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北大毕业的我还是失业了

对不起,北大毕业的我还是失业了

对不起,北大毕业的我还是失业了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新青年图鉴(ID:xqntj_),作者:杨七罪,头图:视觉中国

 

 

我从来都觉得“找工作”这几个字很俗。

 

每当周围人在焦急地讨论着这事儿,我就默默地掏出耳机开始听歌。开玩笑,作为北大唯一一个排名全宇宙第一的专业,我会找不到工作?写作才值得成为我的事业。

 

就像我室友小安说的,我们这群人是去改变世界的,不是去适应世界的。

 

但现在经过秋招之后看,8月份的我是那么可笑。

 

找工作真的好难。真的。

 

我焦急地坐在书桌前一封一封邮件地投简历,小安哼着歌打开宿舍门窗通风。本想问问她是否有拿到offer,突然想起她说在网易游戏策划的实习早就转正签约了。

 

北方冬天的风真不小。书桌边的日历一角被风卷起来,今天已经是11月15日了。宿舍里大家都早早签了offer去毕业旅行了,每天在朋友圈晒各种异域文化。

 

我手里依然一个offer都没有。

 

 

我以为我是先知先觉的那一批人。

 

早在暑假,我就开始进鹅厂实习了。那时我骄傲告诉老板:“不用和我聊钱,你给我多少都成,我不在乎。”

 

我甚至不需要实习证明,我要的就是我能做出点成绩,为自己成为一个厉害的编剧铺路。

 

那时,男朋友还没赶上我的步伐,暑期老老实实地准备秋招。有一次,他还支支吾吾地和我表达自己找不到工作的担忧。

 

“没问题!”我拍了拍他肩膀,“北京房价不就二十万一平嘛,我写个本子就两百万,以后我养你。”然后高高兴兴地和男朋友去学校南门外吃了二十块钱的麻辣烫。

 

那时,我一边上课一边实习,看了看招聘信息,都是些我不太看得上的企业。

但为了练练手,我也勉强自己辛苦坐了几站地铁去试了一家。

 

那天我比约定的时间还迟到了几分钟。进了候场,我斜着眼扫了一下面试现场的其他人,深深地叹了口气。

 

锋芒毕露地做自我介绍,我的用语大概都是“我是XX,XX就是我做的,我能为你们带来XX”,牛逼到飞起。

 

和面试官谈笑风生到一半,他突然问我:“你觉得《李茶的姑妈》这部电影怎么样?”我下意识地流露出真实的反应:“有点low。”

 

“啪!”面试官突然把我的一纸简历拍在桌上:你觉得你自己有多了不起?做这部电影的人很多是比你还要优秀的人,你凭什么觉得low?

 

然后我一脸懵逼地出来了。后来我才知道,原来这家公司参与了《李茶的姑妈》的制作。

 

原来如此,我心里呵呵哒,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我又面了几家同类型公司。每当我准备洋洋洒洒地介绍《罗生门》是一部多么伟大的电影时,就发现他们对经典电影完全不感冒,一个劲让我说出新院线电影的好坏。

 

被全部拒绝以后,我开始有点慌了。

 

 

上市公司不行,国企总该是任我挑的吧。我开始投了几个不错的国企。

 

按我男朋友的话说,进国企,拿户口,孩子上学不用愁。

我也不知道,我的思想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从一个卖艺流浪环游世界的文艺青年变成一个操心家庭发展的老女人。

 

国企面试流程简单,却很耗时。我早上六点迎着低温跑来,等到快中午才通知我进面试会场。三个面试官中,坐中间的是一个不苟言笑的女主管。坐下之前,我轻轻鞠了个躬,轻轻拉开椅子坐下。

 

我也不再像上一次那样意气风发了,中规中矩地按模板介绍完我的实习经历和社团经历,诚诚恳恳地回答完我的电影行业认识和对这家公司的了解,还算是换来面试官一个满意的微笑。

 

最后,面试官问:你有男朋友吗?

 

我迟疑了一下,说“有。”

 

我看见那个女主管,轻轻摇了一下头。

 

我心里紧张了一下,早就听说国企担心女生入职以后,拿了户口,先休婚假,后休产假,然后再辞个职……白养两年,还一点工作都不做。我这种有男朋友的女生,大概尤其危险。

 

不久我收到通知,果然被淘汰了。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也是这时我才开始发现,性别歧视是真的存在的。男生找工作总是更容易被录用。男朋友开始在这时大显身手,一周一连斩获好几家大公司的offer,几乎逢面必过。

 

他很快恢复了往日的自信,笑着对我说:我以后可以养你了。我笑着嫌弃他:老娘才不要你养。声音却有点没底气了。

 

为了庆祝签三方,他请我去吃一家很贵的自助。

 

我们坐在能看见大半个北京的电视塔餐厅。服务生毕恭毕敬地上菜,每一份菜肴都很少,每一个摆设似乎都只是为了宣告:我们是贵的。

 

我突然想起来之前知乎上有人提问,“有没有北大清华毕业生出去找不到工作的?”有一个回答是,“清华人文学院2015届唯一一个找到工作的是章泽天,她的工作是家庭主妇。”

 

我悲哀地想,女生来读顶级名校,最好的归宿是不是就为了能找一个挣钱多的男朋友。然后成为一个家庭主妇,家庭成为生活的全部。

 

从今以后,我的名字就要被抹去,要冠之以夫名,成为XX的妻子吗?

 

我吃着吃着突然哭了起来。男朋友手忙脚乱地帮我擦拭,说,我知道这里的菜好吃,但你也不用这么激动。

 

看见他这么厉害,我应该高兴啊。但我心里为什么这么难受。其实我也有一点小自私,我希望他比我差一点,不要那么好。这样至少他会更依赖我,我们的关系可以更稳固一点点。

 

 

十月中旬是燕园最美的时候。银杏铺满小道,天空清澈得不带一丝云彩,如油画般浓墨重彩的图景,像是为了装点我们的谢幕。这是我们在学校的最后一年了。

 

全寝室只有我一个人没有offer了。

 

室友每天讨论比较着哪个offer福利更好,但我一句话都插不进去。他们都在秋招大潮中满载而归,签了自己最满意的工作。

 

小安和我关系最好,她开始频繁地转给我一些招聘信息。我知道她是好心的,但我心里还是说不出的难受。

 

我一边每天做着实习的工作,但下意识地时不时掏出手机看看最新的招聘信息。趁着老板和我不在同一栋大楼的便利,我时常上班时跑去听宣讲会,下了班又加班完成工作。坐班的时间越来越短,工作也越来越不上心。

 

然而我最不想要的结果还是到来了。老板给我告诉我不能转正。言下之意,我可以不用留在这里了。

 

没了实习,我开始跑各种招聘会,海投简历,每天不是在面试,就是在面试的路上。在去公司的地铁上见缝插针地挤出一点时间看招聘信息,有时坐地铁也能晕车到反胃;气喘吁吁跑到公司,在候场的间隙,一边吃泡面,一边看攻略。

 

但大多数情况是,要么简历被淘汰,要么初面被刷下。好不容易有了复试,却都没有给我offer。

 

我第一次深切地体会到,原来自己除了一纸北大文凭之外一无所有。

 

为了找工作奔走忙碌,我也很久没有和男朋友一起吃一顿饭了。

 

都说毕业就是分手季,这句话还是有一定理论依据的

 

每个人都面临着一个巨大的转型,不说让自己成为一个牛逼的社会人,至少要变成一个合格的员工吧。

 

这要求你不仅要作很大的妥协,且生活方式、思维方式都需要发生转变,这完全不是普通的校园恋爱能轻松抵御得了的。

 

有一次,男朋友去上厕所时,我偷偷翻一下他的手机。那天有一个新公司的女同事发来一些公司的信息。

 

我很生气,质问他为什么和别人这么暧昧。他又急又气,明明是很正常的交流,有什么可吵的?你拿不到offer是我的错吗?

 

对,不是你的错,只是我太害怕失去了。我已经被整个世界抛弃了。我只剩下你了。

 

但我们的争吵还是在不断升级。最激烈的一次,我在教学楼下向他嘶吼,他将我打印好的一叠简历扔向空中,满世界白色纸页飘飘洒洒地落下,像是嘲笑我们的脆弱。

 

在我万念俱灰时,有一家小公司短信通知我第二天下午去面试,我为这个激动了大半夜。

 

这家公司不做电影,也不需要编剧,甚至没有与写作相关的岗位。比我大不了几岁的老板威严地坐在我对面,问我,你是北大中文系毕业的,你为什么要来面试这个职位?

 

我礼貌地微笑着,说,我一直以来的梦想就是成为一名产品经理。

 

我突然感觉到悲哀。我说了二十三年我梦想成为一个编剧,但在这家小创业公司面前,我微笑着说,我的梦想是成为一个产品经理。

 

原谅我,我实在太需要一份工作了。

 

 

下午面试完,妈妈打来了电话。说爸爸身体不好又住院了。但除了让她给我解释爸爸的病情,我什么都做不了——到现在,没毕业的我都依靠着爸妈每个月给我卡上打生活费,我暂且还无能有所回报。

 

小时候大家开玩笑,说我筷子拿得远,以后是要远嫁的。这些年来,我也很少想家。选择留在哪里,只会考虑到,在这里我能不能成功。休闲时想着和同学朋友通宵疯玩,却想不起给家里打一通电话。

 

我有些愧疚,晚上的时候,给爸爸打了个电话过去。

 

“娃娃,你最近咋样啦。”

 

“在腾讯实习着呢,可以留下来,但我不想去。我找找别的更好的。”

 

“我娃能干,你要好好干。我估计还能再陪你十多年,你妈再陪你二十多年,以后我们不在了,什么都靠你自己了。”

 

我鼻子一酸,忍住眼泪,努力发出笑的声音,说,爸你别担心,我今天去面试了四家单位,全部给了我offer,你女儿可优秀着呢,他们全都抢着要我。

 

挂了电话我再也控制不住哭了出来。

 

为了不打搅室友,我把脸裹进被子里。哭湿了半张床。

 

 

北大出了东门,往左是迷宫一样的清华,往右是高楼林立的中关村。唯一一处离学校近的是居民楼,叫海淀路小区。

 

比我高几届的学长学姐们都喜欢在这里租房。这里又湿又暗,房租还不便宜,却离北大最近。每天晚上下班回到这里,就感觉依然能被梦想充满。

 

对这群不死心的北大人来说,这里是最后一片象牙塔,它多少能让我们这些还没断奶的理想主义者,能够得到一点母校的慰藉。

 

想起中文系男足的代表在毕业演讲时说的,离开北大以后,北大依旧伟大,而我依然平凡。

 

我们曾经披荆斩棘来到这里,以为自己是世界的英雄,到头来才发现,自己只是北大的一个过客,而北大只是我们的青春经历。这份经历不管多么动人,都只是一份经历。以后的人生,我们必须放手,自己去劈砍出一条新的路来。

 

 

今天是11月15日,我终于有了一个产品经理的offer。为了找工作,我一再妥协,曾经自己想做的那些改变世界的事情,那些让自己感到骄傲的事情,似乎都成为笑谈。

 

甚至连北大这个标签,也可以是一个笑点。

 

我们被机会裹挟,在秋招大潮中被挤得失去形状。我们好像都忘记了,我们最初是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

 

依稀记得自己说,在未来我想要写一部电影,然后送一张票给他,告诉他那是我的电影。

 

纠结再三,我还是发短信拒掉了这封offer。

 

我又变成一个没有offer的北大毕业生。我猜不到明天我还会不会有offer,也说不上我未来会不会对得起北大这份经历。

 

只是路那么长,最不该放弃的就是梦想。我们可以妥协的太多了,留给我们最后一点坚持的可能吧。

 

契诃夫说:你知道应该在什么场合承认自己的渺小?在上帝面前,在智慧面前,在美面前,在大自然面前,但不是在人群面前。

 

在人群中,应该意识到自己的尊严。





【免责声明:原文出处(根据需要,有些内容已经修改):http://www.pinlue.com/article/2018/11/2614/587661702548.html;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一个

正文右侧广告一

正文右侧广告二

Ibeacon管理系统诚招代理