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时报:对老兵问题的认识应当实事求是

环球时报:对老兵问题的认识应当实事求是

单仁平:对老兵问题的认识应当实事求是 环球时报

  一些退役老兵在山东平度聚集并与特警对峙的消息不断在互联网上扩散。从星期天网上流传的最新视频看,警方维持治安的行为还是相当克制的,一些老兵情绪激动,但也没有动手,双方无新的冲突。希望这样的克制能够延续、扩大,直至这次事件彻底解决。

  中国退役老兵的诉求几乎都集中在福利待遇方面。这些诉求所对应的情况比较复杂,有些属于地方政府没有落实好国家规定的老兵福利。也有不少情况是,退役军人当时对复转待遇是满意的,但是后来国家增加了新退役军人的待遇标准,他们觉得不平衡,要求重定自己的待遇。还有的老兵退役多年后生活遇到困难,希望组织上帮助解决,等等。

  最早老兵问题出现时,一些参加过越战的老兵表达他们要求更多补偿的诉求,引起了社会的很多同情。后来提出相关诉求的老兵越来越多,其中也包括了相对年轻的退伍军人。从7日社交媒体上流传的视频看,表达诉求的老兵包括了各个年龄段的人,其中有不少看上去30几岁。

 

  老兵问题的出现,一个重要原因是中国社会发展较快,这造成了不同时间、地区以及行业之间的大量差异化,公平的标准很难统一。在各个时代,退役军人当时的待遇通常是有竞争力的,甚至受到羡慕,但是隔一段时间福利标准刷新了,各种期待随之而生,很多诉求是否合理取决于从哪个角度去审视。

  国家于今年新成立了退役军人事务部,这反映了国家对退役军人问题的高度重视。的确,安置好退役军人,关心他们的生活,这是国家维护现役军队战斗力相关工作的一部分。

  然而由于退役军人事务的上述复杂性,新建一个部不可能让难题立刻迎刃而解,老兵为争取更多补偿的群体性事件今年以来继续在中国各地零星发生。

  对待老兵的上述问题,我们主张全社会应注意以下几点。

  第一,要看到中国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是正常的。利益博弈早已成为中国基层社会各种纷争的主线,老兵表达不满紧扣的也是利益线索。它们属于中国社会治理的一般性问题,而不应被看作某种体系性挑战。对事情性质的认识应当实事求是。

  第二,老兵是个特殊群体,社会应当关注、关心他们。而实际上,这种关注和关心的确在不断加强,国家成立退役军人事务部是这个动向的最突出标志。

  第三,关怀、帮助老兵需依法依规进行,而不应受部分老兵表达诉求的激烈程度影响。需要指出的是,有一些老兵的诉求是没有政策依据的,这部分诉求不应为了息事宁人受到妥协性照顾。如果有些老兵坚持提不合理诉求,公众的观感是有可能发生变化的。

  第四,彻底解决老兵问题还需要政府、社会和老兵个体的共同努力,其中社会机构用人多向老兵倾斜很重要,老兵个人自强不息,不躺在服役的功劳簿上,而是建立终生奋斗、进取的思想,尤为重要。

  我们相信,部分老兵以激烈方式表达诉求是阶段性问题,随着国家相关工作的进一步加强和规范化,也随着旧有问题的逐渐消化,一些老兵作为上访的一个特殊群体终将成为历史。 (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一个

正文右侧广告一

正文右侧广告二

Ibeacon管理系统诚招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