,是其资本主义制度的“社会不平等”造成的。即使特朗普下台,这种分裂状况也很难改变。当前美国国内的乱局,是多年来政治、经济、种族、族群等多种矛盾累加作用的结果。它正成为促使美国霸权帝国加速走向衰落的一大因素。

对于中国来说,尽管经济全球化给中国的发展带来一些机会,但不可否认的是资本主义主导的全球化也不可避免地给中国造成相当的负面影响,主要是贫富差距拉大的问题。当今的全球化,从一开始在不同层面就是不平等的。它有利于富人,不利于穷人;有利于跨国公司,不利于中小企业;有利于发达国家,不利于发展中国家。在全球化的大环境中,中国等广大发展中国家都被置于不公正、不合理的地位。中国的快速崛起,靠的是中国人民在党中央领导下的不懈努力;靠的是中国坚定不移地走自己的路,不断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事业;靠的是独立自主、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民族精神,不是什么全球化。

需要警惕的是,随着美国挑起对华贸易战,以美国为首的少数西方大国正妄图合力围堵中国,以遏制中国的发展。其手法之一就是在世界贸易组织乃至国际上,否定中国是发展中国家的地位。在这种形势下,有的中国学者还奢谈什么中国可以接替美国“引领”全球化。且不说中国有多大的经济实力,国际资本主义主导下的全球化能让社会主义中国引领吗?!这纯粹是“不读马列,胡言乱语”。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一个

正文右侧广告一

正文右侧广告二

Ibeacon管理系统诚招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